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公链该如何监管?

作者表示,尽管政府监管与公链存在本质上的矛盾,但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们必须明白,去中心化并不是目的,公链也不应成为法外之地。

国内的区块链行业在今年10月份迎来了重大转折点,国家高层针对区块链技术发出了支持全面发展的强音,将区块链技术视为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随之而来的是相关政策法规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信部正在制定区块链技术标准,而《密码法》的迅速颁布为区块链行业的合规发展奠定了第一块法律基石。对于新生事物,国家政策从号令颁布到落实,速度之快,行动力之强,在以往都是非常罕见的。可见国家高层对于这项新技术进行了充分的研究学习,对其应用和前景有着良好的期待,更重要的是,在我国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亟需新技术推动生产力发展,带动产业结构调整,让高新产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主力军。

对于区块链世界来说,中国的政策激励既让人们兴奋,又让人们担忧。兴奋的是,中国的区块链产业终于不再处于灰色地带,而是正大光明的行业,国家的支持让行业的发展有了明确的方向,让大批的从业者看到了希望。在政策公布的当天,比特币的涨幅一度高达30%。

兴奋过后人们慢慢发现,对于市面上的大量的区块链项目而言,政策的出台看似利好,实则利空。区块链在过去十年的发展中一直缺乏有效监管,野蛮生长,乱象丛生,大量项目并没有实际应用,也没有实现区块链技术的突破,这导致区块链成为资金盘的新形式。国家想要发展区块链行业,一定会树立区块链行业发展的规范,那么监管的推进必将先从整顿行业乱象开始。

从10月份开始,官方媒体密集发布揭露区块链骗局和混乱现状的新闻,官方对于区块链行业的整顿也随之展开,大量涉及资金盘的区块链项目被查封,很多玩模式的空壳项目面临生存困境。对于这部分乱象的治理是势在必行,也是众望所归,毕竟市场需要监管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比特币等主流货币在最近一个月里,不但将政策出台时的巨大涨幅全数回吐,还创出了近半年来的低点。仅仅是监管治理区块链的混乱局面,并不能解释币市大跌和人们的悲观情绪。

我们认为根本问题在于,政府监管与无政府主义本质的公链存在天然的矛盾。

中国政府对于区块链技术发展还没有形成具体的政策口径,一些政策和技术标准还在制定之中,但我们从目前政府倡导的一些区块链应用,以及一些官员和官方学者的言论可以看到官方的态度,政府更倾向于无币区块链的应用,把币从链上剥离,仅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发展。比如,腾讯在深圳主导的区块链电子发票项目,把区块链技术应用到了人们生活生产当中,且没有发币;蚂蚁金服也将区块链技术作为发展重点,未来的我们使用的支付宝很有可能就是一个DAPP,当然蚂蚁金服也不会为此发币。

目前包括阿里、腾讯和华为在内的国内科技巨头贡献了全球最多的区块链技术专利,在区块链技术研发上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很显然,这些科技巨头深谙国内的政商环境,他们对政策和监管的认识要比大多数区块链项目方更深刻,更明白技术对区块链的重要性。当币圈的项目方还在为政策监管苦恼时,互联网巨头们早就不紧不慢地占据了合规发展的至高地。

对于倡导去中心化和不可篡改的公链来说,在国内发展一定会遇到政策的制约。公链本质上是无国界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地方成为公链的一个节点,实现价值的传输。不管对于资本管制的国家,还是资本自由进出的国家,这种便捷的价值传输方式都会让反洗钱变得困难,如果通过匿名加密货币进行转移,对于政府监管来说那简直是灾难,可见,区块链技术对政府的监管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然而有趣的是,比特币在发布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摆脱中央银行滥发货币导致人们财产的贬值,本质上就是一场无政府主义实验。中本聪将比特币设计成为总量恒定且永不增发的系统,终极目的可能是这样一种理想主义:实现超越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正如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之一Jameson Lopp最近在推特上发表的言论:比特币的首要功能并不是储存价值,那只是其首要功能的结果之一。你无法夺走我的账户,你无法让我不买什么东西,你无法通过通胀盗取我的财产。

所有的公链都脱胎自比特币这个原型,也都多少具有与比特币同样的无政府主义色彩。政府监管绝不可能对这种规避监管的跨国界价值传输工具置之不理,于是KYC和AML成为很多国家的对加密货币交易的硬性要求。部分国家已经开始对匿名货币的进行强硬监管,禁止这类货币在交易所交易。但政策无法从根本上控制加密资产的转移和交易,因为一个区块链系统通过算法生成公钥和私钥,与KYC完全无关。根本上讲,政府监管与公链的矛盾是很难调和的。

我国已经把区块链上升为战略发展的重点,那么监管势在必行,面对监管与公链的根本矛盾,政府要如何应对?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又该如何拥抱监管呢?政府监管的具体措施还没有公布,我们可以猜想一下未来的监管方向。我们认为以下几点值得我们关注:

1 、将公链的token列为可交易的数字商品

目前美国的证券监管委员会(SEC)已经将比特币等加密资产归为大宗商品,等同于原油、黄金等资产类型。如何为token定性存在很多争议,token与股票或债券等证券非常不同,虽然也能代表某种权利,但是token背后没有特定的经营实体,而是一个网络。token一般数量限定,价格波动大,在无法被明确定性之前,作为一种可交易的数字商品是权宜之计。

2 、通过规范交易所的运营来监管数字商品市场

对于现存的公链项目,政府几乎无法干预,只有从交易环节入手才能实现更大程度和更普遍的监管,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在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对交易所的管控不可或缺。国家可能通过授牌的方式让一批符合标准的交易所开展加密资产的二级市场业务,于此同时,其他没有获得牌照的交易所很可能会被禁止在国内开展交易业务,部分注册在国内的交易所也可能跟当年的币安一样出走他国。

3 、要求储存和交易公链token的钱包和交易所对客户进行KYC

很多钱包内部集成了很多第三方服务,这也包括资产交易,对合规的钱包业务进行授牌和监管是不可避免的,这与对交易所的监管是类似的。钱包和交易所需要对用户进行KYC,目前一些主流的钱包和交易所已经在实施了。其他很多涉及加密货储存和交易服务的商业项目也必将按照类似要求报备用户信息。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反洗钱,同时控制境外热钱通过加密货币渠道进行流动。

4、对新的公链项目审查严格,代码送审,符合技术标准方可上线

有原创技术的和应用前景的项目才可能通过审核,项目同质化将会被杜绝。相信国家不会允许具有匿名功能的区块链项目运行,以此减少反洗钱的麻烦。不排除国家会要求项目方在公链代码中内置指定的代码,方便监管施行。

5、对新公链token的发行进行审核

国家已经在前年对铸币融资(1CO)进行了一刀切,然而公链的发展离不开token,国家未必会全面否定token的作用,但无论如何严加监管是可能的。比如,要求项目获得审批通过,并且主网上线后才能发行token并进行交易,不允许项目启动阶段就开展融资。再比如,对token的通兑范围做限定,让获得授权的钱包和交易所有序地支持新公链的token,避免这些token成为项目方的融资便利和市场投机工具。

尽管政府监管与公链存在本质上的矛盾,但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我们必须明白,去中心化并不是目的,公链也不应成为法外之地,以自由为名让非法交易逍遥法外,这只会让更多人的利益受到损失。

政策规范和行业监管的大潮势不可挡,政策和监管缺失会让行业发展迷失方向,主动拥抱监管绝对是明智之举,只有这样才能顺应行业发展趋势。不管未来监管具体措施如何,作为行业的从业者,理应积极应对和调整,只有如此,中国的区块链行业才能茁壮成长。我们相信建立在法制环境下的中国区块链行业必将迎来真正的春天。

本文转载海星区块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