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区块链自救之路


在这个充满热情的桑巴国度,人们对比特币的热爱,甚至不输足球。基于民众对于比特币的狂热追捧,政府开始注意到区块链风口。它的出现让巴西再次看到了希望,迫不及待地想要抢占区块链高地。


巴西的区块链自救之路

巴西依靠注入外资,成就了经济的巅峰时刻,却也将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变成了外资发展的垫脚石。本国的支柱产业控制权拱手让人,巴西政府的经济规划政策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眼看与本国同被称为金砖国家的中国和俄罗斯都在稳步发展,巴西政府渴望变强的心更加热切。

在这个充满热情的桑巴国度,人们对比特币的热爱,甚至不输足球。基于民众对于比特币的狂热追捧,政府开始注意到区块链风口。它的出现让巴西再次看到了希望,迫不及待地想要抢占区块链高地。

将巴西推入深渊的比特币


长久以来遭受贫困、黑市的压榨,让巴西人民对于比特币和财富的渴望,达到了颠狂的状态。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突破20000美元大关,巴西人民参与比特币交易的人数也在不断攀升。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巴西的比特币交易额为1.6亿美元,而在2017年数字高达24亿美元。2017年年底,巴西投资比特币的人数已经是交易股票人数的两倍多。

除此之外,巴西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

据巴西最大的媒体集团Globo报道,截止2017年12月,巴西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的注册客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40万。

今年9月,巴西最大的投资机构XP Investimentos SA的运营商Grupo XP表示,即将推出数字货币交易所,对比特币和以太坊进行交易。

对于比特币有狂热追求的巴西人民来说,交易所是刚需,交易所注册量的提升是必然。Grupo XP首席执行官Guilherme Benchimol表示,虽然我不愿意触及数字货币的话题,但不可否认我们现在有义务去开拓这一市场。


而当巴西人民都沉浸在对财富的无尽幻想中时,比特币正化作一双无形的黑手,将巴西缓缓推入阴暗的深渊。

被称为“上帝之城”的里约,因为轰动一时的洗钱运动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2018年3月,里约热内卢警方侦破了首例比特币洗钱案,涉案的主角被查出是巴西的州政府官员,更是有被人民亲切称为“人民之子”的卢拉包含其中。

警方以涉嫌通过开具高额发票侵吞国家资产为由,逮捕了里约热内卢州前政府官员和特警负责人等。据巴西联邦税务局第七区负责人卡塞米罗表示,嫌疑人至少给公共财政造成7300万雷亚尔(约合1.2亿人民币)的损失。

对财富的过度渴望,让巴西人民失去自我。在这里,比特币沦为了人们炒作财富的工具。比特币的出现,让本就因洗钱而不太平的巴西,又多了一个洗钱的新手段。

依靠比特币实现财富之路的幻想,当被置于阳光下时瞬间幻灭。比特币并不是巴西等来的一抹希望,而是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数字货币监管:官方态度不一?


当人们沉迷于数字货币中时,巴西央行始终恪守底线。它曾多次表明立场,更倾向于把比特币看作是加密资产,而不是电子货币。

2014年,巴西中央银行发布了一项关于投资加密货币的风险的通知;

2017年10月,巴西中央银行总裁表示,“比特币是一种没有支撑的金融资产,人们购买比特币是因为他们认为它将会升值。这是一种典型的泡沫或金字塔骗局。”

但在这场数字货币争夺战中,政府与银行的态度千差万别。政府用旁观者角色在看数字货币,始终在自我发展和受监管中迟疑不决。当比特币超出了它的发展预期时,巴西政府不作为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

2018年2月底,巴西证券交易委员会(CVM)开始采取措施,暂停与当地比特币挖矿业务有关的证券发行,并要求挖矿投资机构Hashbrasil立即中止一切提供证券和集体投资合约的活动。

2018年5月,巴西国税局宣布将加密货币分类为资产增值税的金融资产,向35000及以上的资产征税,税率为15%。

大面积的贪腐案,让巴西政府警觉到了比特币的可怕,开始采取第一轮监管行动。直至2018年9月,巴西政府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发生了第二次转变,官方态度开始回暖。

巴西证券交易委员会称,只要其他国家市场的监管机构允许,巴西投资基金可以购买在第三司法管辖区内交易的加密基金、衍生品、或是加密资产股票。

同时,巴西人民党的总统候选人Joao Goulart Filho表示,巴西现在是第四大比特币市场,监管法案正在众议院进行讨论。

在巴西,数字货币和交易所的未来还是模糊的状态。巴西政府在数字货币监管这条路上,像一只无头苍蝇在乱撞。

巴西政府牵头做应用


历史不会经常重演,巴西政府对待切实能落地的区块链应用,一改旁观者的态度,转而开始主动布局。

政府首先在土地登记上下手,2017年7月,区块链技术发起者Ubitquity LLC宣布测试区块链土地登记系统,将房产地址、所有者、门牌号、分区等级等详细信息的哈希值嵌入到基于彩色币协议的比特币区块链。

Ubitquity LLC成为首家与巴西政府合作开发区块链土地登记应用的公司。如果项目能够顺利通过测试,Ubitquity也将会考虑把它用在对基于区块链的记录系统感兴趣的城市。

在巴西之前,瑞典已经将区块链土地登记投入使用。而瑞典的实际证明,将区块链应用在土地登记方面,政府能够节省大量的开支。

2018年1月,巴西政府对传统的大众请愿形式进行改革,宣布利用区块链改革传统的大众请愿形式。设法部署以太坊区块链,提高请愿和投票效率,将该国效率较低的请愿系统统计到以太坊网络上。

巴西传统的大众请愿邀公民投票需要获得1%投票人口(约145万人),并在请愿书核实后,才有可能将请愿书交予国会。这让大量的时间花费在公民意愿的搜集上,请愿效率大幅度降低。

巴西利亚大学(Universidade de Brasilia)法学教授恩里克•科斯塔表示, “过去的问题,部分原因是因为巴西没有一个能够安全收集选民签名的平台,国会甚至连1%的签名都无法被完整收集,这对于法律合规性是一种危机。”

由政府负责牵头,区块链技术被应用在土地注册和大众请愿两个方面,巴西在经历了洗钱黑暗期后,终于将区块链拉上了发展的正途。

银行紧扣区块链技术发展命题


相比较巴西政府混沌的状态,巴西的银行则显得不徐不疾。不管政策如何变化,它们只关注自己的路该如何去走。和全球顶尖的金融机构相似,将自己的区块链布局更多的着眼于区块链技术层面。

2017年1月份,巴西央行开始探索区块链的潜在应用,包括对外贸易和身份管理系统。

同年10月,R3区块链联盟推出Corda1.0版本之后,巴西央行表示准备好了解它是否能够在各个方面支持该国金融基础设施。

早些时候,巴西央行与R3区块链联盟的Corda分布式账本展开过合作,后因区块链技术的不成熟而搁置。

2018年6月,巴西中央银行IT部门开发新的区块链平台——监管机构信息整合平台(Pier),将允许金融监管机构之间实现数据共享,目前正处于测试阶段。

同年9月,巴西央行与香港金管局签署金融科技协议,双方将加强在金融科技上的合作,以鼓励和促进两地金融服务创新,并支持创新金融业务进军对方市场。

巴西央行在区块链的整体布局上是其他银行的向导,作为传统的金融机构,如何抓紧新技术的发展节奏,是它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中央银行IT部副部长Aristides Andrade Cavalcante Neto表示,“我们是中央银行,具有更稳定的金融体系,但是仍然要保持创新、以不同的商业模式思考。对于我们来说,在传统领域内谈论创新是此类工作中最困难的部分。”

有了央行的前瞻性布局做指导,其他银行对于区块链也开始慢慢布局。

2018年3月,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BNDES)将通过以太坊网络把法定货币转换为代币,提高金融交易业务的透明度。

相隔一个月后,拥有超过120多家相关银行的巴西银行联合会Febraban表示,正在积极探索和研究区块链技术。

在2018这个区块链时局动荡的年代,巴西的银行在区块链时代没有丢失自我,拒绝币、拥抱链的态度表现的愈发明显。

政府掌舵,巴西的区块链驱动时代


巴西用自己的优势资源换回的巅峰时刻,也不过短短十几年。之后的政府执行力下降、经济衰退、足球没落等等压力之下,让整个巴西都处于不安的状态。

时过境迁,巴西政府终于有了大权旁落的落寞感,开始了政府掌舵的区块链驱动时代。

回顾巴西的官方态度,可以清楚的看出两点:第一,政府机构和银行都在抓紧布局区块链应用;第二,巴西政府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有所改观,该国最大的独立经济商推出比特币、以太坊交易所只是第一步。

在巨大的数字货币深渊的笼罩下,巴西由政府掌舵,开启了区块链驱动的时代。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