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荐读 | EOS局中人:我要离开

2020 年,除了 Voice 上线,推出企业服务产品 EOSIO for Business 和母公司 Block.one(B1) 持有超 24 万枚比特币、价值超 70 亿美元等寥寥几个让人传阅的消息外,其他你听到的消息,几乎都是嘲讽。

冷清的 EOS 生态进展,即便想炒作的有心者,都没了借口。在比特币从 1 万美元暴涨至 3.4 万美元的三个月时间里,EOS 的涨幅仅为 0.65%,2020 全年涨幅为-1.2%,波动率可以与稳定币 USDT 媲美,总市值不意外地跌出了前 10,甚至有跌出前 20 的可能。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曾被交口称赞的 EOS 被弃如敝履,作为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社区,也在肉眼可见地萎缩,投资者、项目方、开发者相继离场,一个手握几十亿资产的生态,却像一个再也没有资金和活力注入的创业公司,只剩下一个名字和 logo。

EOS 应用沦落到白送

「EOS 已经死了,价格如一潭死水。时间过去那么久,如今项目的价值远低于官方筹集的资金,什么新变化都没有,团队应该退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除了例行的开发周报,Reddit 的 EOS 板块时不时就会出现类似上文中投资人维权的声音,而这些吐槽时而会激起波澜,引发众人点评。

相比币价,先归零的是社区共识。

前几日,仍在坚持的 EOS 生态门户 IMEOS 组建了几个投资自救群,除了报价,群里更多的是自嘲,这些曾经的 EOS 投资者,早已失去希望,类似于「持有 EOS 稳定币不用当心行情」、「EOS 已成末日战车」等唱衰 EOS 的声音不绝于耳。

前两年,投资者最为熟知的 EOS 代言人是一位网名为「王团长」的投资者,作为《王团长区块链日记》这个公众号的作者,1152 篇日记详细记录了他 3 年来币圈的心路历程。从日记内容来看,虽然他还有 EOS 仓位,但显然他关注的话题除了比特币,还有算法稳定币、DeFi 等其他热门概念。在一些微信群内,偶尔我们还能看到当年他在做关于 EOS 未来看法的演讲截图,时不时还能让人想起当年 EOS 备受追捧的岁月。

除了投资者,另一些曾参与 EOS 生态建设的一部分人,则转战去了波卡、以太坊或其他公链。

两年前,Myra 先是担任了 EOS 引力区海外社群运营总监,既后担任了 EOS 基金会执行董事,负责推进 EOS 的社区自治,由于 EOS 治理之路走不通,中韩运作团队后续资金也得不到有力补充后,多次和 B1 协商未果,基金会最终无以为继。如今,她的新身份是区块链技术运营公司 dboost.io 创始人。

2020 年 9 月,EOS 数据服务提供商 EOSPark 宣布停服,意味着提供 EOS 服务的浏览器又少了一个。很难想象,在 EOS 最负盛名的时候,市面上有近 10 个浏览器提供 EOS 链上数据查询服务,只是后来,这些团队慢慢消失了。

优优荐读 | EOS局中人:我要离开优优荐读 | EOS局中人:我要离开

EOS 浏览器的消失仅是 EOS 生态的冰山一角,谈及他们为什么会消失,Myra 认为:「这些团队都非常优秀,但自从 EOS 节点竞选结束后,找到变现模式就成了摆在这些生态项目面前最主要的问题。」

「据我所知,EOSPark 曾对外寻求过收购,但因为报价太高,最终没有成功。」Myra 回忆,这样的项目并非只有一例。比如曾经对标 MetaMask 的 Scatter 钱包,「核心开发者基本已经被其他团队挖走」,而浏览器 blocks 之所以还在,则是因为「全员已经被收购,所以不必担心变现的问题。」

Myra 记得,曾经有一个同行朋友还问过她,要不要接手对方创立的某个 EOS 生态项目,「免费送」,考虑到现金流问题,她最终婉拒了。

除了普通投资者和创业项目,EOS 大户也在逃离。

「有段时间,我们矿池中包括老板在内的大户地址中的 EOS 出现了明显减少。」某 EOS 节点前员工李燃回忆,而这部分代币如果不是用于量化投资,那就是直接套现离场了。随着大户手里的币在减少,要想继续排在前 21 名,EOS 节点只能和交易平台「搞好关系」。

EOS 节点亏钱运行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李燃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公司,从向上级提出离职的想法,到交接工作离开公司,整个过程只花了几天时间。

在过去近一年时间里,他跟同事一直在全司低气压的氛围下工作,即便因为前一轮牛市暴富的创始人还打算继续贴钱维持公司运转,不至于发不出工资,但李燃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实在忍不下去了。」看着身边多位同事像 Ripple 联创定期抛售 XRP 一样被老板开除,李燃和同事每天自危。

「只要老板看不顺眼,即便员工没犯什么错,也会被直接开掉」,他补充道,「就跟季抛的隐形眼镜一样。」印象最深的例子是去年年底公司对接某项目,当时负责开发的同事因为之前加班太久,身体不适,还去医院开了证明,申请正常工作时间上下班。这本来是一个寻常不过的事情,但老板认为对方不加班会影响团队其他人,直接就把那位同事开掉了,因为先后裁掉了几个人,最终项目也没能进行下去。

一点也不赚钱的 EOS 节点,刚开始一度被认为是门好生意。

三年前,包括李笑来、老猫等币圈常客,以及带着 8 位数 EOS、价值 20 亿元人民币的 EosStore 也高调进场,甚至温州帮、矿池、交易平台等主体都参与了 EOS 节点竞选,李燃所在的公司也是其中之一。按照当时的计算,节点当选后收益可达上千万。

很快大家就发现了,运行 EOS 节点根本不赚钱,收入甚至不能覆盖各项开支。

「一般来说备选节点服务器一个月固定支出约 3000 元,目前节点每天收入 100-400 元,看起来还有浮盈,但实际上,这还没有算上员工成本和换票成本。」由于惨淡的币价,很多大户先后卖币离场了,失去这部分重要票权的节点,不得不选择跟票仓的「大户」–交易平台达成买票合作。

「除了按照 1:1 比例的换来的票数,肯定还需要购买部分票,这部分来源基本就来自交易平台,费用是按照平台投票的量占该节点总票数的比重。」一位了解 EOS 节点选票的知情人士给我们估算,「打多大的折扣,具体还看双方的协商结果」,「有时候折扣的大小决定了节点是否盈利。」

当然,这种节点间的贿票现象在 EOS 生态早已不是新鲜事儿。为方便查票,有的节点还开发出了相应的查票工具,「每天查数据,看账平不平,如果平台投少了,会通知对方补上。」

根据他的了解,目前所有 EOS 节点中,只有排名靠前的极少数节点能做到正向收益,大部分节点是在贴钱维持着。如果只在节点上亏钱,还能找到其他盈利方法那还算不错,但这种情况并不多。

优优荐读 | EOS局中人:我要离开

 曾经的 EOS 节点已经在尝试转向波卡

除了亏本做节点,过去两年,另一位 EOS 从业者陈果所在的公司还尝试过开发区块链游戏,也专心推广过 EOS 钱包,但这两条细分赛道上的玩家,基本都是九死一生,大部分玩家逃不开「炮灰」的结局。

在链游、加密钱包这两路在 EOS 上被证明走不通后,如今陈果的老板仍坚信着 EOS 有美好的未来,坚信本身没问题,但问题在于「他完全不像某加密钱包创始人一样深入最一线的社群,对当下的加密趋势和机会了如指掌,反而整天沉浸在某些员工编织的谎言里。」

只不过,无论是故步自封还是垂死挣扎,这都跟准备离职的陈果无关了。

EOS 的开发者是最穷的

对 EOS 心灰意冷的不只投资者和节点,还有生态开发者。

在刚刚过去的 12 月份,加密风投公司 Electric Capital 发布了一份开发者报告,提到 2020 年以太坊、Polkadot、Filecoin 等项目生态开发者都出现了增长,EOS 的开发者却流失明显:平均每月会损失掉 88 名活跃开发者。

和李燃所在的团队一样,开发者白浩带领团队做过节点,当初为丰富 EOS 生态和探索盈利方式,还和团队花费大力气开发了一款非菠菜类游戏。由于游戏画面不错,还汇聚了一批忠实粉丝,但好景不过半年,等到链游热度褪去,官方贴钱维持半年后,游戏也停服了。

除了游戏不被行业看好,不少开发者还将原因归咎于 B1 团队的尸位素餐。

「相比于以太坊、Polkadot,甚至 Tron 等公链,B1 明显失职,导致 EOS 的开发者最穷、最难熬。」白浩表示,在生态项目扶持方面,国内开发者从未得到过 B1 资助,即便是获得扶持的海外团队,也都是使用 EOSIO 软件开发的团队。

B1 对当年数十亿美元的融资的支配操作跟社区的意愿背离。按照大部分投资者的说法,当初 B1 之所以能融到 40 亿美元,完全是看在 EOS 代币的份上,而非 EOSIO。一位长期关注 EOS 生态进展的开发者阿平告诉律动 BlockBeats,显然,B1 已经将精力转向了 EOSIO,币价不是官方最关心的话题,「这可能是出于监管的原因。」

「近两年,EOS 技术的改进速度和幅度都太小,无论是早期定下的百万 TPS、EOS Storage,还是跨链等设想,可以说不尽如人意。」他介绍说,B1 并非完全不资助生态项目,「比如我知道某些 EOS 生态产品也曾拿过资助,但说实话,5 万美金对一个正经的项目来说九牛一毛。」

除了技术开发不作为、生态资助的缺位,B1 在运营方面的忽视更是被社区诟病。比如 B1 的 CEO Brendan Blumer(BB) 的妹妹 Abby Blumer 是公司 CMO,另外 2018 年 BB 的母亲 Nancy Kasparek 从美国银行离职后,转而「帮助儿子管理 EOSVC」。看起来,B1 越来越像一个「家族公司」。

就连高层也开始流露「划清界限」的迹象。1 月 4 日,Daniel Larimer(BM) 发推特称,「BB 控制了 B1 和所有的产品/服务发布事务,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在 BB 追求的范围内给出建议。他有大计划,喜欢干大事。」表明自己没有什么话语权,都是 BB 在负责。

优优荐读 | EOS局中人:我要离开

 截图来源:推特

即便对官方不抱什么期待,EOS 社区里还是有坚守的开发者。据 EOSGo 的数据,目前基于 EOS 开发、有交易量的项目将近 100 个,尤其在 DeFi 热潮兴起后,已经在以太坊生态中成功的概念,如 AMM、合成资产、借贷和 NFT 等概念都被开发者运用到了 EOS。

全球领先的多链钱包 TokenPocket(TP) 就自己「下场」参与孵化了 Organix 合成资产协议,「从技术上讲,我们认为 EOS 是目前所有公链中最好的,且相对于 Tron 等公链更加去中心化。但 EOS 币价不给力,不光外界看是笑话,在社区内部也是大家自嘲最多的点。」TP 商务负责人 Michael 解释,只是现在「EOS 生态的每个赛道容量还太小,承载不了太多的团队。」但他们还是对 EOS 的未来抱有信心。

但正如阿平所言,至少目前来看,我们仍没有看到 EOS 爆发的可能,能够确认的是:如果 B1 不作为,要让几个中国节点或社区就撑起这个市值超过 25 亿美元的 EOS,明显是天方夜谭。

如今,BB 和 BM 每天仍活跃在社交媒体上,但已经少有人拥护,反而在他们的推文下方,总会有一些心存侥幸的用户,日复一日地留言:你们做的事情能对 EOS 有利吗?什么时候开始营销活动?两人有时会回复:我们不影响价格。

而类似的场景,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重复上演。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 Myra 外,其他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