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2020开放式金融的破局之路

从广义上来讲,开放式金融是指采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无许可和透明性的金融服务和产品。

  • 2019年将被视为开放式金融的突破元年
  • 2020年开放式金融的五大趋势

从广义上来讲,开放式金融是指采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无许可和透明性的金融服务和产品。

这些属性——无许可和透明性——与传统资本市场不同,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获取历来在地理和人口方面都受到限制,而寻租中介则小心地隐藏着金融服务的潜在机制。

尽管这些产品和服务还没有被主流采纳,但2019年可能被视为开放式金融的突破元年:今年非托管交易所结算的交易量超过23亿美元,迄今为止发放的贷款超过6.67亿美元。

在2020来临之际,这里有五个与开放式金融相关的趋势值得我们关注。

聚合性

由Stratechery的Ben Thompson所推广的聚集理论宣称特定行业的垄断来自于控制终端的用户需求和使供应商商品化。在信息充足的时代,通过聚集管理能减少用户认知负担,更重要的是能允许聚合平台对供应方提出指定条件。Netflix、Facebook和Google都是实践中成功整合的主要实例。

聚合理论同样适用于开放式金融的时代,该时代最重要的产物就是流动性。在过去12个月里,由于进入金融服务市场的壁垒瓦解,大量的借贷产品和交换产品出现了。区块链协议的开源性和内在的可互操作性加速了这个过程。

随着新兴但基本同质化的产品更加频繁地进入市场,项目创始人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将自己定位在渠道的顶端。同样,用户对聚合型服务的需求也在增加,以便在任何时候都能利用最有竞争力的市场价格:刚在八月份推出的新“去中心化交易”执行管理系统——1inch——已经处理了将近7%的周交易总量。

我预计随着用户意识到平台提供的价格节约优势和用户体验优势,这种聚合趋势将在2020年得到快速发展。在“去中心化交易”方面,1inch、Totle、DEX.AG和Ox’s Liquidity Bridge似乎都准备好去抢占市场份额,但我认为随着其优化产品自身的商品化,最终只有两到三家公司占据主要市场份额。

聚合性同样应用于垂直贷款,像Topo Finance和Staked‘s RAY这样的平台可以为贷款人提供最高的收益率,为借款人提供每个区块中最低的债务成本。抵押市场也容易受到聚集效应的影响,像StakedDAO这样的项目试图为投资者提供最高的收益率。

然而,目前因为与验证器奖励相关的额外特殊基础风险存在,我仍怀疑上述做法是否能够有效实现。像Union这样的验证器价格比较平台可能最终会在这里获得更好的定位。

高端金融产品毫不夸张地说,市场上已经具备可靠的替代现有金融体系的基础。只剩下等待更高端的金融产品问世,而我预计2020年,市场上将涌现许多高端金融产品。

在期权方面,Convexity和OTC.mx两个协议看上去很有发展前景,但两者的设计似乎都不太符合“对等合约”的流动性模式。这一模式在过去12个月里推动了许多开放式金融项目的成功,而低效的资本可能阻碍项目的迅速成长。我对隐含波动率曲线将作为副产品这一事感到非常激动。

尽管UMA推出的BitDEX为实现非托管的永续掉期合约提供了一种可行方法,但是期货类产品仍未得到充分开发。

我预计由Yield Protocol的零息债券产生的固定借贷利率将取得别样的成功,因为开放式金融的参与者对MakerDAO、Compound和dYdX这些浮动借贷利率平台提供的高度波动收益率和利率感到失望。和期权协议一样,我预计从Yield Protocol中产生的隐含收益率曲线将成为其他金融产品(如欧洲美元期货等价物)的基础。

最后,我预计合成资产设计领域将会蓬勃发展。

MakerDAO股东表示他们愿意追求不同面值的DAI币,并且根据过去两个季度对稳定收益率的要求表明市场对低波动性产品(如UMA的 synthetic S&P500)有很大兴趣。

更强的流动性

以下列出的几项举措正吸引更多的流动性产品进入非托管交易市场。我预计某些机构将脱颖而出。其结果是开放式金融交易所的流动性——以1000美元、5000美元和10000美元的下滑幅度来衡量——开始与集中化的替代产品展开竞争。

1. 与v1中强制设置的ETH.ERC-20结构不同的是,Uniswap v2将支持ERC-20/ERC-20 pools。这对稳定币池提供了深层流动性的可能,流动性提供者不再面临“非永久性损失”。

此外,更复杂金融产品的出现,特别是期权和波动率指数相关工具的出现,为ETH/ERC-20流动性提供者带来了一种通过得尔塔套期保值来限制永久损失的方法。因此,历史上一直受高价格波动影响的资金池流动性也会得到提升。

2. dYdX本土的ETH/DAI市场,目前是最具流动性的DAI采购渠道之一。截止至11月1日,5万美元市场的订单量下降幅度约为0.45%,低于9月底0.80%的降幅。这种快速的流动性转变得益于与做市商的正式合作,(包括总部位于伦敦的Wintermute Trading)。

3. 像Ox v3和Kyber等诸多著名协议正在探索“返利型”代币的使用。在这些协议中,做市商会根据自己的股份数量按比例收取ETH计价费用。

但这一策略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用户现在面临着增加显性费用来降低隐形费用的局面。此外,人们越来越担心非做市代币持有人可以自由规避做市商的风险敞口。然而,返利模型已被证明在股票市场中很受欢迎,并值得在代币领域进行试验。

4. 对Ox和Kyber“返利型”代币模型的延伸是Synthetix protocol所追求的策略。在Uniswap上为syntheticETH/ETH交易对提供流动性的用户将按比例获得SNX作为奖励,并且定期提供快照。到目前为止,这个策略是成功的。因为现在sETH/ETH池的流动性比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大流动性池的总和还多。

然而,在有限合伙人开始撤出资本的情况下,Synthetix的通胀奖励策略不会无限期延续下去。更何况,与其他订购模式不同的是Uniswap的做市商没有采用中性市场策略。因此,在sETH开始偏离市场的情况下,sETH/ETH能否留住资本仍有待观察。

5. Hummingbot团队提出了“Liquidity Mining”的概念。简而言之,Liquidity Mining为代币项目和交易所提供了一个专门的市场,来满足做市商的需求:出价和要价以百分比表示。

这种方法改变了代币项目和交易所与流动性提供者签订双边合约的传统模式:如果公开市场上缺少信息,那么这些合约可能缺乏竞争力,并由各个做市机构垄断,从而使市场面临单点故障的风险。再加上Hummingbot的初级产品——一种针对散户投资者部署做市策略的产品,Liquidity Mining可能帮助增加长尾市场的流动性并降低做市活动的成本。

高杠杆

根据近两年的产品显示,MakerDAO推广的150%的担保比例(后被Compound采用)过于保守:截止至3月1日,清算时CDP的抵押率中位数为149.5%。这种抵押比例既缺乏资本效率又阻碍协议增长速度:BitMEX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够为XBT/USD交易对提供高达100倍的杠杆作用。dYdX在过去3个月中的初始额增长——dYdX增长1.51亿美元,而MakerDAO’S增长7800万美元——可能部分归因于该平台支持115%的抵押率。

因此,我预计Ether的抵押率将在整个贷款领域中下降:125%的抵押率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起点,这意味着最高杠杆率为5倍。

关于抵押率,我认为DeFi Saver、Atomica、SafeCDP这类CDP节约型产品的出现和采用将导致全面清算的减少,运行清算机器人的一方收入显著减少,以及更具竞争力的清算率出现。

曾经丰厚收入的减少可能会对非托管交易所的流动性产生二阶效应。清算人不再聚集资金而是将资金转移到中立的市场中。

基础设施的建设

我希望在未来12个月中有两个特定基础架构组件能得到显著改善。

第一个基础架构是Layer 2 scaling solutions、Optimistic Rollup和Zero Knowledge Rollup。简而言之,这些设计将计算移动到链外,并在链上发布最少的数据。通过Optimistic Rollup的“加密经济学”理论和ZK Rollup的加密技术来确保安全性。Unipig作为第一个验证Optimistic Rollup概念的平台,展示了Layer2提供的最终性、gas限值和吞吐量的优势。自从以太坊的伊斯坦布尔网络升级以及以太坊2.0的第一阶段作为另一个潜在数据来源后,gas费用下降超过75%。我预计在未来几个月中,将有大量数据从开放式金融协议迁移至通用的rollup链上。此外,最吸引眼球的Optimisim(前身为Plasma Group)和Matter Labs团队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在工作中获利将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除了流动性和吞吐量(前者受到后者的限制),与许多传统的集中式竞争者相比,现在的开放式金融产品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界面直观且设计优良;一键登录;通过非托管性质及新兴保险市场来降低交易对手的风险;交易几乎可立即结算;存取款不受限制。

最后是法币的扩散。在过去的12个月中,Wyre、Ramp Network和Moon Pay都取得显著进步。但是它们仍受到地理限制并且缺乏直接的产品整合。随着开放式金融团队开始瞄准主流群体,我预计这些法币将会快速传播达到接口级别并且双向收紧外汇利差。

新的挑战

2020年也会面对困境。协议团队、用户和更广泛的以太坊社区将不得不面临新挑战,而很多挑战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

1. 随着我们逐渐接受颇有争议的ProgPow算法,共识系统中的Proxy formal governance很可能会浮出水面。尤其是,MKR持有者可能发现在发生分歧情况下他们可以决定网络规范。在这种情况下,更广泛的以太坊社区成员必须认真考虑如何减轻应用程序涉众对基础层的捕获。

当更多的项目诸如Compound、Kyber、Synthetix等过渡到DAO-like结构时,这种趋势会越发明显。但有一个问题:假设Compound像Aragon一样受到EIP-1884的影响,伊斯坦布尔升级中会包含1884吗?

2. 关于MakerDAO话题:我预计关于支持“脱链”抵押品类型(例如代币化的美国国债和代币化的房地产)的争论会愈发激烈。尽管支持提案有限制性的风险参数,我认为这些提案最终将会通过。但是这些提案包括的内容很可能激发“单一抵押品”分支。考虑到MakerDAO存在的监管风险,“单一抵押品”分支背后的团队应该尽可能的保持匿名。

3. 开放式金融协议将开始货币化,这可能与现有用户产生某种紧张关系。这些用户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非中介化意识和实际零费用的吸引。此外,正如近期1inch和DEX.AG之间进行的DDOS之战那样。随着项目开始产生收入,由开源开发中产生的合作文化可能被无情的、激进的竞争所取代。

4. 随着像FinCEN和FATF等监管机构意识到无许可金融活动的威力和危险,开放式金融协议可能被证明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受到Tornado Cash、Hopper等多方的推动。

我强烈建议您阅读JP Koning的《From unknown wallet to unknow wallet》,这本书涉及到上述主题。虽然确切的执法形式尚不清楚,但我预计它会受到地理围栏技术和终止合同的胁迫。

5. 随着Phil Daian在她开创性的Flash Boys 2.0论文中提出“矿工可提取价值”机会越来越具有破坏性,以太坊越来越可能成为开放式金融成功的受害者。

最后,我希望关于同质化和非同质化安全模型的优势对比能得到进一步讨论,前者由以太坊和Polkadot支持,后者由Cosmos等网络公司支持。

作者:MATTEO LEIBOWITZ 翻译:Zoe Zhou

来源:加密谷

本文转载加密谷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