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比特币是最大的大空头

当目标金融工具的价格下跌时,卖空者就会获利,但他们并不总是受到企业或政府领导人的欢迎。这些做空股票或货币的反向押注者,往往被描绘成侵蚀那些努力建立、发展并创造价值的人的鲨鱼。

然而,这种看法是目光短浅的。

卖空是任何正常运作的高效金融系统的必要组成部分。它提供了流动性,也确保了每次出价都有卖家。从整体上看,卖空者最终胜出的情况还为社会如何更好地分配资源提供了宝贵的信号。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比特币价格再次飙升的时候,其本质应该被看做是针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巨大空头头寸。(甚至比 “大空头 “还要大)。

比特币不仅仅是对冲通胀的工具。事实上,在消费价格指数的增长率长期处于历史低位的情况下,目前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与衡量通胀的主流指标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相关性。

相反,比特币的核心价值在于其去中心化的治理设计使其脱离了政治体系,而这一特性也是其他任何规模和流动性的资产都无法企及的(或许黄金除外)。

比特币相对通胀的定位是一种结果,而不是本质。如果人们对政府维持法币赖以建立的信任、社会契约的能力失去信心,那么法币的价值就会崩溃,并导致恶性通货膨胀。然而,由于比特币的去政治化地位,在这种环境下,其价值就会增加。

所以,如果你看多比特币,且整个世界赖以获得安全和福祉的治理体系崩溃时,你就会大大受益。但这时,你会觉得心安嘛?

我会告诉你,没关系的。就像股票的做空者并没有摧毁股市一样,比特币投资者也不会让这个系统崩溃。

相反,我希望他们做的是向政策制定者施加压力,以更好服务于其选民并维持金钱社会契约的方式来改革这个系统。

观点:比特币是最大的大空头

阅读市场信号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至少我认为多头比特币的成功是在于推动了现有系统的建设性改进,而不是完全地摧毁它。在看了太多集 “行尸走肉 “之后,我可以肯定地说,那种糟透的社会并不适合我。

但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比特币的丰厚收益,确实反映了人们对我们百年来的全球金融体系治理模式失败的恐惧是在上升的。

而这种恐惧的原因包括:不可持续的债务水平;大规模量化宽松前提下,乏力的增长;经济不平等;COVID-19冲击;以及在一个真相受到质疑的分散的社交媒体信息系统中,人们并不能察觉到他们及其社区生活中失去的代理权。

部分问题是,精英们围绕解决方案的对话陷入了旧政府系统将继续保持原样的假设中。而这也助长了人们对失败的预期,一点一点地导致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即使他们没有all in比特币,也应该持有一些,以防最坏情况的出现。

而在所有这些以防万一的对冲活动下,全球空头头寸增加了,比特币的价格也上涨了。

我们需要让决策者认识到这些市场信号,即现有模式的失败及脆弱。只是目前,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希望他们很快就能认识到这一点吧,因为我们大家都关心的是,解决方案不应是暴力的、破坏性的革命,而是建设性的演变。

观点:比特币是最大的大空头

新的储备资产

但是,这不是一个反政府的论点,也绝不是认可特朗普主义的虚无主义精神。

它呼吁人们认识到,财政援助(社会化的公司损失)和货币刺激(股市投机者的看跌期权)已经掩盖了经济中的深层问题,对提高世界公民的幸福感几乎没有帮助。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法来确保有效的市场经济,一种使每个人都有能力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中抓住机会的经济。

如果我们实现了这一点,且国家政府管理的系统也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并重获民众支持时,比特币将会扮演什么角色呢?除了作为系统性崩溃的对冲外,它更大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一种资产的唯一目的是在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的情况下对冲最坏的结果,那么很难看出这种资产的持续价值在哪里。

我认为比特币的目的就在于成为一种社会储备资产。

这是一种概念,既超越了政府持有的储备货币,也超越了黄金作为公民对冲货币崩溃的长期地位。而其早期信号可以从比特币如何作为一种uber形式的抵押品被纳入到去中心化金融(DeFi)中看到。

虽然我们可能不会用比特币来购买一杯咖啡,因为对于咖啡来说,美元或日元或其他法币就足够了,但它可能会成为数字价值的基本存储,而总体的金融体系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看看如今的全球债券市场,这一角色是被美国国库券、票据和债券所占据的。这些美国政府债务工具提供了底层抵押品,而华尔街则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一个等级制度,其他金融机构则通过该制度向外界提供了所有其他形式的信贷。

但在未来,一旦加密货币的所有权和市场参与度足够广泛,数字资产市场的流动性和成熟度足够高,且价格波动性下降时,比特币就可以扮演类似的角色。其协议保证的稀缺性,以及其可编程的特质和未来与央行数字货币、稳定币和其他数字资产互操作的能力,最终将使其成为比失信政府所能提供的任何东西更优越的基础价值存储。

不要被全球对美元的强劲需求所干扰了。因为对美国政府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的信心正在削弱,就像比特币空头头寸本身预示的那样。而且一旦这种信任的丧失达到了临界点,社会就将需要另一种形式的底层抵押品来替代美国政府债务。

而这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加密货币在危机后的关键角色。

观点:比特币是最大的大空头

散户们在哪?

对于比特币来说,上周可以说是一个重要时期了,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已经逼近2017年创下的历史高点,其市值也已经超过了那个时期的高点。但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这次的涨势与三年前的涨势完全不同。相对来说,”FOMO “人群,也就是那些不想错过大赚特赚机会的散户,是相对缺席的。下图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与2017年不同的是,围绕 “比特币 “一词的谷歌搜索活动几乎没有从过去几年的水平上稍稍增长,即便是价格暴涨的情况下。

观点:比特币是最大的大空头

与其说是散户的热议,不如说这次围绕上涨周期的新闻是由大名鼎鼎的、深藏不露的投资者发现了比特币所主导的。其中包括MicroStrategy的Michael Saylor、对冲基金资深人士Stanley Druckenmiller、花旗银行分析师Tom Fitzpatrick,以及今天早些时候黑石集团的首席信息官Rick Rieder,他在CNBC上暗示,这家管理着超过7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认为比特币是比黄金更好的避险工具。换句话说,这是华尔街的反弹,而不是缅因街(大众)的反弹。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能是散户们这次袖手旁观的原因,太多的人在2017年的泡沫高峰扎堆进入交易,输个精光。而另一个可能是,如果没有像1CO热潮助推数百种ERC-20代币与比特币一起飙升,围绕加密货币反弹的议论通常也不会那么响亮。

但我认为,大家也应该认识到这轮反弹的逻辑是完全不同的。这一次是在人们对通胀、财政债务和政治稳定前景感到担忧的背景下出现的。而这些担忧也正在被专业投资者解决,他们正在长期审视比特币作为对冲所有这些的潜力。这不是一种暴富式的反弹,更多的,是一种“保险”式的反弹。

只是,这并不是说那些大佬们不想大捞一笔,也不是说在某些时候,这种 “专业性 “的反弹不会激发大众的另一轮FOMO。虽然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保护自己,防止修正,但散户们还没有跳进去的事实表明,比特币还有上升空间。

原文作者:Michael J. Casey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