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是如何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的?

委内瑞拉是如何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的?

自2014年以来,委内瑞拉一直在遭受恶性通货膨胀。本国货币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的官方通胀率于2014年2月达到了57.3%,而独立货币分析师的报告表示,截至当年9月,实际通胀率已经达到100%的峰值。换句话说,玻利瓦尔(VEF)迅速贬值,而委内瑞拉人民需要新的一次性可行交易方式,以填补通胀留下的空白。

根据定义,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将恶性通货膨胀描述为“一般人群更倾向于将财富以非货币资产或相对稳定的外币形式保存”的状态。但是,由于2003年以来实行的资本管制,委内瑞拉人很难获得美元或其他外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由于委内瑞拉贬值的VEF无法自由输出,该国经济预计将在2015年收缩1%。

委内瑞拉是如何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的?

在这一经济困境下,比特币和竞争币(特别是Dash)进场,为陷入困境的委内瑞拉人提供了比玻利瓦尔更可靠的价值贮藏手段和交易媒介。自2014年恶性通货膨胀开始以来,该国加密货币所有和交易量显着增长,特别是在过去几个月委内瑞拉通胀率高达46000%,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18年底通胀率将达到1000000%。

然而,下文将谈到,委内瑞拉加密货币的迅速增长并不仅仅是因为人们希望逃避恶性通胀带来的影响,还源于某些加密货币在委内瑞拉的积极宣传,以及在政府将资本管制作为遏制融资的一种方式时,人民对抵制和规避威权政府的渴望。

比特币增长

想了解委内瑞拉加密货币使用的增长,应该看看Coin Dance网站为LocalBitcoins交易所提供的交易图表,该交易所允许全球任何地方的任何两方之间进行P2P交易。

2013年11月,在委内瑞拉“官方”(通常是虚报的)通货膨胀率仅为43%的情况下,在LocalBitcoins交易所中,共两个比特币实现了与VEF的交易。然而,这一温和的数字几乎在该国进入恶性通货膨胀后迅速上升,2014年12月达到了64个比特币交易的峰值,此时BTC价格已经从年初的932美元下降至311美元。据政府称,正是在这个时候通胀率达到了63%,而且该国一年多来一直处于恶性通货膨胀,许多团体和个人开始意识到加密货币可以给委内瑞拉人带来一线生机。

一名委内瑞拉比特币交易者在2014年10月向路透社表示:

“尽管比特币挺波动的,但是也比我国的货币强。”

Tachira大学的商学教授Gerardo Mogollon向媒体表示:

“我在教人们使用比特币以逃避外汇管制。”

2015年对于比特币来说是更好的年头,尽管或因为这对VEF和委内瑞拉来说是糟糕的一年。货币经济学家Steve Hanke表示,到2015年6月,年通胀率高达335%,而仅在2月份LocalBitcoins上就有319个比特币-VEF交易。这一数字不包括如Surbitcoin在内的交易所的交易量,2015年比特币委内瑞拉报告表示,该国的交易量“仅次于巴西,在拉丁美洲位居第二”。而2015年该国的比特币交易量更厉害,达到了2059,比2014年的190个比特币交易量高出983%,交易价值高达1281223美元(基于2015年比特币均价622美元)。

委内瑞拉是如何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的?

2016年,通过LocalBitcoins交易的比特币总数为8624,同比增加318.8%,恰逢委内瑞拉的年通胀率升至500%。而到了2017年,LocalBitcoins交易的BTC总数再次上升,达到21556,同比增加150%。鉴于比特币本身在2017年单价更高,在12月飙升至19000美元,这表明了比特币和加密货币是多么受欢迎,而根据委内瑞拉议会反对派发布的数据显示,通胀率飙升到了1369%的又一峰值。

由于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许多当地人甚至开始填不饱肚子,因为他们的工资(VEF)价值越来越低。一名委内瑞拉人在2017年8月向《卫报》表示:“这就像是障碍赛。人们必须能拿到钱、找到合适的地方购买食物,还必须及时赶到相关地点。”同时,患急性营养不良的儿童的比例从去年10月份的8%升至来年7月份的12%。儿童营养不良救助项目Caritas的领导人Susana Raffalli解释道,“受灾儿童年纪越来越小,情况越来越严重”。

大多数委内瑞拉人都是饥肠辘辘地入睡的,人们对替代货币的需求越发强烈,不仅仅是因为该国的贫困率从2014年的48%上升至2016年的82%,之后到2017年的87%。考虑到今年高达5位百分数的通胀率,贫困率似乎会持续增长,而比特币购买率的攀升也并不让人意外了。

委内瑞拉是如何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市场的?

据Coin Dance显示,在2018年初至8月18日期间,LocalBitcoins上的比特币购买数已达到14886。这比去年同期的15868个比特币少了近1000,但过去一个月的交易量明显上升,该国的经济危机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因为政府在8月份将玻利瓦尔贬值了95%。在8月最后一周的数据公布之前,LocalBitcoins交易的比特币总数已达到2532,而2017年同期的交易数量为1558。

这可能预示今年余下的日子里,比特币在委内瑞拉会出现加速增长。不管怎样,交易量都很高,比特币作为玻利瓦尔替代物的这一名声在委内瑞拉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 一位委内瑞拉比特币用户在7月的Reddit AMA写到“幸运的是,我一直都是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粉丝”:

“在闲暇时间,我一直教人们如何把手中的玻利瓦尔转成比特币,从而不至于被通货膨胀害的太惨。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帮助了许多(企业)(…)比如餐厅的老板,他们每天卖出菜品,但接下来要买肉的时候已经没有利润了(有时候甚至买不起食材),通货膨胀太严重了。目前通胀率高达1000000%之多,我希望计划帮助人们通过加密货币购买食物( …)目前我重点在教人们使用比特币,并且把人们从通胀中拯救出来,我相信比特币是个解决方案!”

Dash

比特币的增长道路是基于三个简单事实的:1) 这不是委内瑞拉人可用的唯一加密货币;2) 比特币挖矿在2016年3月和2018年1月被政府打压,从而阻碍了其增长;3) 交易费用和确认时间都出现增加 (特别是在2017年) 。因此,随着经济持续走低,委内瑞拉人也在积极寻找其他加密货币,如以太坊和Zcash。

不过,Dash成为了竞争币中的佼佼者,可能也是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

2016年8月,Dash作为可交易的加密货币被添加到首都加拉加斯的Cryptobuyer交易所,该交易所报告称当时这一加密货币的“需求飙升”。 “我们与Dash的合作非常有价值,”Cryptobuyer首席执行官Jorge Farias向媒体解释道,“特别是对于使用不稳定法定货币的客户而言,委内瑞拉现在的情况不言而喻。无须通过传统银行取得资金的替代方案正在迅速发展,我们非常有信心Dash将在这一经济环境中蓬勃发展。“

可惜没什么网站提供DASH / VEF的准确数据,因此目前没有能说明自2016年底以来Dash使用量的增长速度、或与比特币交易量对比的文献。尽管如此,现有的迹象表明,自2016年以来它已经非常流行,Dash Core Group于8月22日宣布委内瑞拉是该加密货币的全球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

Dash Core的CEO Ryan Taylor向Cointelegraph表示,这一成功再次源于委内瑞拉经济的崩溃和货币问题: 

“我们发现,在通胀率较高和现金与信用卡支付退款率较高的地区,该技术特别受欢迎。对我们来说,我们关注加密货币可以带来最大利益的部门,这也是接受率增长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 “

事实上,就交易费用和确认时间而言,Dash较比特币更有优势。据报道该加密货币在委内瑞拉最受商家欢迎,至少这Dash在7月份的一篇文章中如是说,但没有提供具体比较数据。Ryan Taylor表示,委内瑞拉有800多户商家现接受Dash,虽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接受比特币的商家数量,但Coinmap目前列出该国约有超过160户商家接受比特币(这一数据由用户自己向网站报告,因此实际值可能略高)。

Ryan Taylor解释了Dash在节约交易成本上较比特币的优势所在:

“从商家和企业的角度来看,比特币用途很多,包括在线支付手段以及低成本跨境汇款等。不过,比特币交易并非即时,因此其无法用于诸如注册或网上交易这样的客户不愿意等待的实时交易,例如购买数字媒体内容。对规模较小的交易来说通过比特币支付也太贵了。”

然而,Dash的兴起不仅在于它的用户友好性和恶性通货膨胀的猖獗,也因为其积极推动并鼓励在整个委内瑞拉的应用。与其他加密货币不同,其10%的区块奖励被归到国库资金,该资金被分配给由Dash主节点投票的项目。因此,随着这些资金被用于宣传和销售人员经费,Dash Core Group已投资大约100万美元来促进和提高委内瑞拉人对Dash的认知。例如,自称为委内瑞拉首个Dash社区的Dash Caracas于2017年9月开始举办教育会议,现在可容纳约1000名与会者。其管理人Eugenia Alcalá Sccre去年9月表示:

“我们有一个参会人员的接待团队,会分发给与会者一个文件夹、用于笔记的纸张、一支笔以及用于设立Dash钱包的(说明指导)以及含有价值10美元的Dash的纸钱包。之后与会者会进入大厅,观看欢迎视频,以及钱包(手机端和纸钱包)的教程。”

这种积极倡导显然对Dash的应用率产生了影响,比特币倡导者在委内瑞拉也做了同样的工作,即使比特币没什么”Core Group” 和资金库导致其传播缺乏统一或组织性。

很明显,比特币和Dash的倡导者给近乎绝望的委内瑞拉人民提供了支持,2018年这两种加密货币的大幅上涨也不足为奇了。这两者和其他的加密货币不仅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出现在委内瑞拉历史上,而它们对自己的定为和这种大幅营销,也将该国的现状利用到了极致。换句话说,加密货币在委内瑞拉的雄起,不仅仅是由于通货膨胀或资本管制,还涉及到了企业家精神和传播布道精神。

Petro与委内瑞拉政府

更有趣的是,委内瑞拉的加密货币不仅仅由相关组织来推动,连委内瑞拉政府本身都参与了进来,尽管其起初对比特币矿工态度强硬。鉴于该国正在经历的经济危机,且加密货币在前些年月已经出现如此引人注目的优势,政府于2017年12月宣布将发行自己的石油加密货币Petro。尽管加密货币专家和委内瑞拉反对派一直在对Petro进行剖析和谴责,但它至少在无意中为去中心化货币的发展提供了更有利的环境。

首先,Petro的创建引出委内瑞拉政府在1月宣布加密挖矿是“完全合法的”,尽管其一年多以来都在控诉挖矿行为。据该国新的加密货币负责人Carlos Vargas表示,从那时起“之前被逮捕或起诉的相关人员将被取消指控”。之后,加密货币挖矿似乎越来越流行,5月彭博社文章标题也许一点儿也不夸张的写到– “加拉加斯的每个家庭都有一台加密货币矿机。”

由于政府准备开始Petro的ICO以及最终的发布流通,其向本国人民推出了免费加密货币课程。从二月底开始,委内瑞拉人民可以免费注册加拉加斯的Granja Laboratorio Petro课程,而全球其他地方同样的课程收费在500到800美元之间,课程将给出如何“购买、卖出和挖掘数字货币”的说明和教学。该课程的一名教师Carmen Salvador向当地媒体表示,课程希望覆盖尽量多的听众群体:

“我国许多年轻人认为不可能有这么多资源,(但是)委内瑞拉政府打包票所有参与人都能有课上。”

课程的参与人数暂无统计数据,但考虑到加密货币在委内瑞拉民众间的流行程度,不难想到注册率是很高的。因此,即使政府会对非Petro的加密货币提出一些抵制措施(例如,4月份两家加密货币交易所被关闭,显然主要原因是其宣传VEF汇率的’虚假信息’而不是针对加密货币交易的许可),政府希望培养社会对Petro的良好态度,这很有可能产生附加效应,从而进一步增加比特币、Dash、Zcash和以太坊的发展。

无形中,委内瑞拉政府的专制倾向与加密货币对许多当地人的吸引力之间存在直接但无法量化的联系。首先,2003年实施的资本管制是由当时的总统查维斯(Hugo Cháves)采取的,目的是为了切断其任何对手的潜在资金来源,这些对手可能会重演2002年的未遂政变,或者任何可能引发类似事件的任何反政府罢工。正如他在宣布这一管制的电视讲话中所表示的,“不给政变分子一美元资金”。

委内瑞拉商界领袖迅速谴责这一管制,当时的工商联合会负责人Carlos Fernández表示,“外汇管制是一种镇压工具。当政府谈到不会给参与罢工的企业提供任何美元时,这意味着80%的公司将收不到美元。“

对这一“镇压工具”,希望抵制或颠覆政治秩序的委内瑞拉人必须找到一个货币替代品来求生,正如上文所述,他们发现了加密货币。加拉加斯的程序员John Villar在2014年底向路透社表示:

“比特币是反抗该系统的一条路。”

也就是说,没有迹象表明加密货币被用于资助实际的反对派组织,而Villar在2017年12月向Business Insider表示,委内瑞拉的加密货币“不是政治问题,而是生存问题。”然而,当比特币被委内瑞拉企业接受(甚至一些企业用于支付员工工资),以及近年来该国企业经常成为“反对派”,毫无疑问,他们使用加密货币也具有潜在的政治优势。

未来

随着委内瑞拉局势恶化,马杜罗总统的支持率从2013年的55%持续暴跌至今天的20%左右,只会有更多的企业和个人转向加密货币。自今年年初以来,在LocalBitcoins交易所上用玻利瓦尔交易的比特币数量已经增加了344.6%,由于它无视其他交易所和如Dash在内的其他加密货币,这一比例更让人瞠目结舌。鉴于近期玻利瓦尔的贬值不太可能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产生任何积极影响,这种情况极有可能进一步恶化,使人们的求生选择更少。反过来,加密货币的交易量也会更大。

尽管到目前为止委内瑞拉大部分的加密货币交易可能来自该国的中产阶级,即该国60%的拥有互联网接入的人群,以及那些知道如何挖矿和编程的群体,近期可能有大范围的人群参与到加密货币中。毫无疑问,Dash、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传播者将继续尝试提升委内瑞拉人民对加密货币优势的认知。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努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那些如果不幸遇到类似委内瑞拉危机的国家提供了可效仿的模式。只要委内瑞拉政府继续施加资本管制(这是导致恶性通货膨胀的主要因素之一),加密货币铁定会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继续取得成功。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