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政策

肖磊: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中美角逐科技创新制高点

中国有很好的发展基础,区块链技术未来会全面融入经济社会(我国在区块链领域拥有良好基础,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积极推进区块链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本周四,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集体学习。从会后的信息传达来看,对区块链未来的发展做出了比较详细的规划,我按照自己通读信息的逻辑思考,先给大家做个比较直观的总结(看了一些所谓专家的解读,似乎说了很多,但都没什么重点和头绪),并在后面附上我更多的宏观解读。

第一个是给区块链技术做了定性:

1.全球性争夺技术(目前,全球主要国家都在加快布局区块链技术发展。)

2.对整个技术和产业领域都会发挥重要作用(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

3.中国有很好的发展基础,区块链技术未来会全面融入经济社会(我国在区块链领域拥有良好基础,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积极推进区块链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

第二个是明确了发展目标:

争取成为区块链领域的领导者(努力让我国在区块链这个新兴领域走在理论最前沿、占据创新制高点、取得产业新优势。提升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

第三个是指出了当前需要深化的应用领域:

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

第四个是未来要发展区块链+:

1.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区块链+”(要探索“区块链+”在民生领域的运用,积极推动区块链技术在教育、就业、养老、精准脱贫、医疗健康、商品防伪、食品安全、公益、社会救助等领域的应用。)

2.提出三个方向(要加快产业发展,发挥好市场优势,进一步打通创新链、应用链、价值链。)

第五个是如何监管:

要探索建立适应区块链技术机制的安全保障体系,引导和推动区块链开发者、平台运营者加强行业自律、落实安全责任。要把依法治网落实到区块链管理中,推动区块链安全有序发展。

这个消息是在周五晚上的新闻联播当中播出的,播出之后,市场反应强烈。已经诞生了10年之久,真正创造了“区块链”这个概念的比特币一夜之间出现了超过30%的涨幅,跟区块链概念相关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过去一年里,股价跌去70%的迅雷,一夜间股价直接翻倍,涨了107%。可见对市场的冲击之大。

我一直讲,区块链的3.0不是技术的突破,而是跟社会和政府的契合参与,如果一项技术无法把社会所有群体和各类组织都席卷进来,这个技术的创新性、革命性就要打个问号。

那么这个会议的背景是什么?将对市场带来何种影响?恐怕很多人还是没有搞清楚,市场的反应,其实更重要的是中国市场的固有逻辑所带来的心理层面的冲击。因为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依然主要依靠政策主导,政治局所释放的信息,尤其是对一些产业的定性和鼓励,其实也就意味着未来会有重点的扶持和发展,但这种扶持和发展到底会如何体现呢?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个会议的背景。

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制度,始于十六大(2002年)之后,仅十六大至十七大的五年时间里,中共中央政治局坚持集体学习就接近50次,共邀请了100多位专家学者进行专题讲解,均由国家主席亲自主持,学习范围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法律、历史、科技、军事、体育等多个方面,很多所学习和讨论的问题,都是当时的热点或重大课题性问题。

我详细统计了一下,今年以来,包括此次关于“区块链”的学习,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次数已经达到七次,也就是说,平均不到一个半月就会集体学习一次。

我个人觉得这个频率很有意思,因为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一个月至两个月这个周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也可以说是一个超短周期的拐点,你去看决定着全球经济血脉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也平均是一个半月一次(每年八次)。

如果再仔细来看,今年以来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要内容,其实都非常的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因为在集体学习之后,很多行动随之而来。但值得关注的是,前六次都是关于社会舆论、政治法律军事,以及金融风险防范等主题,只有这一次是经济创新主题,而且主要讨论的是“区块链”,这个意义还是很大的。

我统计了一下今年以来的前六次学习主题,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第一次1月25日,主题是“做大做强主流舆论”。

第二次2月23日,主题是“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

第三次4月20日,主题是“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第四次7月7日,主题是“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

第五次7月31日,主题是“推进军事政策制度改革”。

第六次9月24日,主题是“新中国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形成和发展”。

第七次就是本月24日的“区块链”主题了。由于“区块链”在全球市场来说,本身有一个“原罪”,那就是其发明者,目的在于摆脱“中心化”技术驱动的传统数据运行方式,从而可以在没有政府作为任何法律保证的条件下运行一种交易和结算体系,这个其实更多的被市场信徒理解为,是摆脱政府的“控制”,为了对抗政府对货币等市场的过度干预。

因此,整个“区块链”市场,尤其是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市场,存在一定的极端和偏执问题,对政治政策问题一方面嗤之以鼻,认为政府在这种技术面前属于自不量力,另一方面又非常期待获得政府的认可,情绪极其复杂。

直到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高调宣布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的世界数字货币Libra,然后经过长时间的跟美国政府和欧盟国家的多次碰撞,市场突然间发现,就连拥有二十多亿用户的Facebook,也很难做到避开监管随心所欲,也就是说,要做成真正的区块链大产业,影响数亿人口,乃至改变世界,跟现有各国政府对话,跟现有政策抓紧协调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大家才开始关注各国政策。

那么中国政治局为什么要学习“区块链”呢?

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我关于Libra和中国数字货币的文章,总计接近十篇,数万字。其中我提到过,区块链技术在很多实体产业领域,以及电子商务、中国国家级金融机构,都已经在使用,另外,美国高科技企业需要用“区块链”技术打破美国自身的金融垄断,从而直接跳过“移动支付”,进入到数字货币时代,这样就能对中国的移动支付的领先优势进行弯道超车,否则按照美国目前的机制,发展移动支付恐怕是非常难的。

最近Facebook的创始人在国会出席听证会时,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资深共和党议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就直接问扎克伯格,既然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是Facebook的竞争对手,为什么不做一个Facebook版本的支付工具来进行对抗?扎克伯格的回答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他们不仅是Facebook的对手,还在和全美的公司进行竞争,他们所依赖的基础设施要比美国公司使用的基础设施更加先进。

扎克伯格在国会直接提出,如果美国监管机构阻止脸书的Libra加密货币项目,那么美国在金融领域的领导地位将进一步受到中国的威胁。为了契合美国的战略需求,扎克伯格说,Libra将主要支持美元,并相信它将扩大美国在世界各地的金融领导地位,以及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和监督,如果美国不进行创新,金融领导地位就得不到保证;中国正在迅速采取行动,在未来几个月推出类似的项目。

Libra项目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在同期接受彭博的采访时说,如果我们找不到一个好的答案(美国不批准Libra),5年后基本上就是中国将世界很大一部分地区重新链接起来,让人民币在他们控制的区块链上运行。

很多人认为扎克伯格为了使得Libra被批准,正在打中国牌。其实中国的数字货币DCEP确实已经从理论和技术层面做好了所有准备,但我此前做过预言性分析,中国不会首先推DCEP,因为中国不敢冒险,而一旦美国批准Libra,中国很快会推自己的DCEP。

中国为什么不提前推DCEP呢,原因在于,中国目前还没有整个关于全球金融体系的详细规划和掌控力,货币的运行,跟实体产业的输出完全不同,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落地,但人民币在世界的运行,管理起来就非常麻烦。

在没有解决资本流动、资产交易国际化、人民币结算全球化和系统化之前,DCEP可能很难被中国政府批准。而反过来说,Libra的出现,DCEP技术的成熟,会反向的推动中国金融业改革和国际化进程。“区块链”对于中美来说,是未来必须要争夺的一个战略制高点(关于这个问题,可以看我上一篇分析 肖磊:从法定货币到数字货币,类似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

我们再回到政治局学习“区块链”这个问题。

从未来引领创新的角度来说,到底什么技术是革命性的,或者说,哪些技术具有前瞻性,这是整个国家都需要关注的问题,中国目前正处在产业转型阶段,技术创新对于中国来说,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问题,还是一项政治任务。

此次中美协谈,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知识专利问题,过去的很多技术,中国由于种种原因,起步方面已经很晚了,所以不得不做模仿和再创新,这就存在很多争议,导致中美诸多矛盾。但对于刚刚诞生不久的很多新兴技术领域,中国不可能再走追赶的道路,这决定了中美在下一个谈判领域的话语权问题,而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领域,中国已经有很多政策支持和关注,“区块链”虽然跟人工智能等并列,但并没有得到更重大的重视,所以此次政治局学习,也是给市场释放一个信号,鼓励在这个领域加大创新力度,跟实体结合,做出真正的知识产权优势,这个是最现实的目的。

另外,既然扎克伯格等要打中国牌,美国将矛头指向了中国,那么中国如果不重视,也就说不过去了。美国人在诸多领域,其实是存在焦虑感的,这种焦虑是作为第一名的焦虑,因为第二名只管埋头苦干追赶第一名就好了,但作为第一名,时刻都担心着自己被超越,所以中国需要更多的给美国制造这种焦虑,这样美国就会失去一种潜在的优势。

这种潜在的优势可能大家都不太清楚是什么,比如在打压华为这件事情上,现在看美国是比较失败的,被美国警告过的,要求禁止采用华为设备的国家,没有一个听美国的,而美国国内的诸多华为供货商,都提出要求解除对华为的供货限制,美国国内对5G的发展毫无进展等。这种挫败,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很多战略不再着眼于长远,而是急于应付。大家都知道,当一个国家领先世界很多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强的紧迫感,就更容易制定和实施更加长远的,大的战略,而美国现在很多战略变得短视,这个就是中国追赶之后,美国焦虑的结果,也就是说,中国的追赶,以及给美国人制造出来的焦虑,正在压制美国制定更优战略的空间。

第三个原因在于,中国目前是一个以经济发展为本位的政治逻辑。当享受到了互联带来的经济发展红利之后,中国已经无法离开互联网技术的支撑,而中国的发展逻辑,是总体性的,更倾向于自上而下的政策主导,这种背景下,如果顶层架构设计者没有充分了解一个技术的发展逻辑,那么就很难正确认识这个技术的现有背景和未来可能性。这种机制决定了中国的政府官员,必须要有很强大的学习能力,这样才能避免政策制定当中遇到的偏见和盲区。

当然,如果仔细去分析整个会议的理念,不难发现,中国发展和利用“区块链”技术,依然是基于实体经济,依然是为了解决现实当中的问题,这个对于很多投资者或参与者来说,要理性看待,不要以为只要打着“区块链”的旗号,就是创新,就可以招摇撞骗,那将会迎来政策的反弹,最后也会被清算,所以一些投机心理非常强的创业者,是需要警惕的,还是得认真做好技术和创新突破。

发布者:八月,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uucj.com/archives/42599

本资讯不能作为投资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