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前言:2020年进入倒计时,这一年,各种突发事件和变革席卷全球,全世界都在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数字经济领域而言尤甚。 央行数字货币、比特币、区块链……这些闪着光芒的词汇频频出现在舆论热议中。 在2020年剩下的时间里,数链观察将推出数字经济人物系列文章,共同回顾这一年中那些深刻影响了世界数字经济领域的人们。

如果选出一位还活跃在世界经济领域中、极具话语权的中国人,在很多外国媒体看来,一定是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现任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方首席代表——周小川。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2019年2月,周小川获得了英国中央银行业务出版社颁发的终身成就奖,成为该奖项的全球第六位得主。《中央银行》网站在发布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周小川帮助中央银行成为中国顶级宏观经济问题解决者。”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从2002年到2018年,周小川掌舵央行15年,一方面稳定国内经济形势、平衡通胀、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种种难题;另一方面不断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提升人民币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

而在全新的经济形态“数字经济”领域,周小川也前瞻性地布局,根据他的规划,我国的DC/EP计划也在稳步推进和发展中。

一、15年掌舵央行,周小川为数字货币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加州西方法学院副院长詹姆斯·库珀(James Cooper)表示,在其他国家中央银行高度怀疑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概念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就率先开展了DC / EP项目。

库珀说,周小川丰富的经验和技术专家背景是其成为DC / EP开拓者的先决条件。

如今72岁的周小川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系统工程专业,与很多经济学出身的央行专家不同,他是工学博士。

所以周小川对金融科技的理解和开放态度,使得他领导下的央行在此方面走在世界的前列。在数十年职业生涯中,他推动了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开启了利率市场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等一系列金融改革进程。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图为周小川在会后被记者采访

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在他的领导下进行将货币数字化所需的详细工程,设计和政策工作。而同时,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强调的是开发数字美元时要谨慎,数字美元的进程也不甚明晰。

2017年,周小川谈到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他表示:“ 央行认为科技的发展可能对未来支付业务造成巨大改变,央行高度鼓励金融科技发展。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技术会产生不容易预测到的影响。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需要进行规范。”

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不止是进程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其经济层面的构想和设计也与广义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有一定区别。

这里要区分两个概念:CBDC与DC/EP。

虽然从中文叫法上来说都可以称为央行数字货币,但两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CBDC是英文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的简称,译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英国央行在其关于CBDC的研究报告中给出这样的定义: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货币的电子形式,家庭和企业都可以使用它来进行付款和储值。

理论上来说,只要由各国央行发行的电子形式货币,都可以称为CBDC。

在我国,由中国人民银行推进的央行数字货币被称为“DC/EP”,它是两个英文单词的结合:Digital Currency和 Electronic Payment,直译过来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

从名称上可以看出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从顶层设计上的特别之处。

今年11月27日,周小川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办的“数字金融创新与经济发展新格局”研讨会上发言,并对DC/EP进行了迄今为止最深入的一次公开解读。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他表示,从概念来讲,DC/EP是一个双层的研发与试点项目计划,并不是一个支付产品。DC/EP项目计划里可能包含着若干种可以尝试并推广的支付产品,这些产品最后被命名为e-CNY,即数字人民币。

在DC/EP这个双层系统里,人民银行在第一层,第二层有商业银行、电信营运商,还有互联网支付平台,他们之间可以合作或联合,这取决于他们对支付产品和技术框架的了解。

与广义的CBDC中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二级机构批发不同;我国的DC/EP强调的是让第二层机构也同样承诺技术安全、资金安全及风险承担能力。

周小川介绍,在制定DC/EP思路前,央行曾研究香港三家发钞行的情况。

香港金融管理局委托了三家发钞行印钞,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中银香港加入之前,主要有汇丰、渣打两家发钞行,发钞行每发行7块8港币,要交给金管局1美元,同时金管局给发一个100%的备付证明。从资产负债表来看,各家负债是发出钞票,资产是拥有准备金,中央银行发出负债证明是负债,这和CBDC所设想的货币所有权和负债责任都归央行就不同了。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二、DC/EP进展频传,周小川仍活跃于国际经济舞台

近日DC/EP进展频传,从深圳大范围试点,到苏州试点增加双离线支付和线上场景,再到香港金管局宣布正与人民银行进行中的相关研究,普通老百姓都能感受到数字人民币正一步步走来了。

而回顾周小川对DC/EP的规划和进程推进,这是一条稳步前行的“王者之路”。

2014年,人民银行开始成立数字货币项目组,项目实施方案并没有明确的方向,既包含区块链技术,也包含其他方面的可能性。

2016年,人民银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借用了纸币印制研究所的机构编制,这也表明,下一代纸币的设计研究工作从此以后停止。

2017年人民银行开始研发数字人民币。当时已经意识到一定不要把属于支付体系的数字人民币DC/EP和数字资产交易混在一起,所以,2017年人民银行停止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仿照IPO命名)和比特币的国内交易。

2019年,人民银行宣布开始试点,并进行封闭测试。

2020年,开始推进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加上未来冬奥会场景的“四地一场景”内部封闭试点测试。四个试点城市的人口数,深圳1340万人,苏州1075万人,雄安105万人,成都1650万人,从尺寸来讲,都大于一般欧洲国家。

DC/EP逐渐走入老百姓视野的同时,周小川于2018年结束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职务,但是仅21天,他就以副理事长和中方首席代表的身份亮相了博鳌亚洲论坛,继续以卓绝的眼光和非凡的魅力活跃在国际经济舞台上 。

数字人民币之父周小川:在任最久的央行行长

2016年6月24日,周小川在美国华盛顿出席IMF年度央行行长系列讲座,与IMF总裁拉加德进行了半小时的一对一对话。在这场谈话之后的10月,IMF正式将人民币纳入“篮子”的决议于生效了。

“就像空气和重力,你可能很少注意到周小川对中国的影响。”

2016年,《环球市场》杂志在评选周小川为东亚地区的“年度央行行长”时如此评价。

“周行长很爱打羽毛球和网球。这两项运动都需要耐力、灵活性、速度、精确性和战略技巧,这些都是中央银行行长的应备素质。”

IMF总裁拉加德在公开场合毫不掩饰对周小川的赞赏。

DC/EP还在来的路上,而持续向中国经济和数字经济贡献智慧的周小川也没有停歇。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