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通往「开放艺术」之路

本文是在与数十位艺术家、开发者及艺术理论研究者讨论后,形成的一篇关于「加密艺术」的总结。此外,本文还进行了一场对「加密艺术」的思想实验。在当前阶段,提出「开放艺术」这个概念或许还过于大胆甚至是不切实际了,但也不妨作为对未来艺术形态的一种想象。

感谢来自Puzzle Venture的Nico、Jerry和Colin。文章中关于「电子印鉴与题跋」的思考来自Nico与Jerry。关于加密艺术,Nico后续会有一系列与加密圈内不同的思考与论述,对此我十分期待。

「加密艺术」概念正在兴起。但什么是「加密艺术」?它究竟是当代艺术在区块链上的映射,还是以加密社区为主题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业内并没有很好的定义。

实际上,「加密艺术」是一个很怪异的词语。当我们谈论「AI艺术」的时候,我们知道创作这项艺术作品用到了AI技术;当我们谈论「算法艺术」的时候,我们知道这项艺术作品背后使用到了某些算法,甚至可能就是算法生成的。然而,当我们谈到加密艺术的时候,似乎很少有人的艺术作品是用区块链写就的——他们只是把自己的作品上链拍卖,并没有改变艺术品的本质。

或者我们可以换一个问题:一项艺术作品仅仅因为其在区块链上交易,在区块链上拥有了独一无二的ID就可以被视为加密艺术了吗?即便其创作的主题与加密思潮毫无关联?如若仔细思考,我们会发现这是不妥当的。曾经,艺术家的签名和图章标志了其艺术作品独一无二的身份,我们并不会将他们的艺术作品成为签名艺术或者图章艺术;如今,对于那些在链上拥有独一无二身份的艺术作品,我们似乎也不能统称为加密艺术。

换而言之,区块链只是一种标志艺术品身份的技术手段,或者提供了一种新的交易方式,但却不足以标志一种艺术范畴。在大多数艺术作品中,它既不是作品创作者的表达目的,也不是创作者完成作品所必须采用的手法和工具(甚至像AI艺术那样,就是创作者本身)。如果一种艺术作品,比如一幅山水画,一个装置艺术,一幅油画或者水彩只是因为上链而被称为加密艺术,恐怕「加密艺术」这个词很快就会失去其核心意义了。

开放艺术

回顾加密社区,我们会发现成功的项目往往不会保留「区块链」或者「加密」这些字眼——除了最早期的「加密货币」。那时,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还没有将「去中心化」这个词发扬光大,大家也没有认识到区块链技术对人类的组织形态和生产关系带来的颠覆性改变。

随着生态的不断扩大以及对区块链技术了解的逐渐深入,我们有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或曰开放金融。尽管和比特币一样,DeFi构建在区块链技术之上,但我们没有称之为加密金融或者区块链金融。这是因为,我们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DeFi最了不起的地方不是使用区块链技术,而是它在金融运作形态上呈现出来的颠覆性变化。

在这里,技术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与此类似,如果我们能够清楚地指出,区块链给艺术届带来了哪些颠覆性的范式改变时,也许我们就可以摒弃掉「加密」二字,向DeFi那样直奔主题。

于是,我们试图提出一个名为「开放艺术」的概念。

「开放艺术」构建在区块链技术之上,但不限于区块链技术。它与数字艺术、社区、可编程艺术以及DeFi息息相关,是对「加密艺术」概念的抽象、深化和升华。与「加密艺术」不同的是,它更为关心的不是技术,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例如谁来充当艺术家,谁来定义艺术家,谁来充当收藏家,谁是收藏和观赏的主体等一系列问题。

我们认为「开放艺术」至少能从两个方面,把艺术家从一个备受压迫的体系中解放出来。

  • 首先,「开放艺术」可以放大艺术家的个人特性,让艺术家直接与社区建立联系并释放自己的影响力,而不是屈居于某一个机构之下。

  • 其次,他们可以面向全世界的藏家自由出售自己的作品,而不是将画交给画廊代理,并被抽取不菲的佣金。

我们认为「开放艺术」正在扩宽「艺术家」的概念。

大多数传统的艺术家都毕业于艺术院系,并因这个身份符号和圈层而成为(或者被人们认同为)艺术家。与此相对地,John Watkinson原本只是一个程序员,只是因为创作了向「密码朋克」们致敬的像素作品,而成为了加密社区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他则自称为「创意技术专家」——这个词可能更符合那些并非科班出身,但脑子里充满着对世界奇思妙想,并且能将这些想法呈现出来的创作者们。

我们认为「开放艺术」正在扩宽艺术的欣赏者群体和藏家群体。

「欣赏者」们不必生活在纽约、伦敦、东京、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或者前往这些大城市最有名的艺术馆观看作品。他们可以生活在美国西部的某个村庄,非洲的某个部落,中国的某个山区,甚至是世界上某一个岛国——只要它连接上了互联网,能够打开加密艺术相关网站。他们不必西装革履,光鲜照人地前往拍卖行,甚至不必让卖主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究竟是谁,就能买下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这样的自由度,是之前的艺术世界所没有的。

欣赏者群体的改变,必然会给艺术品创作的主题带来冲击,对「艺术品」概念的定义将可能下放到社区。MEME就已经展现出了这种趋势:起初,MEME因DeFi社区的梗文化一炮而红,随后又转型艺术品NFT,以其对加密社区的讽刺性卡牌闻名。这些卡牌涉及到的人物包括澳本聪、FTX创始人Sam、Uniswap创始人Hayden Adams等等,都是加密社区内讨论甚广、喜闻乐见的人物,与传统艺术家的创作题材泾渭分明。随着欣赏者群体和藏家群体的不断扩宽,艺术品题材将充分展现出多样性、开放性与活力。

我们认为「开放艺术」正在扩宽藏家对艺术品的「拥有」的可能性。

AsyncArt让我们看到了,藏家完全可以只收藏艺术品的某一个图层,并且决定作品出现在观看者眼中的状态。在之前的艺术品中,这种对作品的控制权是不存在的。——你只能拥有、展示或者隐藏的权力,却无从更改作品,决定作品的呈现状态,甚至是对作品进行二次创作。可编程艺术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让我们看到了艺术作品「拥有」的全新可能,这也会成为艺术届讨论和关注的重点话题。

我们认为「开放艺术」正在模糊创作者和收藏者的边界。

在古老的中国艺术中,留白为藏家留下自己的印迹提供了充足的空间,而那些伟大藏家的印鉴和题跋随后也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供后人观赏。某种程度上,这可以视为一种穿越时空的集体创作。由于种种原因,这样的事情在西方艺术中并不多见,更不用说兴盛于美国的当代艺术了。然而,区块链技术却为复现中国艺术的传统提供了可能。我们可以为每一个创作者制作独一无二的身份ID,这类似于中国古人的印鉴;由此,每一个藏家都能在作品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这可以成为作品的一部分。甚至,他们可以亲自下场参与作品的二次创作,而他们的行动本身也会为艺术品增添价值。

这时,我们的脑海里可以构想出「开放艺术」的终极形态了,那就是向艺术作品的在场者开放作品的创作权。借由DAO、区块链技术和DeFi,我们可以在网络世界打开一扇集体创作之门。一个庞大(或者说伟大)的艺术作品不必是由某个美术公司制作的,而可能诞生于某个社区的集体创作之中。对于社区来说,金钱不再是艺术创作的唯一目的,他们可能是出于对某项理念的认可,对某个偶像的追寻,或者对某个话题的兴趣去创作这些作品。

我们相信,这样的「开放艺术」,会极大释放人的创作潜能,打破艺术届的封闭现状。

结语:通往「开放艺术」之路

区块链技术诞生已有十年之久。通过这项技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拥有了诞生于虚拟世界的、不依赖于主权国家的全球货币;同时,人类也第一次拥有了不依赖于第三方平台的、人人皆可触达的金融服务。我们相信,这项技术也将延伸至内容市场,并首先对艺术领域进行革新。

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了数字艺术,例如AI艺术、可编程艺术等等。但是因为种种问题,这些艺术并没有像传统艺术那样深入群众,直抵人心。区块链技术的出现,直接解决了数字艺术的确权问题,让艺术作品从生产、展示、拍卖、流转、收藏等各个环节,都拥有了之前不可想象的开放性。

由此,集体创作、多人拥有的艺术品成为了可能;一个无国界的艺术品市场成为了可能;艺术家和社区的声量将被放大。

我们期待,并致力于这个时代的到来。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