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優優財經首頁
  2. 技術

去中心化穩定幣的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治理

如何實現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其中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該如何制定和實施?本文提出了一個框架,試圖消除人力參與的需要,以實現程序化的去中心化的穩定幣。

前言:如何實現去中心化的穩定幣?其中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該如何制定和實施?本文提出了一個框架,試圖消除人力參與的需要,以實現程序化的去中心化的穩定幣。本文作者Evan Kereiakes,由“藍狐筆記”社群的“HQ”翻譯。

摘要

從長期來看,好的治理是對於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政治、經濟、社會)最具決定性的特徵之一。隨着生態系統參與者不斷加入和退出,他們必須遵守一套通過治理結構中長期存在的規則和理想。

在區塊鏈世界中,去中心化的治理是至關重要的,但要做到正確卻很困難。必須建立適當的激勵結構,才能夠用有規範的方式去改變。為了實現這一點,許多區塊鏈生態系統開始變得更加中心化,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則會朝着更去中心化的方向發展。

這篇文章針對去中心化的、價格穩定的加密貨幣所特有的一些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治理提出了挑戰,提出了一些關於如何使穩定幣生態系統的核心組件實現自治的想法,從而減少對人力投入的需要。

誰在控制貨幣?

俗話說:“現金為王”,也就是說:“誰控制現金流誰就是老大”。

為了確定穩定幣生態系統是否是去中心化,可以看看是誰控制了資金或抵押品,以及這一責任是否已經通過治理變得更加去中心化了?貨幣和財政政策可以說是穩定幣生態系統中最有力的槓桿機制,它們平衡了抵押貸款的穩定性和財政支出增長動力。

由於治理過程的所有權更加集中,對貨幣和財政決策的控制可能在一開始就是更為中心化的。在早期階段,中心化是有理由的,因為需要有能夠防故障的所有權,以便加速發展,並迅速進行系統升級,為更為重要的貨幣和財政政策的傳播和執行留出時間。

歸屬或轉移的性質應該要反映協議的目標,即實現自治或向更廣闊的網絡開放。向去中心化的過渡可能是漸進的,因為創始組織具有的管理去中心化生態系統的專門知識,必須賦予新的既得利益參與者。

任何財政或貨幣決策,都可能受到治理投票的影響,即其中X%的驗證者或礦工同意網絡的某個結果。這是一種治理區塊鏈的傳統方法,對於某些項目來說是有效的。

然而,用戶和投資者必須相信人,而不是相信由數學運行的網絡,這樣將導致對協議未來的決策變差、以及與去中心化運動更具程序化的起源相背離。如果內部人員串通或控制大多數代幣,並出於自身利益進行投票,那麼投票結果將受到博弈的影響,然而,更自治的決策方法在系統建模中可能會受到不可預見風險的影響。

所以最好一開始就保持自治的簡單性,並且隨着對系統行為不斷深入了解,逐漸從一個治理實現過渡到另一個。本文餘下部分的重點,是為穩定幣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決策提供一個程序化的治理框架,而不是依賴於人類投票的解決方案。

貨幣政策治理

內生與外生資產準備金率的撥備

為了在經濟緊縮或休剋期間維持穩定幣的價值,需要一個反周期的穩定機制。雙代幣穩定幣機制,其中一個是穩定幣,另一個是抵押品,這是實現去中心化穩定性的最有希望的設計。

它們依賴某種形式的內生穩定性(即內生的收入流,如鑄幣稅、交易費用或挖礦獎勵),其價值反映了對參與穩定幣經濟的需求。而大多數去中心化的穩定幣都多多少少依賴於某種形式的外部穩定性,如錨定的底層資產。這兩種形式的穩定性,都包括了支持穩定幣的準備金,總抵押率要求總是大於或等於穩定幣供應量的100%。

如果外生準備金率始終保持在穩定幣經濟規模的100%,那麼就不需要內生準備金。但這種類型的穩定幣可能會受到中心化和審查風險的影響。然而,在穩定幣需求嚴重下降的期間,完全內生準備金的價值可能會呈螺旋式下降,而這些類型的穩定幣都失敗了。

因此,這裡提倡使用混合方法,即當外生準備金率從100%偏離時,就會出現了一個決策點:什麼樣的外生準備金水平適合確保穩定性。

穩定幣所錨定的標的資產是最高價值的外生糾正機制,可用於以錨定價格收縮經濟,或補充內生準備金價值。對大多數穩定幣來說,現金或現金等價工具是這種錨定機制的底層資產,隨着經濟的增長,通過鑄幣稅的力量,它們可能有大量的機會。

包括加密貨幣在內的其他外生資產,則可用於實現更大程度的去中心化,通過適當的投資組合管理方法,將波動性和下行風險降至最低。在本分析中,假設每種準備金資產的價值變化不是取決於投資組合管理決策,而是取決於其他原因,比如市場行為或預期變化等。

由內生準備金構成的資產通常是不穩定的,其價值與貨幣供應量的比例,會根據經濟周期或增長預期在一個很大的範圍內波動。在極端情況下,內生準備金會進入一個遞推的下降螺旋,在最被需求時價值下降。為了彌補這一點,通過適當的擴展條件來貼現內生準備金的價值,可以更準確地獲取其真實的穩定能力。

首先,與其使用內生準備金的市場價值,不如定義有效的內生準備金價值,這裡表示為“epsilon”,即用減去風險價值(例如,3月期滾動1%VaR)來抵消內生準備金下行的波動。第二,用外生存款準備金率折現內生存款準備金率,以調整這一現實:由較低外生準備金率帶來的內生準備金承擔更多的經濟穩定負擔。

指數因子有助於進一步貼現內生資產的價值,因為它們不是外生資產的直接替代品。這一因素還加速了在發生經濟衝擊時外生儲備的供給,這是一個有效的冗餘水平。以上調整得出如下等式,它根據有效內生準備金價值和外生準備金比率,分配給外生準備金的鑄幣稅百分比方程式:

下面的圖表顯示了去中心化的、程序化的準備金供應方程是如何運作的。第一張圖顯示了上述方程的輸出。只有在協議穩定基金(礦工和外生儲備)得到適當撥備後,鑄幣稅才可用於財政支出。請注意,礦工或驗證者獎勵不在此操作的範圍內。只有在補償礦工和驗證者維護區塊鏈的固定和可變成本之後,貨幣和財政決策才會發揮作用。

第二張圖顯示了作為鑄幣稅分配函數和經濟周期的輸出結果,外生準備金率是如何隨時間變化的。請注意,內生準備金的模型顯示出非常高的波動性。

第三張圖表顯示了可用於財政支出的鑄幣稅餘額。由於財政支出可能會出現波動,因此可以採用一種簡單的平滑算法,使財政支出與時間的推移呈現一致性。財政政策將在本文後面更詳細地進行討論。

干預期準備金的使用(外生與內生)

內生和外生準備金都是在吸收穩定幣需求變化的同時運作的。準備金是稀缺資源,在這項服務中必須妥善管理。

內生準備金是以去中心化形式實現穩定和採用的重要工具,是保持穩定幣的錨定的第一道防線。外生準備金代表着第二種(更高級的)穩定防禦機制,因為理論上,它們與穩定幣的經濟周期和價格周期性變化的相關性較小。

外生準備金率離100%越遠,內生抵押品的銷售遞減邊際影響的潛在風險就越大。為了在經濟緊縮期間維持穩定的錨定價格,誰來決定何時使用內生準備金,或外生準備金,或兩者都使用?

每種穩定幣在緊縮過程中為內生準備金提供更大穩定力量的反周期機制都是不同的。在穩定幣需求減少或收縮期間,內生準備金價格下降、波動性增加和需求減少……這是一個危險三角,多種力量協同作用,侵蝕內生資產的穩定能力。

然後在某個拐點,內生資產價格進入死亡螺旋,永不反彈。只有兩種力量才能避免死亡螺旋的出現,一是需求下限(不確定的),二是外生資產(確定的)。這就是去中心化的穩定幣經常維持一個外生準備金的原因,因為它肯定能夠打破內生準備金的價格螺旋,比任何其他協議機制都有效。

假設準備金已完成適當地撥備(如前一節所述),則關於何時使用每種抵押品的決定應歸結為優化系統資源。因此,內生準備金是第一道防線,只要它們是在“全力以赴”。

這個框架,如果執行得當,攻擊者破壞錨定的成本非常高。內生準備金用於緊縮經濟越多:1)在需要用作最後一道防線之前,外生準備金率就越高;2)經濟運行時與外生資產的獨立性就越強——這是最終目標。根據內生準備金率(NRR)確定要出售的外生準備金水平的公式定義如下:

決定使用內生準備金還是外生準備金,是由內生準備金消耗率大於還是小於穩定幣供應通縮率決定的。如果內生準備金銷毀率低於貨幣供應量通縮率,那麼將繼續利用內生準備金率來使經濟通縮,直至達到100%的外生存款準備金率,此時系統可以轉換為外生存款準備金。

如果內生儲備銷毀率大於貨幣供應收縮率,那麼外生準備金可以用在經濟通縮。但這並不意味着只使用外生準備金,因為會遇到與前面描述的關於容量相同的一些問題。

相反地,上面的等式說明了應該如何使用外生準備金來補充內生準備金。“x”指數是一個輸入值,它可以預先設置或以編程方式設置,這樣能夠用比模型所建議的更快或更慢的速度來支出外生準備金,並且可以包含其他輸入值,比如起始或當前的外生準備金率。

總而言之,如果dNRR為負,那麼就賣出外生準備金。NRR下降幅度越大,更多的外生準備金將被賣出來補貼其內生準備金的穩定能力。儘管有很多場景和特殊情況無法單獨用一個簡單的公式來描述,但這是了一個解決複雜問題的有效框架。如果穩定幣經濟重新轉向擴張,那麼將使用上一節中所說的算法,可以用一定的速度來自動重新平衡準備金。

以下是使用內生和外生準備金的穩定幣干預模擬的結果。雖然這種情況是非常不利的,但這是有必要的,因為能夠確保該協議能夠用錨定穩定幣價格來完全緊縮經濟。

財政政策治理

財政政策是系統資源配置的引擎,就像政府引導資源刺激增長、造福選民一樣。財政資源可以是任何形式的協議收入,可以由鑄幣稅、其他收入、稅收、交易費用等組成。本節中的財政治理邏輯只有在貨幣儲備得到充分供應後的情況下才適用,因為穩定是基本要求。

程序化的去中心化的財政政策的目標是促進財政資源的有效分配,同時消除投票或人力投入的必要性。同樣,將財政支出等重大決策納入治理投票將帶來一些問題,這些問題是來源於治理代幣分配的集中化和對人而非算法的依賴而產生的固有風險。

在這些情況下,不良行為者可能試圖使財政儲備破產,因此可以採取各種額外的預防措施,所有這些措施都是協議成為財政支出先決條件的長期保證。對財政體制內的“白名單”或“黑名單”實體進行基於精簡透明授權的投票,是一種有效的增強措施。

這些任務也可以作為邊界來執行,一旦可疑活動發生就會自動觸發,從而限制財政支出。“穩定即服務(stability-as-a-service)”方案,是以編程的方式來執行此操作的方法。對此及其他保障財政資源的方法的進一步討論,將節省成本。

一個程序化的框架對於聯邦財政支出模型來說非常有效,其中擁有獨特價值的各種去中心化服務提供商(公司)相互競爭可以實現資本配置最優化。

通過這種方式可以更有效地分配資源,並意味着穩定幣的邊際消費傾向和財政支出乘數高於法幣政府。如前所述,財政支出可以通過一個簡單的算法來進行平滑,以確保即使在協議收入很少或沒有協議收入期間,財政資源也是可用的。

下面的公式說明了,基於標準化的交易量乘數動量(T)和標準化的貨幣供應量持有比率(M),經濟體中每個公司獲得財政資源的權重(w)的變化,其中(gamma)是與根據經濟狀況和貨幣使用情況來劃分資源的利益的程序化槓桿水平。

關於(T)變量的分解,輸入值:1)公司的相對總交易量,2)財政支出乘數(即支出效率),用交易量(TV)除以財政支出(F)表示,以及 3)乘數動量。在這個例子中,(TV)代表GDP。

乘數動量的組成,重新調整了每個時期的支出乘數,以更均衡地反映早周期和晚周期企業的貢獻。加權移動平均值(TV)和(F)有助於平滑隨時間變化的波動,因為兩者有時都可能波動。

方程中的貨幣供應部分,考慮了相對於更廣泛的穩定幣經濟的流通速度,每個公司的貨幣流通速度,然後對流通速度較低的公司進行回報,因為它們對鑄幣稅的貢獻很大。較長的持有期進行回報,將有助於穩定資金在不同時間的分配,並提高對低流通速度公司的回報。

通過(TV)對持有回報進行規範,將消除通過操縱獲得的收益,從而強制執行誠實的行為。移動平均線對貨幣供應的構成也很有用,因為它們通過平滑時間波動和強制執行長期承諾來維持更一致的回報。

下面是對一個擁有2個公司的經濟體的模擬,顯示了將交易量(TV)和貨幣供應量(MS)作為決定財政分配的投入的結果。公司1擁有公司2一半的交易量,因此(TV 1)=(1/2)*(TV 2)。但公司1持有4周的資金(速度1=13),公司2持有2周的資金(速度2=26)。因此,公司1產生了更大比例的鑄幣稅(1- V1/(V1+ V2))。

模型中(TV)輸入值具有一定的隨機性。模型gamma值為0.5,介於0和1之間,是該模擬的合理選擇,但較低的gamma值有助於將經濟活動導向通過交易費用提取租金的地方,除非該協議還通過滯留期提取持有資金的租金。

——

風險警示:本文不作為投資建議或推薦投資有風險,投資應該考慮個人風險承受能力,建議對項目進行深入考察,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資決策。

本文轉載藍狐筆記,本文觀點不代表優優財經立場。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