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2020年,区块链如何影响新兴市场经济体?

尽管大多数人都将发展区块链的目光集中在发达经济体,但其产生最大潜力的决定性影响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

区块链的完整功能在其发展的早期阶段很难预测。然而,尽管大多数人都将发展区块链的目光集中在发达经济体,但其产生最大潜力的决定性影响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

尽管评估如何部署区块链技术以及哪些应用和用例可以尽快落地还需构建一个框架,但各国似乎已经加快了区块链应用的脚步。

虽然区块链的潜力无限,但该技术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在区块链技术成为主流之前,还需要克服技术、监管和组织方面的潜在阻碍。

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下,新兴市场中的公司既无力等待技术成熟,也无法将其现有的业务模型暴露于风险过高的大量区块链解决方案中。

相反,他们将需要采用一种实验性方法,使他们能够开发选择方案,从而在其过程中学习,调整其策略并改进价值主张。

区块链的完整功能在其发展的早期阶段很难预测。然而,尽管大多数人都将发展区块链的目光集中在发达经济体,但其产生最大潜力的决定性影响可能在新兴市场经济体。

2016年,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技术创新,企业家精神和战略管理助理教授克里斯蒂安·卡塔里尼(Christian Catalini)和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战略管理学教授约书亚·甘斯(Joshua Gans)提出了一种经济框架,用来评估区块链的潜在影响及其通过减少验证和网络成本来破坏当前市场的能力。

他们的论文指出:

当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结合时,无需使用传统的“可信方”就可以“引导”市场运作,从而大大降低参与者的网络成本。

该论文还指出:

开放式区块链可能会对市场结构产生剧烈影响,挑战现有市场力量并降低新手的入场成本。

然而,考虑到概念验证的成本相对高昂,区块链的早期采用可能会以以下形式出现:

(i)在比特币等现有区块链基础上构建的增值应用;

(ii)针对金融服务流程效率的私有或半私有区块链;

(iii)广泛的保证金应用为新市场创造了条件。

公链和私链必须共存,这取决于服务的类型和它们所应用的行业性质。

在目前被忽视或服务不完善的市场中,如果市场结构的竞争力较弱,验证成本较高,那么区块链的商业案例就十分令人信服。

将设计和实施相对简单且已经过测试的技术解决方案(如加密货币)相结合的用例很可能会被较早采用(比如为钱包和跨境支付添加数字货币支付选项)。

旨在降低组织复杂性和协调多个数据库的组织内项目可以成为另一类金融服务公司,通过私链与可信交易方合作以降低成本。

脱离现有业务实践、具有真正破坏性的区块链解决方案拥有巨大的未来增长潜力,但其更高的复杂性和与利益相关方协作的需求(如精心设计的金融工具和智能合约)可能会延迟其采用。

基于这一假设,新兴市场似乎已准备好加快区块链技术的采用,因为上面提到的缺陷它一个不落,如高昂的验证成本、无法享受完善服务的用户群体,而且在多数情况下,缺乏强大市场力量的传统企业会阻止新参与者的加入。

比如在金融服务中,几乎所有低收入国家的现有基础设施都很薄弱,许多国家在金融危机之后也遭遇了去风险化。(头等仓注:所谓“去风险”是指,金融机构出于规避风险的目的,不采取FATF推荐的“风险为本的方法”来积极管理风险,而是简单选择终止或限制与转账运营商或银行等客户业务关系的行为。)

幸运的是,这种阻碍可能会加速区块链的落地,因为缺乏金融基础设施也意味着新技术面临的机构阻力减少,从旧系统迁移到新系统的过渡成本也更低。

因此,新兴市场的监管机构和现有金融机构对阻止区块链革命的积极性较小,因为它不会对现有市场状况造成重大破坏。

全球支付和贸易融资等行业就是市场领跑者和新入场者发起一系列举措的例子。

这两者的交易及验证成本都很高昂,而区块链可以通过提高交易速度、透明度和流程来降低这些成本。

新兴市场国家人口基数庞大,但由于传统金融机构的客户获取成本高昂,因此这些群体在金融和银行服务方面仍未享受到全面的服务。

此外,移动服务的广泛使用(尤其是在非洲和亚洲)为区块链系统扩展其服务打开了方便之门。即使在低收入国家,移动普及率也非常高,在16至65岁年龄段中达到83%。

如果区块链能够为移动银行和其他金融参与者提供可行支付商业模式的概念证明,那么它将推进普惠金融的长期发展目标。

为从前无法盈利的客户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服务可以产生多达380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因此,区块链可能为新兴市场提供颠覆传统技术的机会,就像许多新兴市场地区(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动技术一样。

金融服务

在金融服务领域,区块链计划可分为两大类。

第一个是流程效率理论,这主要在拥有成熟金融市场领导者的国家(通常在经合组织国家)。

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项目更侧重于技术的逐步应用,利用现有业务模型中的流程效率,或在其组织内部或通过如R3、Hyperledger和Digital Asset Holdings等企业使用私有或半私有的区块链。

第二个是新兴市场创造理论,即新市场参与者瞄准现有商业模式的低效之处,在新兴市场中创造价值。

这些参与者可以是来自发达国家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初创企业,也可以是大型非金融企业,他们看到了扩展当前服务价值链的机会,如全球支付、汇款以及数字钱包。

由于政治或货币风险、缺乏强大的传统银行体系、无法享受完善服务的客户、数字或移动金融文化以及监管机构的明确支持或容忍等因素,这些计划往往会在市场中蓬勃发展,并具有相对波动性。

在此领域中,区块链计划往往是开放网络,并由加密货币(通常是比特币)为支撑,且倾向于本地化。这样的初创企业包括BitPesa(肯尼亚)、Bitso(墨西哥)、Remit.ug(乌干达)、Satoshi Tango(阿根廷)、BitSpark(香港)、OkCoin(中国)、OkLink/Coinsensure(印度)、CoiNnect(墨西哥/阿根廷)、Rebit和Coin.ph(菲律宾)。

此领域也有许多大型企业,包括在肯尼亚推出了移动转账服务MPesa的电信巨头沃达丰,以及中国阿里巴巴子公司AliPay等电子商务公司。

在此类别中,中国的表现十分突出,中国企业在这两个细分市场(初创企业和大型老牌企业)中都很活跃,其业务范围覆盖了整个亚洲,风险资本投资者也有在全球开拓新兴市场的野心。

缩小制度差距。区块链对新兴市场的积极影响不仅可以表现在技术方面,也可以是制度方面。

从治理和社会的角度来看,区块链的透明性特征还可以起到缩小“信任赤字”的作用,并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改善服务,更加负责,并消除数十年来机构发展的需要。

就如迪拜政府于2016年成立了一个全球区块链委员会,以协助各国政府和产业更好地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善对公民的服务。

来源:Medium

翻译:头等仓(First.VIP)  

稿源(译):https://first.vip/shareNews?id=2665&uid=1

本文转载头等仓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