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晔:区块链行业还有没有基金?

所有的投资行为就变成了掷骰子游戏,全凭运气,全看命!

作者:袁晔,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水木清华TBC执行董事

过去的一个月被称为区块链行业的至暗时刻,从今年四五月开始项目方价格跌至“地板价”,到八月中旬区块链基金的血本无归,似乎币圈要被推倒重来。

从2017年底,新涌现了大批区块链基金,这些基金管理人不仅没有基金管理经验,甚至都没有工作经验,就踌躇满志地管理起几千万甚至几亿的基金资产。区块链基金也按照传统基金被分为一级市场投资基金(这是主流),二级市场量化投资基金,母基金FOF,指数基金ETF等,市面上大多数是一二级市场联动的投资基金。

这些基金通过投资BTC和/或ETH给项目方获得项目发行的各类Token,待这些Token登陆某些交易所实现二级市场交易流通,基金在交易所卖出Token换取BTC、ETH等通用Token实现投资资金的回笼并实现收益,构成一个完整的投资闭环。

然而,这些基金的设立期限一般在一年左右,短的只有六个月,长一些的也不超过两年。基金的募资对象是持有主流Token的机构或者个人。基金的本金和收益计算多是以法币计价:美元或人民币。

袁晔:区块链行业还有没有基金?

从上述基金的成立期限可以看出,基金需要将投资项目到退出项目的整个时间跨度控制在6-12个月,这样才能保证基金出资人LP所投出的BTC或ETH能够被顺利回收,当然,能否保证本金安全或是盈余以目前的情况看都是奢望。

坊间传说,最近的数字货币市场大跌使得这些机构的收益率全部为负。之前很多人讲,大量Token出现的腰斩,膝盖斩,脚踝斩,已经落在这些基金头上。这些现象的发生,表面上看是因为主流Token的大跌,实际原因当真如此吗?

基金投资本不是一件新鲜事,区块链基金也是“基金”。

但是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是社会关系变革,可以颠覆一切关系和行业,包括投资行业。投资行业几十年积累沉淀下来的规则和模式,在去年底和今年初被彻底抛进了“故纸堆”,不仅原有的投资机构们被戏称为“古典投资人”(似乎离“古董”不远了),就连这些“圈子”内的投资机构们也无所不用其极地拒绝“老古董”们进入区块链投资圈,就怕被抢了生意,现在看起来,这种做法恰好帮助这些“老古董”完美地错过了这次全行业“灾难”。

按照投资链条,LP委托GP管理数字资产,GP通过投资项目获得收益。其中,财富损失最大的是LP,声誉损失最大的是GP,项目方面对的舆论压力最大,既要面对这些机构投资人,更要面对广大社区成员。现实情况是,同一个主体可能同时兼具三个角色。

对比一下传统投资基金的做法。按照募投管退四个环节,看起来是按照时间顺序一步一步完成的,其实四个环节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系统。投资哪些行业,投资哪个阶段的企业,以及退出渠道和方案,直接决定了面对什么样的出资人,募集什么样的资金。

募资:拿谁的钱,拿什么性质的钱,拿什么期限的钱,决定了后面的所有行为;同样还涉及作为基金管理人对于投资人的承诺,比如:是否保证本金安全,是否保证收益,LP是否有其他优先权,以及是否存在开放期可以实现基金份额转让等等。

投资:目前多数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都不签署协议,即便签署也难有法律保障。而在传统投资行业,投资协议里存在大量历史凝结的核心投资条款,一方面保证投资人的权利,一方面约束创业团队的行为,无论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没有良好的约束和规则,都会招致人性的滑坡和向恶。比如:优先清算权,共同出售权,一票否决权,反稀释条款,随售权,以及股东会和董事会的设立及表决机制等等。

管理:无论企业发展多大,都需要资源的支持,甚至于,规模越大,需要的越多,越广。引入投资人,除了带来资金以外,还需要行业产业资源以及战略方向的把控,现有的区块链基金能够帮到项目吗?

退出:在传统股权投资市场,企业独立IPO上市流通是小概率事件,被并购退出是主流做法。到了区块链世界,如果不关心交易所规模大小,似乎上市流通就像穿鞋一样简单。这带来的问题就是泥沙俱下,标的资产大量涌现,劣币驱逐良币成了行业规律,越是空气,越会得到投资,因为越好被操纵。

上述仅是将区块链投资与传统投资作一简单对比。

目前,行业最大的问题和障碍其实是没有规则,没有法律保障,没有监管。即便按照传统投资机构的做法来操作区块链投资,如果没有法律保障各类主体间的关系,没有保障各类签订协议的有效性,没有保障上述数字资产的产权,区块链投资就无从谈起,所有的投资行为就变成了掷骰子游戏,全凭运气,全看命!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