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投资,币安海外法币交易所帝国再扩张


纵观币安的发展和扩张之路不难看出,币安在出海的道路上已越走越远,已然建立起了一个依托于产业生态的海外帝国。

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投资,币安海外法币交易所帝国再扩张

  “币安获新加坡‘国家队’投资”

  与年初的狂热相比,在2018年已过去一大半的当下,市场已逐渐趋于理性,对牛市将至的呼声也愈发微弱。

对于众多小型交易所而言,在数字货币市值大幅缩水和交易量持续走低的冲击下,目前或许已快到了生死关头。然而,对于少数已在牛市期间赚得盆满钵满的头部交易所来说,现在正是大规模布局的时候。

据彭博社10月23日报道,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s)已对币安进行投资,将协助币安在新加坡开设一个法定数字货币交易所。

此轮投资由祥峰投资中国和祥峰投资东南亚&印度共同发起,将为币安在打通新加坡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交易通道上提供支持。且作为进军东南亚市场上的重要铺垫,该投资日后也会用于协助币安打通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法币-数字货币交易渠道。

目前,虽然双方均尚未透露投资的具体金额,但除了金额和法币交易所,此次投资机构的背景似乎更值得业内关注。

本轮投资的主角祥峰投资集团成立于1988年,是亚洲地区运营时间最长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更重要的是,也是新加坡淡马锡集团(Temasek Holdings Pte)的全资子公司。

淡马锡集团成立于1974年,是一家政府财政储备的投资公司,新加坡政府财政部对其拥有100%的股权。由于该公司掌控了包括新加坡电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银行、新加坡电力等几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营业额最大的企业,也是新加坡政府所全资拥有的几家公司中知名度最高的、最被外界所津津乐道的。

曾有国外媒体估算,淡马锡集团所持有的股票市价占到整个新加坡股票市场的47%,可以说是一个几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经济命脉的最重量级国有企业。

虽然祥峰投资的发言人Minh Do表示其母公司淡马锡控股并未在这次交易中发挥作用,但祥峰投资的政府背景和强大的实力仍是关注的焦点。

作为淡马锡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祥峰投资集团以新加坡为基地,并在全球各国设有分支,至今已在全球投资了430多家公司。此次投资币安的祥峰投资东南亚&印度,过去五年来已在东南亚和印度区域投资超过2亿美元,栽培了27家初创公司。

其中最成功的例子之一就是Grab,祥峰投资是首个在这一区域为Grab注资的投资者。且除了单纯的注资外,一旦完成投资,祥峰还会借助其海外多地的办事处与庞大的资源网来帮助所投资的公司,以帮助它们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祥峰投资的东南亚和印度管理合伙人蔡裕福在日前接受新加坡本地媒体《联合早报》专访时曾说过,看好人工智能、高深科技等领域的崛起。这也不难理解为何祥峰投资会选择数字货币领域和币安进行投资。同时,上个月,币安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已进行了为期3天的封闭测试,为在新加坡开启法币交易所做提前准备。

与之前的乌干达、马耳他不同,新加坡是国际金融中心,新加坡政府在2014年就推出了“智慧国家2025”计划,非常重视科技和企业创新,新加坡也是亚洲对数字货币最友好的国家,政治经济环境也更稳定。

因此对于正在全球布局法币交易所的币安来说,此次与祥峰集团的强强联合可谓是一个里程碑事件。

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投资,币安海外法币交易所帝国再扩张

 “币安的生态帝国与海外扩张之路”

币安作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在去年成立不久后,得益于初期的策略和监管环境,迅速跻身全球第一梯队交易所行列。

今年7月19日,币安发布了2017年7月14日至2018年7月14日的年报。据年报显示,币安总上线币种数量为143,总交易对数量为370;在全球交易排名中,币安在第42天跻身top10,在第165天登上全球第一,并在第175天24小时成交量达到100亿美金。

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投资,币安海外法币交易所帝国再扩张

同时,按币安的盈利/BNB回购规定,币安每个季度便会将当季利润的20%进行BNB回购并销毁,直到BNB总量达到一亿枚。目前在前四个季度中,币安已销毁了超过750万个BNB,如果转换成法币按比例计算,币安在成立第一年里的利润保守估计都已超过了5亿美元。

在上个月召开的2018CoinDesk共识大会新加坡站上,币安CEO赵长鹏透露,币安在2018年第一季度期间利润为2亿美元,2018年第二季度利润为1.5亿美元。

虽然利润同比下降了0.5亿美元,但业内人士指出,币安在第一季度的利润超过了德意志银行,已接近纳斯达克。且相比之下,币安的成立于2017年7月,纳斯达克则已有47年的历史,币安的员工数量也只有纳斯达克数量的4.4%。

此外,除了巨额利润,据CoinMarketCap实时数据,币安的平台币BNB已成为全球市值排名第14的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了12.5亿美元。

币安的业务也早已不仅限于交易所,在整个生态都进行了全方位的布局。币安的产品已覆盖币安孵化器(Binance Labs)、币安学院(Binance Academy)、Binance Info和币安慈善等,并已收购了Trust Wallet作为币安的官方钱包、投资了TravelbyBit以支持BNB在全球机场的支付。

获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投资,币安海外法币交易所帝国再扩张

币安的迅速崛起和成功离不开其海外策略,币安自诞生以来也一直都是一个“国际化”色彩浓厚的交易所。

在成立早期,币安主打“币币交易”,并把服务器架设在了海外。因此当国内发出“9.4”禁令时,币安的业务不仅没有受到重大冲击,反而交易量暴增。币安也迅速攻城略地,在此次风波中脱颖而出,并随后将阵地转移到日本。

但由于没有在日本注册,今年3月,币安收到来自日本金融厅的警告,不得不选择离开。随后,币安在台湾设立了办事处。但在3月末的时候,币安在马耳他总理的邀请下,宣布将其总部迁至马耳他。

在此之后,即使市场再次遇冷,币安也没有停止过海外扩张步伐,反而计划在全球更广的范围内开设法币交易所。按照赵长鹏自己的说法,币安将在十个市场推出新的法币交易平台。

据悉,除了此次即将迈进的、以新加坡为起点的东南亚市场外,币安已在今年6月上线了乌干达法币交易所,以继续展开在非洲的扩展计划。随后在8月,币安又与列支敦士登的数字资产交易所(LCX)共同成立了Binance LCX,宣布推出法币对数字货币交易。

此外,币安已与百慕大、泽西岛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将利用当地友好的政策环境来发展业务。纵观币安的发展和扩张之路不难看出,币安在出海的道路上已越走越远,已然建立起了一个依托于产业生态的海外帝国。

 “萎靡行情下再燃希望?”

随着业内巨头的崛起和产业生态的逐渐走向完善,区块链也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风险投资机构入场。国内除了最初期的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在当下的“冷静期”,也有更多的投资机构在陆续入场。

在海外,这一趋势更是有增无减。高盛集团和银河数字风险投资公司最近就投资了一家数字货币托管创业公司——BitGo。此次拥有新加坡政府背景的祥峰投资对币安的投资也是一件标志性事件。

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这些机构的投资一定程度上也是对这个行业的一种认可。对币安这样的数字货币巨头企业来说,比起所收到的投资,或许更大的意义是受到来自主流的肯定以及行业地位的提升。且据祥峰投资的一贯做法,或还将动用其强有力的资源在各方面帮助币安。

再者,新加坡法币交易所的开设也意义重大,鉴于新加坡的行业影响力,有可能将会在全球更大范围内再掀起一波开设法币交易所的热潮,这反过来也有利于推动监管和增量资金的入场。

在萎靡的行情下,币安的新一轮全球法币交易所布局对交易所格局和行业未来走向或将产生的影响,都值得行业观望。

发布者:优优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uucj.com/archives/6677

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