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兴衰:华强北陷入“后矿机时代”

没有了涨价预期,商家进货的愿望急剧下降。目前的华强北,已鲜见矿机现货。

中国华强北,位于深圳市福田区中心区,北至红荔路,南抵深南中路,西止华富路,东达燕南路。

在这里,一条10余米宽、200余米长的步行街两侧聚集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电子市场,素有“中国电子第一街”之称。

其中最负盛名的是赛格电子广场,见证着电脑、耳机、水货iPhone、指尖陀螺一代又一代电子产品迅速风靡市场而又弹指间陨落沉寂。连全世界旷工们趋之若鹜的数字货币矿机,似乎也难逃相似的命运。

据算力智库(ID:suanlicaijing)实地暗访,随着数字货币市场遇冷,赛格广场曾经的矿机销售火爆盛况已不再。

华强北的矿机经销商们如何应对这一窘境?抄底矿机的时机是否已经到来?

见证兴衰:华强北陷入“后矿机时代”

算力智库实地走访华强北

买台矿机要“下跪?!

“买矿机到赛格”——2017年,是个矿圈人士都知道赛格电子广场的鼎鼎大名。

赛格电子市场地处深圳交通主干道深南中路和华强北路的交汇处,是华强北颇负盛名的地标建筑,有10层楼之高。

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行情爆发,可直接挖出比特币的矿机市场随之兴起,给长期受电商重挫的华强北带来了重生。

就在不久前,赛格电子广场还云集着来自俄罗斯、印度、东欧等全球各地买家,在这里急切地寻求矿机货源。就连门口黄牛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水货),迅速变成了“矿机矿机”。

据算力智库(ID:suanlicaijing)了解,彼时赛格电子广场在其楼层指引中,特意将“矿机”二字“标红”。多如牛毛的矿机销售公司占据了整栋大厦1-5层,后来者进驻不得落在6-7楼;即便如此,矿机产品仍然供不应求,赛格各大商铺门前常常被围得水泄不通。

久经商场的华强北老板们,在此轮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惊人涨幅中,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并借助华强北背后的产销能力,向全国乃至全球铺开矿机生意的大网。

以往卖电脑、手机的赛格商家们,纷纷改了行当,叫卖矿机。“电脑配件”、“电脑维修”等招牌被换下,转而挂上标有“矿机出售”的电子荧光板,宣传“S9(挖比特币)、D3(挖达世币)、L3+(挖莱特币)”等当时热门的矿机型号,并“国际化”地配上俄文、日文、阿拉伯语等六七种语言;有的商铺甚至直接改名为“××矿业”。大量店铺主直接在柜台上摆出矿机设备以招揽客户;即使是没有标示任何矿机相关信息的柜台,商家也会告诉你他能够供货。

据悉,矿机的生意大火之后,整个赛格广场的铺位租金上涨了接近一倍,但丝毫没有浇灭商户的一丝热情,依然一铺难求。

某H矿场老板(应采访对象要求匿名处理)对算力智库回忆起当时的火爆场面——

“去年华强北甚至出现过很变态的事情,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买矿机的要跪在地上求卖矿机的,卖你一台就是很给你面子了,就这么疯狂。但华强北现在不行了呀,卖矿机的几层几乎空了,撤了很多小商家。赛格一楼还有几家大的在卖;二楼几乎已经没有在卖矿机;三楼、四楼现在生意也不好,五楼都是很小的,可以忽略。”

这个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俨然成为了中国人垄断的矿机生产及经销链条最真实的样本和缩影。

门庭依旧 人面全非

然而,随着数字货币行情2018年快速走熊,赛格电子广场人声鼎沸的场景很快便不复存在。

日前,算力智库(ID:suanlicaijing)实地走访赛格电子广场发现,涉及矿机销售的门店已凋零大半,仅有的寥寥数家也是门可罗雀甚至无人问津,更多商家改回主营电脑手机兼卖矿机。

另外,极少有商家将矿机陈列于柜台,也鲜见销售广告。但一旦有人打听矿机,马上有商户围上来意图撮合生意,手上有矿机的商铺老板显得不那么“淡定”了。

在交流中,不少销售商反映,持续下跌的数字货币价格正在不断地压缩矿机行业的利润,自然影响了矿机的销售情况,某型号矿机甚至从年初每台盈利1-2万元到现在每台仅赚20-30元,大量预订“矿机期货”的商家损失惨重。

算力智库从一家在赛格混迹已久的知名矿业公司处获悉,迄今为止整个华强北销售的矿机种类已经达到15种之多,涉及BTC矿机、ETH矿机、LTC矿机及DCR矿机及各类回本快周期短的小币种矿机,高峰时期平均月出货量高达30万台至40万台。

但随着币价崩盘,矿机价格直线跳水。如比特大陆的热门矿机型号S9,最早是2万出头起卖,1月份顶峰时期卖家甚至高达3.5万元且一机难求,但如今零售价格仅3300-3800元。

也就是说,年前靠倒卖矿机发了一笔横财的矿机店家,年后面临着亏本甩卖的窘境。预订了期货的数万经销商瞬间被套牢,不得不立即打出“跳楼价”、“急甩”等促销手法含泪割肉。

一家亏损惨重的小店铺向算力智库痛诉道,“一台S9生产成本只需要3000元左右,年前卖一台矿机能赚一两万元,年后出一台亏几千甚至上万元(年前预定了期货情况下)。现在行情不好了,我们再没人敢大量囤货/压货了。不过现在卖一台S9,也才赚20-30元,有时平价我们也出。”

算力智库了解到,华强北有很多商家正在慢慢退出矿机生意,重新回归电脑、手机配件业务。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或许是对赛格矿机昙花一现的最好注释。

见证兴衰:华强北陷入“后矿机时代”

有矿机现货的商家已经不多

一线生机?

没有了涨价预期,商家进货的愿望急剧下降。目前的华强北,已鲜见矿机现货。

在赛格一楼的天天矿业柜台,“稀罕”地陈列着4-5台矿机,但无人问询,唯一的一个店员正在刷手机。

算力智库(ID:suanlicaijing)在走访的过程中获悉,虽然大量商家选择黯然离场,但依然有部分人正在迅速转向,主销小币种矿机,试图“绝地求生”。

赛格广场四楼的一个矿机店铺老板向算力智库透露,目前挖大币种的收益都不高,像S9和阿瓦隆矿机日均收益仅有20-30元,反而挖小币种的矿机收益高达50-500不等。

据了解,目前最为走俏的小币种矿机,一款是芯动科技推出的算力更强、挖ZEC(零币)的芯动A9矿机,一天平均能挖到半个零币,日均收益高达500元左右,现货裸机零售价格4W/台(期货2W,9月初发货),另外一款是Ibelink推出的挖DCR(达世币)的Ibelink 6T矿机,日均收益也有300多。其他的小币种矿机日均收益也多数超过了50元。

见证兴衰:华强北陷入“后矿机时代”

算力智库获取的矿机收益表(8月9日)

见证兴衰:华强北陷入“后矿机时代”

算力智库获取的矿机收益表(8月10日)

此外,华强北还有商家布局新推出的一款IPFS(星际存储硬盘矿机),无需占用大量电能,而更多依赖于高性能硬盘,实现“分布式挖矿”。据闻可以挖4-5种小币,但还未全面上市。

但值得一提的是,小币种由于缺乏足够的交易量,交易渠道也较主流币要少,导致波动性也更高,换言之,小币种的收益和风险都较大币种要放大许多倍。因此,小币种矿机能否让华强北的矿机生意起死回生,目前依然是个未知数。

现在能不能抄底?

算力智库在此次走访中,还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行业现象。

许多经销商透露,尽管多数人认为数字货币和矿机市场泡沫太重,还是有一些“敢死队”真枪实弹地前来华强北抄底,希望赶上“第二波”行情。

“他们看好比特币的发展前景,现在比特币价格已跌到和挖矿成本相近了,有观点认为‘跌无可跌’,同时矿机也基本到了史上最低价格,所以他们想低成本购入机器挖矿囤币。”

数据显示,即便现在币价依旧低迷,今年4-7月全网还是新增增80万台左右的矿机上线量。

这个数据的背后,是仍流行于币圈和矿圈的一种信仰:挖矿依旧是获取比特币成本最低的方式,只要成本足以覆盖,挖矿需求依然强劲,币价低迷矿机价格大幅度回调,矿主在低成本布局,等待币价上涨。

当然,也有一些人只是前来华强北询问,抱着一种观望心态,“趁现在币价下跌时来看看矿机的机会。”但你看不到他们出手。

也有很多人表示悲观:“所谓抄底,很可能是抄一次死一次,因为你不知道底在哪里。目前国家政策不明朗,比特币涨回去的希望不大了。”

时至今日,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已经讲述了将近一年的矿机产业链条故事,我们不知道这个故事会不会戛然而止,发生在何时。

或许等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热潮过去,华强北还依旧是那个卖水货手机、卖电脑配件的华强北。但人们一定不会忘记,数字货币时代下华强北所经历的这场矿机洗礼。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