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技术

直面虚拟人生,简化游戏艰辛

游戏是直通虚拟未来的娱乐, 更多的挂机、自动任务、辅助工具重新将选择玩什么的权力,交还给玩家。

直面虚拟人生,简化游戏艰辛

北京北五环西边的后厂村里,面积2.6平方公里,有着中国智力密度最高的一些孤独年轻人们,他们是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他们有着巨头公司的铭牌,有着高薪资高学历的标签。他们更接近那个虚拟的未来世界。

英剧《黑镜》有一集讲虚拟世界对人的侵蚀。卧室四周都是屏幕,中间只有一张床,在任何地方都要使用网络,进电梯、跑步机上,世界皆是虚拟。耳中听到的是懂得自己的音乐,每个人不用交流就可以从虚拟世界得到自己想要的,人与人也失去了一种真实的对话。男主的呐喊没有唤醒所有人,他惊讶又绝望,最后选择对这个世界妥协,看不到一丝希望,于是随波逐流。增强现实可以改变我们看到的世界,也可以改变和操控我们的世界观,自由意志将不复存在。

Google也搞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项目,随时检测人体的各项指标,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该去看医生,都会给你意见。当然,你最好完全听这个系统的吩咐,想反抗?它会算出各种你会接受的方式劝服你。

未来,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将更加模糊。

生活在自己更喜欢的世界里,是错误么?在虚拟世界中,我们能获得想要的一切成就感、归属感。我们从小就和各种小说角色、动漫人物、以及游戏NPC交朋友。虽然游戏的NPC只是低等AI,只会重复几句台词,虽然他实际上属于每一个游戏玩家,而不是专属于我,但他不会离开,不会背叛,任何时候想见面,只要登录游戏就行。在虚拟世界里,我们的确可以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新的技术发明会带来新的争议,新的工具会有新的用法。对技术警惕对人性宽容,这是教训,对技术宽容对人性警惕,这才是经验。

宅男被不停的赋予持久宅的理由,骑手们送餐到家,推送、游戏、直播、长短视频,生存与娱乐都被网络化。现实打败了我们,虚拟开始拯救我们。网络的原住民会被孤独的喂养着。

游戏是直通虚拟未来的娱乐, 更多的挂机、自动任务、辅助工具重新将选择玩什么的权力,交还给玩家。互联网初期的外挂用特定软件,模仿我们在游戏里的鼠标键盘操作,解放双手,自动练级,打怪刷金币,从而省去了手动操作的辛苦。

游戏的“辛苦”就是个坑,游戏娱乐策划不断试探并制造这个障碍的极限,而不去优先创造新的规则和玩法。弃坑就是对那些”辛苦”游戏的对抗。

目前的手机游戏,有了不少轻量级放置类休闲游戏,但深度体验类手游,还是需要通过花费大量精力和金钱玩游戏,或者通过云派云手机这样的离线工具来解决策划设计的障碍。这样的设计,不仅没有降低游戏留存,反而却成了市场中高留存高粘性游戏的代表。

游戏的玩法被自动化被脚本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们对众多玩家来说是无趣的,玩家并不想玩,只是被迫在执行游戏的设计。挂机和自动任务让玩家可以跳过他们不想玩的内容,可以直接去玩想玩的内容,特别是那些需要重复消化游戏内容获得奖励的设计。

或许未来的游戏会加入任务删除,让玩家可以自己决定跳过哪些内容,自己决定玩哪些玩法,对每个玩家都有好体验。毕竟不是每个玩家,尤其是已经成家立业的中年游戏玩家,都能长时间沉浸式体验游戏。而且在现在这种快节奏的生活,像倩女幽魂这样的能通过云派手机管家智能挂机的手游和辅助软件,在中年人的游戏市场非常受欢迎。你的时间很值钱,这虽然只是广告,并不无道理。

都说一个人的孤独程度与他上社交网络发状态的频率成正比,本来想在网络里排遣孤独,却没想到在网海里游的更孤独。当我们的生活已被数字拼命演化,网络对于我们来说不再是工具,而是整个世界的时候,对于生活和网络的关系也应该重新审视。真的网络时代强者将能够直面未来数字交流的人生。(推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优优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uucj.com/archives/304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