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破局,比特币重回15000美元,数字货币进程加速

本文来源:36氪,原题《没有比特币,数字货币就炒不动了?》

作者:杨亚茹

近日的币圈,跌宕起伏,徐明星被抓、华尔街唱多……

褪去“暴富”梦的魔幻外衣后,比特币走下两万美元神坛已三年之久。

11月6日,Coinmarketcap平台数据显示,比特币短线冲高至15900美元,创2018年1月以来新高。从10月末重新站上13000美元关口,到再回15000美元上方,是比特币久违的突破,背后的助推力量最初来自大洋彼岸的一纸公告。

全球性支付企业PayPal宣布加入加密货币市场,用户可以通过PayPal平台购买、出售和持有比特币(BTC)、以太坊(ETH)、比特币现金(BCH)和莱特币(LTC)等加密货币。

创建交易平台并不新鲜,用户还可以使用这些虚拟货币在其网络上的2600万商家购物。

PayPal只是开了一个小闸口,却震动了整个币圈。

比特币的“破圈”

币圈的热情源于PayPal的破局。

比特币交易平台赚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PayPal也不是唯一盯上这块肥肉的支付平台。

同样被称为美国移动支付巨头的 Square日前发布公告称,已购入总投资额为5000万美元的约4709个比特币。在此之前,这家由Twitter CEO创办的支付公司已经因旗下的支付应用Cash App赚的盆满钵满。

Cash App相当于美国版“支付宝”,其提供的服务包括购买、持有和出售比特币。今年上半年,Square收入33.05亿美元,其中,来自比特币的收入为11.82亿美元,同比大增518.8%,而比特币收入占比也从上年同期的8.9%升至35.8%。

交易平台盈利能力强是由于比特币的投机属性,目前有13家上市公司共持有了大约69亿美元的比特币,其中12家公司的投资实现了盈利。尤其是今年疫情以来,比特币投资成了不少投资者用来对冲通胀风险的避险资产,再获追捧。

故事本来讲到这就可以收尾了,但是PayPal赋予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几款主流货币一定的流通价值——允许客户用手中的加密货币在其网络上的商家购物。

为什么PayPal能够创新?

PayPal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这些账户数据才是“财富”。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PayPal在全球拥有3.46亿的用户,这意味着币圈将迎来更多首次“触币”的增量用户,币市有望借此扩容。

PayPal还支持美元、日元、欧元等25种国际主流货币,在全球跨境电子商务第三方结算与支付平台中占有不小的市场份额,这将为加密货币走向跨境支付提供新的想象基础,而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具有明显优势。

成本优势Vs.监管恐惧

当前跨境支付要通过两道“门”,第一道门是各国本币跨境清算系统,如美国的美元跨境清算系统(CHIPS)、中国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第二道门是各国共享的国际电传系统(SWIFT),当SWIFT与各国的跨境清算系统相连,才能实现跨境支付。

复杂清算流程之下,电汇一般2至3个工作日到账,除手续费外还收取电报费,耗时长费用高都成为了这套系统的“槽点”。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是一种点对点的新支付方式,安全性更高,能绕开银行支付的高延时和高成本,和跨境支付的契合度更高,资金划拨与支付仅承担少量的费用,潜在地为商家与客户节省手续费。

利用加密货币进行支付,最受益的是企业,但是美国政府却一直抱有谨慎态度。

美联储第一个表示担忧。鲍威尔直言不急于推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原因很简单,盗窃与欺诈等风险暂不可估。数字货币的私密性、技术的复杂性和易于跨境支付,如果监管不力,则为跨境洗钱和恐怖犯罪提供了机会,且风险不易识别,后果具有不可预知性。

Facebook的Libra数字货币项目就触动了美国当局敏感的监管神经,但是PayPal、Visa借记卡却为美国政府推行数字货币打了样。Visa借记卡将由Coinbase在明年初于美国推出,支持9种常用货币,用户可在ATM取款和完成购物前,将所持加密货币直接转换成美元使用。

PayPal主打的是“使其网络为各国央行和企业可能开发的新数字货币做好准备”, 或许这就是为何PayPal在形式上赋予比特币等一定的货币流通价值,但并没有遭到监管限制的原因。

不推新币,让本土企业出头,在现有加密货币上做些短轴延伸未尝不可,毕竟在“发币”这件事上,美国政府还是持谨慎态度。

“村村通”的价值

虽然是一条路径,“央妈”和美联储可不是一个态度。

中国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DC/EP)从2014年开始准备,起源于比特币,加速于Libra。比特币的价值主要基于“社区共识”(POW共识机制),其价值并不稳定。而Libra锚定的是法币,这就有了国家信用的支持,俨然成为了“企业版数字美元”,美联储与各国央行的警觉情理之中。

当然这也加速了“央妈”数字货币的进程,毕竟美元属于强势法币,对于官方数字美元并没有强烈需求。

在日本还纠结数字化进程的时候,在美国担心威胁国家安全的时候,中国已经让数字货币实际落地。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的印发意味着数字货币进入落地阶段。

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具有国家信用,人民币1:1锚定的DCEP将同电子支付相结合,部分代替现金,简单而言,央行数字货币就是数字化的现金。

与诸多发达国家热衷的信用卡支付不同,中国在线支付发展更快,这是DCEP率先诞生并推广的土壤。换而言之,中国支付直接实现了弯道超车。

支付宝、微信做到了人手必备、村村皆通,这为数字货币的推行提供了基础。Statista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中国电子钱包支付在所有支付方式中占比达49%,而在美国,以PayPal为首的电子钱包仅有15%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位的是信用卡,占比达30%。

数字货币是原生银行账户中的钱,而在线支付账户为一个记账账户,关联的是其银行卡中的资金。

之间的区别在于数字货币直接对接银行,效率更高,且作为公共产品不需要手续费,而在线支付机构需要清算,收取手续费。显而易见,无论是对公还是对私,数字货币既节约时间成本又可省下手续费。

且央行也可直接监督到每一笔资金的流向,更好地进行货币政策的调控。

数字货币在最后支付环节同支付宝、微信的使用方法一致,扫码即可支付。更为便利的是央行采用了“双离线”技术,这使得收付双方均离线的情况下仍可完成支付。

数字货币会代替支付宝、微信吗?

截至今年二季度的数据显示,支付宝、财付通(含微信支付)合共拥有超94%的市场份额,这正是支付宝、微信这类在线支付工具最大的价值所在——账户。

在这场“错位”的竞争中,现有支付格局短期内不会被撼动,数字货币同第三方支付现行为互补关系,数字货币的推行依赖于当前这类支付软件的账户,第三方账户或将变成一个纯粹的支付工具。长期看,DCEP不仅有包揽零售支付的可能,未来也会在商业跨境支付上发力。

目前,数字人民币体系还没有正式推出的时间表,DCEP的全面发行落地仍有技术门槛。

一方面,扮演分销商角色的商业银行并非全部具备完善的IT系统,这需要所有商业银行在安全存储和高效执行方面提升技术安全能力,另一方面,虽然数字人民币走在了世界前列,但同时暂无可供参考的成熟监管经验以及成功落地案例。

试点,只是刚刚开始……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