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稳定币:零和博弈的游戏?还是革新的新物种?

有人认为它是一个生“金蛋”的鸡,能让你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钱生钱的乐趣;有人认为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物种,将会革新区块链乃至整个货币领域的未来;也有人认为它就是一个裹着糖衣的资金盘游戏,零和博弈,看谁是最后的那个倒霉蛋。

2020年7月算法稳定币AMPL首先走入大众视野,在DeFi 的热潮,AMPL一炮而红,11月ESD凭借新模式继续推动算法稳定币的浪潮,12月Basis cash接力,随后各种仿盘相继出现,算法稳定币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投机者蜂拥而至。

如何理解算法稳定币?不同的算法稳定币之间又有哪些不同?现在投资算法稳定币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先了解下什么是稳定币。所谓的稳定币,也就是价格稳定、与法币价值挂钩的代币,比如USDT一枚的价值就是一美元,稳定币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对冲高度波动的加密货币市场风险,同时满足监管方面的需求。

算法稳定币:零和博弈的游戏?还是革新的新物种?

目前,加密市场上大约有200多种不同的稳定币,其中 Tether的USDT 和 Centre 的 USDC 是加密货币市场中供应量占比最大的两个稳定币。

按照是否需要抵押资产以及资产种类,稳定币一般分为三类:一种是以法币为抵押的稳定币,比如USDT、USDC;第二种是以多种加密资产超额抵押的稳定币,比如MakerDAO 发行的DAI;第三种属于无抵押的稳定币,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算法稳定币。

算法稳定币是根据算法程序自动调节货币供应机制的货币,类似中央银行所做的公开市场操作,与法币调控需要有中心化的机构来执行不同,算法稳定币是通过链上智能合约以去中心的方式来实现代币价值的稳定,是加密领域追求原生稳定币的一次尝试。

一代目AMPL

Ampleforth(AMPL),以前叫做 Fragments,基于以太坊所做的一个智能合约,属于算法稳定币领域的早期玩家,虽然AMPL官方团队认为他们的项目是一个低波动性的加密货币而不是一个稳定币,但并不妨碍大家将其当作算法稳定币领域的先行者之一。

AMPL的弹性模型相对简单,属于单一代币模型。初始代币价格为1美元,没有数量的硬顶,而是根据每天AMPL的加权平均价格来确定代币数量是通胀还是通缩,并通过智能合约自动调整 所有用户钱包上的AMPL代币数量。

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AMPL的价格为0.92美元,价格低于了需要锚定的1美元,那这个时候就需要减少一定量AMPL的供应量,将价格重新拉回1美元,同样地,当价格高于1美元时,就通过增发来实现价格的回归,至关重要的是,每个用户钱包都是按比例自动参与到每次供应量的变化。

算法稳定币:零和博弈的游戏?还是革新的新物种?

这个过程就叫rebase」,指的是代币供应量的调整,所有的算法稳定币都会有自己的rebase机制根据市场情况,不同的代币具有不同的rebase机制,目前,AMPL会每二十四小时进行一次rebase。

所以,想要从AMPL获利,就需要AMPL的市场价格能在目标价值之上,通过rebase后获得代币增发的分红

当AMPL价格低于目标价格的时候,会开始实行通缩,也就是减少用户钱包中AMPL的数量,但价格的回归不是立刻就能实现的,这就会造成代币数量减少的同时,价格没有回升,导致用户恐慌抛售,因为人们的抛售,导致进一步的缩减,并由此引发负向反馈,造成代币价值无法回归,甚至走向死亡。

二代目ESD

Empty Set Dollar,简称为ESD,与AMPL不同,ESD 的代币调整不是通过智能合约进行全局调整,而是通过激励机制,刺激用户主动完成的。

当算法稳定币ESD的价格高于锚定价格(1USDC)时,用户可以选择将其 ESD 质押从而有机会获得更多新增发的 ESD 奖励,由于 ESD 增多,增加 ESD 流通量,从而降低 ESD 价格。

当价格低于锚定价格时发行债务,代币持有人可以通过ESD来购买发行 Coupon (优惠券),销毁ESD,收回流动性,达到平衡供应量的目的,(ESD+ 优惠券更像是二代币模式)。之所以大家愿意购买优惠券,是因为可以通过低价购买优惠券后,待ESD价格回归到1USDC之上时,兑换更多的ESD。

算法稳定币:零和博弈的游戏?还是革新的新物种?

在这种机制下,ESD 会激励套利者进行套利,并通过套利来实现代币价值的稳定。

相比AMPL,在rebase阶段,如果ESD价格高于锚定价格,在执行rebase(周期为8小时)后,ESD不会直接增发代币,而是需要质押才能获得增发的ESD,增发的ESD首先会偿还债务(也就是优惠券),多余的部分才会由质押ESD的用户获得。

同样的,如果ESD 在rebase之后需要通缩,也不是通过直接减少账户里的代币来实现而是通过债券的形式吸收流动性(有一个月的使用期限)。之所以给这样一个期限,是为了防止在rebase中出现的持续性通缩,使得系统不能填补这些债券的亏空,这也是风险所在,当ESD的价格长时间在锚定价值之下,那么对于购买优惠券的用户来说,可能也无法兑换成为ESD。

三代目 Basis cash

Basis cash的模型中涉及三种代币,Basis Cash(BAC 稳定币)、Basis Share (BAS 股票)、Basis Bond(BAB债券)。

和上面的ESD相比,BAS 相当于 ESD 协议中的「质押中的 ESD」,持有者可以获得新增发的稳定币;BAB 则相当于 ESD 协议中的「Coupon(优惠券)」,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为BAC稳定币。

Basis cash实现价格稳定的方式和ESD一样,也是依靠套利者来驱动。

算法稳定币:零和博弈的游戏?还是革新的新物种?

在rebase阶段,当BAC 稳定币高于1美元时,首先协议会将市场上的BAB债券赎回(和ESD首先偿还债务一样),如果偿还完债务价格依旧不能回归,那就会继续增发BAC 稳定币,增发的稳定币会奖励给BAS 股票的持有者,通过增发稳定币供应量,推动卖方市场,让价格回归。

同样的,当价格低于一美元,用户可以通过折扣用BAC 稳定币购买BAB债券,后期如果价格上涨到1美元以上,可以卖出BAB债券获利,而相应的BAC稳定币会被销毁,通过减少流通量让贬值的代币价格回到正常水平。和 ESD 的Coupon(优惠券)不同,BAB 债券没有到期日。

目前,各个算法稳定币系统得以正常运行,不是来自于利润的驱动,而是来自于新资金投机的持续流入,当流入的资金不足时,稳定币系统往往都会陷入死亡螺旋,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将其成为资金盘的原因。

其实,无论AMPL、ESD还是Basis cash,他们现在的最大的价值恰恰不是稳定性,而是在币价波动下的投机需求,如果我们思考下还会发现一个悖论:为了实现算法稳定币的价值稳定,它必须要有足够大的市值,而为了实现市值的扩张,就需要有价格波动来吸引做够多的投机者,而这恰恰违背了价格稳定,同时这种高回报的投机性市场往往很难持续,而要实现足够大的市值,时间沉淀一定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这种有点类似”左脚踩右脚上天“的模式,只能说是还处于实验阶段。针对目前层出不穷的翻盘,如果发现相关算法稳定币价格偏离太高或者持续性维持在低价位,都是风险性预警的体现。

当然,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投机是早期实现算法稳定币稳定的必由路径,和比特币共识建立的过程一样,在反复的投机和清洗中,逐步建立起全球的共识,而对于算法稳定币来说,共识其实有着比投机更大的意义。

传统稳定币的出现大幅促进了交易和价值的转移,将数字货币的效率、安全性和速度与法定货币的稳定性完美地整合在了一起。算法稳定币作为区块链的原生产物,未来,说不定踩着人们的贪婪,某个算法稳定币也能成为USDT的替代者,甚至给全球金融体系、主权货币流通带去新的基因。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