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储蓄比特币:建立比特币本位思维

人生储蓄比特币:建立比特币本位思维

8号比特币日内修正之后继续大幅上涨,站上41000刀的高位。一个比特币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一辆特斯拉Model 3。和一个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三四年的小伙伴聊天,我问他炒币这些年,赚到钱了没?他说没赚到。牛市来了,他的手上并没有多少大饼。我说你有没有考虑参考我的方法?他说,你的方法不就是每周买一点儿比特币么。我说对呀,就是这么简单枯燥,朴实无华。他连连摆手说,学不来、学不来。

对比特币缺乏信仰,却对山寨币情有独钟。受不了坚守现货的安宁,却痴迷于合约杠杆的刺激。也许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执着吧。《论语》里孔子提到四个“勿”,勿意、勿必、勿固、勿我。这其中第三个“勿固”就是指不要太执着。

我和妻说比特币已经4万刀一个了。她淡淡地说,还不都是美国乱糟糟的闹的,等他们消停了,也许价格就要下来了。这种淡然的心境正合我意。多年来我所坚持的,正是币投不炒的原则。不仅如此,甚至于在长投比特币的数年中,我在努力建立一种比特币本位的思维。在比特币本位思维下,将法币资产换成比特币资产,在我看来甚至不再是一种投资行为,而成为一种长期储蓄行为。

我们对当今世界赖以运转的这套法币体系,尤其是1971年以来的法币体系,了解越多,就会越坚定上述观念。在1月5号的文章《拼多多女孩之死:当代世界的扎心真相》中我们已经指出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两个真相,或者说两个让底层群体饱受剥削的秘密,一个是对于合作共同体(现代公司制度下的股份制公司)权益占有的不平等,另一个是对于超发货币分配和占有的不平等。

对于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已经有大量实践,比如互联网公司的期权,华为那样的虚拟分红股,以及很多公司搞的员工持股计划,等等。让雇员真正参与到企业价值的权益分享当中来,这是当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改良,也是雇员动员和激励机制的优化。但是这种改良却只是暂时掩盖了问题的本质,并由于进一步的激励提升了劳动者的过度勤奋和过度竞争水平。正如生一个孩子需要10个月,这个世界上很多事物有其内在的自然规律和节奏,而我们却试图通过过度努力去打破自然规律,就像试图让孩子1个月出生一样,其结果就是产生大量的试错、浪费和生产事故。更大的问题是造成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说的对劳动力本身的毁损,并侵蚀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根基。

而第二个问题,无限超发的当代法币带来了两个严重的副作用。一个副作用是,虚幻的泡沫加剧了第一个问题,让所有陷入“囚徒困境”过度竞争的企业和个人缺乏了一个准确衡量自己的勤奋努力是否恰当的标尺,结果就是企业家被增长的数字所迷惑,以为这些工作仍然是有利可图的、为市场所接受的,从而造成了大量的无效劳动和浪费。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教育每一个儿童,浪费一粒米饭都是可耻的。但是今天,企业在大量浪费和透支劳动力资源,甚至劳动者的生命,却常常为庸俗经济学者所称道。

如果我们开始定投并持有比特币,很快就会发现,以比特币为标尺,不是所有的勤奋和努力都是意义的。一切不能跑赢比特币的勤奋,都是愚蠢的努力,是可耻的浪费。大量占据着决策角色和位置的资本代理人,或代理人的授权代表,没有这样的标尺,也就经常性的作出愚蠢的决策,把整个团队带入到低效努力的泥潭之中。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全体劳动阶级持有比特币,并建立集体标尺意识,而自觉拒绝从事不能跑赢比特币的业务,从而完成自下而上的决策筛选,淘汰愚蠢和低效的浪费。每一个执币人,都是执剑人。

另一个副作用则是货币超发带来的财富转移和隐形再分配的“劫贫济富”。在2020年美国印出了史无前例的海量美元之后,特斯拉的股价连创新高。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登顶世界首富。如果用马斯克的财富增长量(美元计价)除以美联储超发的美元,会发现大概有4.5%的超发美元被揣到了马斯克个人的口袋里。

通胀(就目前被篡改过的定义而言)是劳动阶级的收入增长率,但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控制通胀率温和平稳。并且事实上,只要物资不短缺,通胀就可以通过统计压制被控制在合适的水平。大量的新增货币被导入到某一种货币蓄水池中,比如过去15年中国的房地产,或者过去10年美国的股市。持有蓄水池资产的人,或者有权力在这个蓄水池中创造新资产的人(比如能够创办公司并上市的企业家,比如房地产开发商),就变相拥有了“印钞权”。假设当货币总量是10的时候,5在通胀,5在蓄水池;货币增发90,10在通胀,90在蓄水池。劳动者的收入从5增长到了10,名义收入翻番,实际财富占有比例从50%下降到了10%;资产拥有者的资产从5增长到了90,资产增长了17倍,实际财富占有比例从50%增长到了90%。劳动者创造了财富,但资产拥有者分享了绝大部分财富。这就是货币超发造成的合法、隐形的“劫贫济富”。

在资本主义塑造的当代社会意识形态中度过一生的绝大多数人,潜移默化都是采取一种亚当斯密称之为“重商主义”的思维模式。在这种思维模式下,我们把货币数量的积累和增加当成了财富的积累和增加。正是在这种思维下,才产生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即马克思讲的“为卖而买”的货币增殖模式。但是这是一种幻觉。一共只有100个馒头,大家总共手里有100元,那么一元代表一个馒头;如果还是100个馒头,不过大家手里有了1000元,货币收入平均增长了10倍(注意贫富差距),但是社会总财富其实并没有增加,还是100个馒头。

如果我们开始定投并持有比特币,很快就会从这个幻觉中觉醒。不能被任何人控制和超发的、最终总量有限的(2100万上限)比特币,让我们得以切实感知所有认可比特币的人和实体所掌握的财富总量的增长情况,其背后,既反映了共识的扩大,共识圈中财富的增加,也反映了生产力的提升。在比特币快速扩大共识的早期(现在),前面的因素起主导作用;当比特币已经趋于普及和成熟(未来),后面的因素也就是生产力因素则起主导作用。

要知道,全世界100万美元富豪的总人数都要超过比特币的总量上限2100万。如果我是一个没有100万美元资产的“穷人”,而我在早期储蓄了1个比特币,那么我参与这个公平分配的游戏就是非常划算的,因为这意味着,其他拥有更多资产而后参与进来的“富人”,将自愿接受这样一个游戏规则,即大家都把各自的财富放在一起,然后每1个比特币对应这些财富总量的2100万分之一。

因此,当我们定期把劳动收入节约出一部分,储蓄成比特币,只需三五年,每个人都会渐渐领悟上面的道理,并最终,建立比特币本位思维,以比特币为标尺,去丈量这个世界上的财富真相。祝你好运,朋友!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