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金协会发文提示STO风险到底有何深意?

作为行业组织,互金协会对行业或有的违法违规现象进行及时风险警示较为重要。

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STO名义实施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对STO风险进行提示,并称STO“涉嫌非法金融活动”,并告知从事相关活动的机构立即停止关于STO的各类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活动。涉嫌违法违规的机构和个人将会受到驱离、关闭网站平台及移动APP、吊销营业执照等严厉惩处。该文一出,给计划涉足该领域的相关主体一剂“镇定剂”。

根据文件的要求,STO本质涉嫌代币发行,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而根据笔者对于STO的研究,实际上美国、新加坡等地均涉及此类活动,但是前述地区的金融监管部门对于证券化代币、数字资产的监管属于宽松态度,并制定了相对具体的监管规范,这也与其一贯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相关,而我国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态度则较为严格,9·4公告中明确禁止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而国内行业协会认定STO非法的关键词仍为“非法发行代币”,尽管行业协会发布的文件并不属于法律法规或者规范性文件,亦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作为市场监督组织,该份文件亦透露出监管信号:中国主体或者在中国境内从事此类活动均涉嫌非法。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由于STO的特殊性,相关的法律风险主要包括:

非法经营罪。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属于非法经营罪的处罚范围:……(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证券化代币本身就具有标准化、高流通性、有偿性等证券特征,因而很大程度上涉嫌非法经营罪。

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行、以转让股权等方式变相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或者向特定对象发行、变相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累计超过200人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的“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构成犯罪的,以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定罪处罚。

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我国对于代币融资行为的定性基调,对于行业人员来讲,一方面要慎重考虑“发币”和融资模式,正如北京市金融工作局霍学文局长曾在2016年9月份的公开讲话提到的:“有一些人用区块链技术创造各式各样的所谓“数字货币”,其实那不是一个正当的途径,这种创造的“数字货币”到底有多少公信力是值得怀疑的。还有的区块链货币应用平台搞期货交易,甚至搞高杠杆交易,这不是规范的行为,属于要限制的行为。如果在此基础上不规范的话,会造成新的非法集资或者金融不稳定的来源”;另一方面,由于国内对于STO的认知仅止步于“发币”,或者仅仅是由于ICO被叫停,紧接着STO应运而生的逻辑关系,STO被某些主体认定为ICO的替代方案,STO或许被严重“误读、误用”。

作为行业组织,互金协会对行业或有的违法违规现象进行及时风险警示非常重要,对于从业机构来说,在学习了解各国的监管规范同时,更重要关注的应该是作为中国主体身份的合规经营问题。

优优点评:

该风险提示在本质上属于行业协会对其会员单位、个人及社会发出的善意提醒,其不属于“法律文件”,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强制力。

但即便如此,我们认为风险提示仍然向我们传递出来的信号,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前身是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属于社会团体法人,不具备行政管理职能。

12月1日的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管理局局长霍学文的给国内的从业者破了一盆冷水。其表示:在北京做STO,将被视同非法金融活动予以驱离。

目前成功的STO案例都在美国,在豁免注册的前提下,其在美国属于合法合规的代币发行。

当这一行为在境内,由于国内资本市场以“核准制”为原则,目前虽然提出了设立科创板(注册制),但是细则尚未落地。

代币发行的行为,在境内尚不存在合法的基础,因此,STO的地位很尴尬。

STO虽拥抱监管,但目前相对成熟的监管单位不在国内,也就是说,能够STO的项目都是海外项目或是国内项目经外国鉴定再到国内融资,首先分流了我国政府的行政权力,一旦项目出现问题,监管实施也落不到我国政府范畴内,因此仍难以有效监管。

现在也尚不排除有项目借STO之名继续做非法融资的勾当,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国政府在这一领域没有及时颁布相应的政策法规,灰色地带太多,只有用“一刀切”的方式先迅速遏制非法融资的野蛮增长势头。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