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数字美元基金会:美国需要真正的“数字美元”

作者:清澈的空气

 

沉寂一时的“数字美元”(Digital Dollar Project)基金会3月27日更新官网内容,就最近美国民主党提出的经济刺激方案草案中曾出现的“数字美元”(digital dollars)计划与该基金会这一项目的区别作出说明。

“这种方法(指民主党草案中的数字美元计划)与(我们的)‘数字美元项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目前正在进行的工作截然不同……‘数字美元项目’正在研究设计方案,准备为美国引入一种代币形式的央行数字货币。……这将是美联储另外发行(issued by the U.S. Federal Reserve的一种新形式的央行货币。”

比较基金会的说明和民主党的草案,两个都叫数字美元的项目确实有所不同,但也有一定联系:

一、民主党的数字美元计划是一种临时应急措施

民主党提出的这一草案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如何在政府部门和受救助个人之间开辟一个快速通道,把经济援助尽快落实到位。

从草案有关内容看,因为形势急切,提出的数字美元概念和支付框架构想都很粗糙,是货币数字化,还是现金电子化,央行与商业银行的职能角色如何区分,运行费用如何解决,都没有明确。还有一些带行政色彩的要求,如要求会员银行不得因为盈利能力而停止或限制数字美元投放服务。此外,在短时间内完成一个全新的基础设施的建立与测试,参与计划的各家银行都必须专门成立独立的机构,做到数字美元管理的资产和债务与原机构分离,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二、数字美元基金会推动的“数字美元”项目可能更符合未来数字货币的方向

美国前CFTC主席吉安卡洛于2019年下半年提出有关“数字美元”项目的一些设想:“一个由政府批准的区块链协议,由一个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创建和维护,但由银行和其他可信支付组织管理。进入系统的现金,将在区块链上兑换成数字美元,而现金则存放在美联储维护的特别托管账户中。”这些提法让人感觉到数字美元项目不过是又一个稳定币而已,只是不像Libra那样以多种法定货币作为资产支持,而是只选择美元一种。

到今年初,上述设想扩展为:数字美元是以美元为支持,由联储发行,与现金并行并能完全互换,具有可编程性和可控匿名性,采用双层机制投放,可用于零售、批发和国际支付。并强调数字美元不预设技术路线,根据需要有可能采用区块链、DLT以及其他新技术。这些都与国际上讨论的央行数字货币特征相吻合。基金会认为:民主党的数字美元计划本质上是电子现金,他们的数字美元项目才是真正的央行数字货币,代表了“现钞、央行储备之外的第三种央行货币形态”。

三、民主党数字美元计划的失败为公私合作提供了契机。

笔者在其他一些文章中谈到过,美国官方对于支付工具创新和CBDC研发一直持保守谨慎的态度,如果不是Libra的触动,联储委官员们很少谈及CBDC,这主要是美国人对自己霸主货币地位的迷之自信所致。这次新冠疫情期间,政府还准备沿用十几年前通过国税部门寄支票的方式发放福利,既花钱(支票印刷、处理、邮寄)又花时间,而且实物传递还难说会不会沾染病毒,这种现状与人们想像中的科技大国形象出入太大。民主党急忙提出的数字美元计划,虽然很不成熟,难以实现,但数字美元基金会正是从这种失败中看到了推进自身项目的契机。

最近基金会正在招兵买马,吸收了22名新顾问成员,包括前联储、高盛和埃森哲高管等人,并准备在未来两个月内发布项目的白皮书。现在这个机会来得正好,说明央行现行的支付体系、货币形态等面临数字时代的极大挑战,更新改革的需求十分急迫。基金会表示愿意承担“召集私营部门的思想领袖和参与者,提出支持公共部门的可能模式”的职责,与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人合作,一共来探讨数字美元作为法定货币如何在特定环境——比如现在这种疫情下发挥作用。

在关于CBDC特征的讨论中,对于人为灾害中CBDC的作用似乎很少谈及,因为CBDC概念2015年以来才出现,主要是考虑正常环境下它对现金、支付、货币政策、金融稳定等方面的影响。没想到一场瘟疫来临,传统的支付方式无能为力,CBDC承担灾情救济的问题摆到了美国政府和各国研发机构的面前,虽然目前CBDC还不太可能立刻马上进入流通领域,但估计受此影响,各国的CBDC研发都会加快推进,也许下一场疫情大流行时会看到CBDC发挥作用——当然,我们希望看到的是CBDC问世,而不是瘟疫再来。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