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1000万炒成100万的,在币圈也是屈指可数

行情冷淡到了极点,也随时酝酿着重生的希望。

我这人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不过今天喝了一点酒,希望能酒壮熊人胆,从办公室跳下去,能把1000万炒成100万的,在币圈也是屈指可数,登峰造极。 

可是我办公室在4楼,不高也不矮,如果跳下去,把地砸个窟窿自己再摔不死,多丢人,想来想去还是算了,把腿摔断了,就没办法出去泡妞了。 

打起精神,带着小团科技从头来过,下午接待了好几拨客人,令牌大师的罗总罗健带领核心团队来公司玩,他们也在南京,主要做一级市场的。 

令牌大师在南京江北,和我们离的很近,就隔一条长江,我游泳过去半个小时就到了,我说游泳过去真不吹牛。 

小时候上学,5年级我就一个人横渡淮河,把红领巾叼在嘴里,书包衣服举在头上,单手划水过淮河,来去自如。现在不行了,4肢退化,下水3秒你就找不到我人了。 

我住长江南,他住长江北,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哎呀,写错了,这首诗好像情景表达的不对。 

前两句是正确的,后两句你们就当没看到,罗总是13年老韭菜,扛过狂风见过暴雨,600买过比特币,也卖过比特币,说起来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罗总令牌大师现在孵化了一个产品叫币泡泡,及时的传递行情波动和交易所公告等,产品的路径规划的很清晰。 

相对于他们有详细的规划,我就比较迷茫了,不知道公司发展的方向在什么地方,我就天天吹牛给粉丝看。

能把1000万炒成100万的,在币圈也是屈指可数

我说:“罗总,你是钢筋铁骨老韭菜,我最近亏成傻逼了,怎么办?”

罗总说:“没事,抗住,死扛,最差也就2年后,比特币再次减半的时候行情就来了” 

我不说话,继续沉默……. 

罗总敏锐的察觉到我的迷茫,他心理知道2年太久,对于炒币用户太久太久。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于是他接着说:“这也说不定,说不定过段时间,等恐慌到极点,大财团就进来捡黄金了,你看去年那一拨不就是这样的。” 

说的有道理,有道理,大财团赶紧进来捡黄金吧,过时不候哈,4万的btc,1800的eth,30的eos,走过路不不要错过。 

不对不对,我写错了吗,前几天eth还是3000一个呢,大姨太你怎么了,你家老爷真的喜新厌旧不要你了吗?这个狠心郎负心汉,视之如草芥,弃之如敝屐。 

说来也巧,每年这个时候行情都极其的惨淡,去年的94一刀切,今年的84消毒液,都是炎热的夏天,汗流浃背的炒币大军,人心惶惶朝不保夕,食不果腹衣不遮体。 

行情冷淡到了极点,也随时酝酿着重生的希望,头可断,血可流,只要精神不倒,持币不抛,总有一天会富得流油。

友情提示:我每天日记写的都是自己的生活和所思所想,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请所有韭菜团子和韭菜花理智对待,千万不要跟仓操作,另外请闲钱投资,远离杠杆。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