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思索:通过第二层协议寻求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

作为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的有效性仍有争议。与本质上无限供应、必须由央行管理的法币不同,比特币与黄金类似,它是一种有限供应量为2100万枚的大宗商品货币。,然而,供应上限并不是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的主要障碍,而是交易吞吐量。虽然中本聪曾设想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能够在没有中心交易对手的情况下促进在线支付,但平均每秒7笔交易很难成为可扩展性标准。,事实上,可扩展性只是任何货币系统在作为交易媒介、采用和流动性方面取得成功所需要的三个主要指标之一。在全球经济的几个层次上,有一个论点是比特币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被采用。,在2021年的前两个月内,比特币的价格短暂低于30000美元,最高触及58000美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2020年10月开始,这段时期的特征是看涨。一些分析师预计,随着更多机构在比特币市场建仓,比特币的波动性最终将趋于平稳。,批评者怎么说?,比特币的可扩展性问题甚至比网络本身更悠久。实际上,在2008年首次提出系统后,詹姆斯A.唐纳德对中本聪说:“以我对你提议的理解,它似乎没有达到所需的规模。”,这种敏锐的观察一直是比特币生态系统中一些更具争议性的争论核心。关于如何解决问题的分歧甚至导致了多次硬分叉。,如今,当比特币的批评者们无法断然否定比特币的价值储存主张时,可扩展性似乎成了一个可以用来制造一些反比特币言论的绝佳机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芒格在2021年Daily Journal年度股东大会上发言时表示,由于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它永远不会成为一种全球交易媒介。,这位97岁亿万富翁投资者对反对比特币的情绪并不陌生。实际上,与沃伦巴菲特一起,这两位伯克希尔·哈撒韦高管发表了一些有关比特币的负面言论。从“老鼠药”到“交易垃圾”,芒格曾经抨击比特币投资者正在庆祝加略人犹大(Judas Jscariot,在《圣经》中是出卖主耶稣基督的门徒)的一生和工作。,芒格和巴菲特一样,是华尔街中的比特币批评者之一,他们经常声称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然而,随着比特币的价格继续在过去十年中继续上涨,同时吸引了大量机构的兴趣,现在批评者似乎只剩下可扩展性的争论了。,甚至在主流加密采用者中,比特币无法在基本协议层面上扩容似乎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在2月份举行的Future of Money会议上,万事达卡执行副主席Ann Cairns发表讲话称,比特币不适合其加密支付计划。,Cairns表示:“比特币不像一种支付工具……它的波动性太大,交易确认时间太长。”正如Cointelegraph此前报道的那样,万事达卡最近宣布计划在其网络上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支持。,闪电网络节点数增加,但速度缓慢,10分钟的创建时间与1MB字节区块大小的实际交易吞吐量限制着比特币网络。2017年的区块大小争论最终导致BCH硬分叉,这证明了比特币纯粹主义者对1MB区块大小理念的坚持。,随着BCH和BSV等比特币的硬分叉版本坚定走大区块路线,如何让比特币扩展而不改变协议级别的问题一直存在。从比特币银行到侧链协议,甚至像闪电网络这样的延迟结算基础设施层,几个项目正在开发中,以使比特币更适合咖啡支付等微交易。,在较高层面上,这些扩容解决方案涉及创建去信任的中心化实体或第二层网络,这些实体或第二层网络维护比特币分类账的轻量级版本,以处理实际的“比特币”转账,而不必维护完整的比特币分类账。然后,这些侧链实现将交易数据传输到实际的比特币网络上进行最终结算。,闪电网络是一个主要的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由几个组织积极开发,包括Blockstream和Elizabeth Stark的闪电实验室。闪电网络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延迟-协调”扩容方案,它允许用户创建支付通道,以最低的费用提供即时货币转账。,根据闪电网络数据聚合商1ML的数据,全球共有17300多个公共闪电网络节点和38400多个通道。闪电网络容量目前超过1100枚比特币。,虽然闪电网络的采用尚未达到显著的高度,但是第二层设施可能利用由Visa支持的闪电网络支付初创公司ZAP得到提升。2月份,ZAP推出了Strike——一款利用闪电网络进行付款的支付和汇款应用。,Strike还与加密交易平台Bittrex合作,向全球200多个国家提供基于闪电网络的支付。ZAP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向美国、欧洲和英国的用户发行Strike Visa卡。,关于状态链呢?,有一种学派认为,比特币的可扩展性只有通过第二层解决方案才能实现。比特币开发者、加密播客、Seoul Bitcoin meetup创始人Ruben Somsen是这一观点的支持者之一。,Somsen是状态链的拥护者。状态链是另一种第二层方案,但有一点不同——交易参与者发送私钥,而不是实际未使用的交易输出(UTXO)。这一过程包括加载一个与状态链兼容的钱包,钱包中包含交易所需的确切比特币金额,然后将私钥从发送方转移到接收方。,由于在区块链上传输私钥是免费且即时的,状态链的想法似乎在比特币的可扩展性讨论中获得了一些关注。然而,公开私钥会带来重大的安全问题。,因此,在最近,状态链的概念被修改为包括充当交易各方之间中介的第三方实体。Somsen详细介绍了状态链矩阵中第三方实体的情况,他告诉Cointelegraph:,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CommerceBlock是积极开发状态链作为比特币可行的可扩展性解决方案的公司之一。CommerceBlock因引入第三方或“状态链实体”来提高系统的安全性而受到称赞。在与Cointelegraph的对话中,CommerceBlock首席执行官尼Nicholas Gregory概述了状态链是如何运作的:,虽然状态链本身是一种可扩展性解决方案,但一些支持者同意该系统可以与闪电网络集成。随着状态链在UTXO级别上运行,理论上可以在状态链之上可以实现另一个第二层协议,如闪电网络。,这种混合集成可以解决闪电网络的有限节点容量问题,同时确保能够通过状态链完成多笔微交易。由于确切的交易金额被加载到状态链钱包中,因此不能拆分UTXO,从而使状态链在目前的迭代中不适合微交易。,据Somsen介绍,状态链既可以独立运行,也可以与闪电网络一起工作:“状态链完美地补充了闪电网络,因为在链下也可以打开和关闭通道。这就消除了目前闪电网络设计中存在的许多摩擦。”,Gregory认为,将状态链与闪电网络集成在一起是CommerceBlock的未来发展计划之一:“状态链是即时的,不需要锁定流动性;然而,你正在发送私钥,所以你不能进行小的或特定的面额交易。这就是闪电网络的优势所在。”,通过这些开发,对可行的比特币可扩展性解决方案的探索仍在继续。当像芒格这样一直对比特币持错误看法的批评者继续发表言论时,开发人员正在努力解决比特币长期存在的可操作性问题之一。, ,

 

作为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的有效性仍有争议。与本质上无限供应、必须由央行管理的法币不同,比特币与黄金类似,它是一种有限供应量为2100万枚的大宗商品货币。

然而,供应上限并不是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的主要障碍,而是交易吞吐量。虽然中本聪曾设想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能够在没有中心交易对手的情况下促进在线支付,但平均每秒7笔交易很难成为可扩展性标准。

事实上,可扩展性只是任何货币系统在作为交易媒介、采用和流动性方面取得成功所需要的三个主要指标之一。在全球经济的几个层次上,有一个论点是比特币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被采用。

在2021年的前两个月内,比特币的价格短暂低于30000美元,最高触及58000美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2020年10月开始,这段时期的特征是看涨。一些分析师预计,随着更多机构在比特币市场建仓,比特币的波动性最终将趋于平稳。

批评者怎么说?

比特币的可扩展性问题甚至比网络本身更悠久。实际上,在2008年首次提出系统后,詹姆斯A.唐纳德对中本聪说:“以我对你提议的理解,它似乎没有达到所需的规模。”

这种敏锐的观察一直是比特币生态系统中一些更具争议性的争论核心。关于如何解决问题的分歧甚至导致了多次硬分叉。

如今,当比特币的批评者们无法断然否定比特币的价值储存主张时,可扩展性似乎成了一个可以用来制造一些反比特币言论的绝佳机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芒格在2021年Daily Journal年度股东大会上发言时表示,由于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它永远不会成为一种全球交易媒介。

这位97岁亿万富翁投资者对反对比特币的情绪并不陌生。实际上,与沃伦巴菲特一起,这两位伯克希尔·哈撒韦高管发表了一些有关比特币的负面言论。从“老鼠药”到“交易垃圾”,芒格曾经抨击比特币投资者正在庆祝加略人犹大(Judas Jscariot,在《圣经》中是出卖主耶稣基督的门徒)的一生和工作。

芒格和巴菲特一样,是华尔街中的比特币批评者之一,他们经常声称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然而,随着比特币的价格继续在过去十年中继续上涨,同时吸引了大量机构的兴趣,现在批评者似乎只剩下可扩展性的争论了。

甚至在主流加密采用者中,比特币无法在基本协议层面上扩容似乎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在2月份举行的Future of Money会议上,万事达卡执行副主席Ann Cairns发表讲话称,比特币不适合其加密支付计划。

Cairns表示:“比特币不像一种支付工具……它的波动性太大,交易确认时间太长。”正如Cointelegraph此前报道的那样,万事达卡最近宣布计划在其网络上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支持。

闪电网络节点数增加,但速度缓慢

10分钟的创建时间与1MB字节区块大小的实际交易吞吐量限制着比特币网络。2017年的区块大小争论最终导致BCH硬分叉,这证明了比特币纯粹主义者对1MB区块大小理念的坚持。

随着BCH和BSV等比特币的硬分叉版本坚定走大区块路线,如何让比特币扩展而不改变协议级别的问题一直存在。从比特币银行到侧链协议,甚至像闪电网络这样的延迟结算基础设施层,几个项目正在开发中,以使比特币更适合咖啡支付等微交易。

在较高层面上,这些扩容解决方案涉及创建去信任的中心化实体或第二层网络,这些实体或第二层网络维护比特币分类账的轻量级版本,以处理实际的“比特币”转账,而不必维护完整的比特币分类账。然后,这些侧链实现将交易数据传输到实际的比特币网络上进行最终结算。

闪电网络是一个主要的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由几个组织积极开发,包括Blockstream和Elizabeth Stark的闪电实验室。闪电网络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延迟-协调”扩容方案,它允许用户创建支付通道,以最低的费用提供即时货币转账。

根据闪电网络数据聚合商1ML的数据,全球共有17300多个公共闪电网络节点和38400多个通道。闪电网络容量目前超过1100枚比特币。

深度思索:通过第二层协议寻求比特币扩容解决方案

虽然闪电网络的采用尚未达到显著的高度,但是第二层设施可能利用由Visa支持的闪电网络支付初创公司ZAP得到提升。2月份,ZAP推出了Strike——一款利用闪电网络进行付款的支付和汇款应用。

Strike还与加密交易平台Bittrex合作,向全球200多个国家提供基于闪电网络的支付。ZAP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向美国、欧洲和英国的用户发行Strike Visa卡。

关于状态链呢?

有一种学派认为,比特币的可扩展性只有通过第二层解决方案才能实现。比特币开发者、加密播客、Seoul Bitcoin meetup创始人Ruben Somsen是这一观点的支持者之一。

Somsen是状态链的拥护者。状态链是另一种第二层方案,但有一点不同——交易参与者发送私钥,而不是实际未使用的交易输出(UTXO)。这一过程包括加载一个与状态链兼容的钱包,钱包中包含交易所需的确切比特币金额,然后将私钥从发送方转移到接收方。

由于在区块链上传输私钥是免费且即时的,状态链的想法似乎在比特币的可扩展性讨论中获得了一些关注。然而,公开私钥会带来重大的安全问题。

因此,在最近,状态链的概念被修改为包括充当交易各方之间中介的第三方实体。Somsen详细介绍了状态链矩阵中第三方实体的情况,他告诉Cointelegraph:

“状态链允许你以一种对他人最少信任的方式,把你的代币从转移到链下(意味着廉价的交易)。你必须相信第三方实体,但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正在控制你的部分货币,并且他们是无法解锁的(转移到比特币区块链上)。“

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CommerceBlock是积极开发状态链作为比特币可行的可扩展性解决方案的公司之一。CommerceBlock因引入第三方或“状态链实体”来提高系统的安全性而受到称赞。在与Cointelegraph的对话中,CommerceBlock首席执行官尼Nicholas Gregory概述了状态链是如何运作的:

“在高层面上,状态链只是将你的私钥传输给另一个用户的一种方法。为了实现这一点,你必须与状态链实体合作。但是,在任何时候,用户都可以完全控制其资金;在任何时候,他们都可以把比特币取出来交给自己保管。因此,传输是即时和私有的。”

虽然状态链本身是一种可扩展性解决方案,但一些支持者同意该系统可以与闪电网络集成。随着状态链在UTXO级别上运行,理论上可以在状态链之上可以实现另一个第二层协议,如闪电网络。

这种混合集成可以解决闪电网络的有限节点容量问题,同时确保能够通过状态链完成多笔微交易。由于确切的交易金额被加载到状态链钱包中,因此不能拆分UTXO,从而使状态链在目前的迭代中不适合微交易。

据Somsen介绍,状态链既可以独立运行,也可以与闪电网络一起工作:“状态链完美地补充了闪电网络,因为在链下也可以打开和关闭通道。这就消除了目前闪电网络设计中存在的许多摩擦。”

Gregory认为,将状态链与闪电网络集成在一起是CommerceBlock的未来发展计划之一:“状态链是即时的,不需要锁定流动性;然而,你正在发送私钥,所以你不能进行小的或特定的面额交易。这就是闪电网络的优势所在。”

通过这些开发,对可行的比特币可扩展性解决方案的探索仍在继续。当像芒格这样一直对比特币持错误看法的批评者继续发表言论时,开发人员正在努力解决比特币长期存在的可操作性问题之一。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