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峰会 | Vitalik:诞生5年,“死”了N次,以太坊如何成为一个自我维系的生态

巴比特现场报道,10月27日,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第六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上海正式开幕。

以太坊创始人以及万向区块链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Vitalik Buterin通过视频演讲的方式回顾了以太坊的发展历史,同时分享了以太坊的最新进展。

Vitalik指出,区块链没有杀手级应用,更重要的是存在杀手级网络,建立在这个网络之上的各种应用之间可以进行互动,而区块链可以连接这些应用,从而建立起庞大的生态系统。Vitalik认为,以太坊正在逐渐走向这样的未来。

万向峰会 | Vitalik:诞生5年,“死”了N次,以太坊如何成为一个自我维系的生态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我会和大家分享以太坊生态系统发展情况以及过去一年的新趋势,其中用一些趋势是过去三年就已经显现出来的,但在过去一年取得了加速发展。我也会介绍未来区块链生态系统是什么样的。

 

从“被死亡”经历看以太坊历史

 

简单总结一下以太坊项目是如何开始的:

我是在2013年11月份开始写的《以太坊白皮书》,我把这份白皮书发给了一小部分人。2014年1月份我在迈阿密大会上宣布了以太坊项目。那时候智能合约的概念、区块链技术概念还是非常新的,很多人对此感到兴奋,很多人也在想在此之上可以做哪些有意思的事情。2014年7月份以太坊基金会成立了,开始进行以太币预售,主要是为了推动以太坊初期发展。

2014年10月,以太坊就“死”了,当时大家都在说为什么以太坊已经“死”了?其他的区块链也有智能合约的能力,所以已经不再需要以太坊了,需要关注其他的区块链。但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决定继续开发以太坊,2015年3月份开展了Olymplc测试网,2015年7月启动了以太坊主网,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因为我们等了很长时间才启动主网。

2015年10月,以太坊又“死”了,华尔街技术人士都说现在拯救以太坊太迟了,要么就放弃吧。但我们还是继续努力,2016年3月份进行了以太坊第一次Homestead(硬分叉),2016年发布了第一个以太坊应用DAO,当时DAO只是去去中心化的投资基金,人们希望在以太坊上建立智能合约,主要目的是筹集资金,当时筹集了几百亿资金。不幸的是DAO被攻击了,几乎所有人都会记得这场DAO攻击的事件,有人找到DAO智能合约上的漏洞,黑客从以太坊上偷了很大一部分的资金,所以以太坊“死”了。可以看到很多报道说以太坊已经死了,比特币和莱特币永生等观点。

后来我们决定解决DAO攻击问题,对以太坊进行硬分叉,这样DAO问题可以清晰地解决,把资金还给用户。最终我们也确实把钱还给了大家。

2016年的几个月对以太坊来说都不是很幸运,因为以太坊又“死”了,DAO智能合约有漏洞。2016年9月份遭到了DoS攻击,那个时候是上海以太坊开发者大会的第一天,12月份的以太坊又“死”了。

2017年以太坊企业联盟成立,很多企业第一次采用以太坊,似乎以太坊死不了了,而且似乎以太坊看起来非常成功,因为以太坊吸引了众多企业的兴趣,这些企业来自于世界各国。很多机构、用户也对以太坊有兴趣。一开始以太币的使用率非常低,但后来以太币的交易迅速增长,CryptoKitties被大规模应用,很多人养了电子猫。10月份进行了拜占庭硬分叉,支持零知识证明,可以在以太坊上进行基于零知识证明的应用,为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

2018年以太坊又“死”了,价格大幅下降,持续下跌。2018年以太坊2.0开始开发,当时很多工作都静静开始了,理论研究、开发研究,实现分片、权益证明。2018年在台北举办了研讨会,11月份Uniswap发布,在以太坊平台上部署了去中心化交易所。2019年Tornodo发布,在拜占庭硬分叉中添加了隐私工具。

2019年以太坊又“死”,并且“死”了好几次。

现在我们处在什么阶段?令人奇怪的是以太坊还活着,是不是很棒?以太坊2.0第一阶段似乎只有几周的时间,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发布了。以太坊2.0测试网现在已经运行了接近三个月的时间了,最初有漏洞,后来运作还是蛮正常的。所以我们迎来了非常多的好消息。人们对于Staking感到非常兴奋,也知道如何运行验证者节点,所以以太坊2.0取得了很大进展。

 

除了主链之外,以太坊还有什么?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回顾以太坊的历史,觉得以太坊主要是关于核心链的开发,但实际上缺失了很多东西。以太坊不仅仅是核心链,还会涉及到区块链主链上的其他东西。

现在我们认真讲讲Uniswap,Uniswap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Uniswap网站可以自由地销售和购买代币。比任何去中心化交易所都容易使用,并且比大多数中心化交易所用起来都方便。

一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听说过Uniswap,但在过去6个月的时间里,突然Uniswap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和兴趣,很多人在Uniswap中进行交易,为Uniswap提供流动性。最近Uniswap发布了V2、代币,Uniswap已经成为了生态系统中很重要的一员,因为它是元应用,很多应用可以建立在Uniswap上。如果你需要特定的代币参与到应用中,可以去Uniswap中获得代币,Uniswap不仅仅是自主运行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而且是我们系统的一部分,使得以太坊生态系统对用户更加友好。

但是这其中还是碰到了一些挑战:扩容挑战、交易费大幅上涨,有一段时间的交易费甚至超过了比特币区块链交易费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

这意味着使用以太坊区块链变得非常昂贵,如果你想参与到以太坊的预测市场上交易费需要10-20美元,使用隐私的解决方案需要付30美元,转移DAO币需要2美元。人们已经证实了扩容所带来的挑战了。

但是,以太坊生态系统正在积极解决扩容挑战,ZK Rollups是两年前提出来的扩容解决方案,我当时写了一篇博客思考如何将以太坊的可扩展性提升到每秒500笔交易的吞吐量,自那之后现在已经达到了每秒3000笔交易的吞吐量。这都是理论上的,除可以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外,也可以用支付工具。

Gitcoin的Grants是二次方融资的机制,是用它来资助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公共用品。我多次谈到Grants,去年的会议上我也谈到了。二次方融资是一种去中心化治理机制,使得社区能够以某种方式给基本公共项目分配资金,选择他们认为最有价值的公共项目。目前进行了七次投票,都非常成功,人们对分配的结果非常满意。

这一次Zksync是ZK Rollups的解决方案,因此在Gitcoin Grants融资成本比以前低5-10倍,在gas成本方面节省了96%,Rollups是非常有用和有价值的。

不同层的基础设施已经开始互联了。Gitcoin Grants能够资助公共产品Zksync扩容,Zksync提升了Gitcoin Grants的扩容。Gitcoin Grants支持很多扩充项目。可以看到生态系统中不同层之间的协同效益。

Optimistic rollups就像ZK Rollups一样,Optimistic rollups现在更强大,它不仅仅能够处理支付,还能处理以太坊智能合约,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很多人对Optimistic rollups迁移非常有兴趣,因为它是短期的扩容方案。

最近我进行了演讲,我认为关注于Rollups是非常现实的中短期解决方案,Optimistic rollups也已经有了测试网,上面也部署了一些应用。零知识证明是ZK Rollups背后的概念,慢慢也支持通用智能合约的执行了,所以有更多的方式来扩容智能合约。

Plasma来临了!大家都可以用Plasma,Plasma是扩容解决方案。

以太坊生态系统不仅仅只有一层扩容、二层扩容,而是采取的是混合的方式,把一层、二层的扩容方案优势整合在一起,现在的吞吐量是15-45笔每秒,加上ETH1+rollups可以增加到1000-4000,如果又有rollups又有分片的话,吞吐量可以达到10万笔每秒。

以太坊链的扩容、可扩展性应该利用主链的扩容性以及二层协议的优势。这条路径能够给以太坊提供足够的可扩展性,支持以太坊上部署应用的长期发展。

 

以太坊:一个能够自我维系的生态系统

 

以太坊现在已经慢慢成为了真正的生态系统,是能够自我维系的生态系统。每次出现一个问题都能提出解决方案来解决。

  • 如果你希望有支付可扩展性,现在有了Loopring、ZKsync、OMG网站。
  • 如果你希望有稳定的价值,有DAI、USDC等。
  • 如果你希望有扩展智能合约,有Optimism、Arbitrum。
  • 如果你希望有可读的用户名,比如说发送以太币给其他人,但是你不希望用寻址的方法,就可以用ENS(以太坊域名系统)。
  • 如果你希望有隐私,有Tornado.cash、AZTEC、zkopru。
  • 如果你想要交换和兑换资产,有Uniswap以及其他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 如果你希望资助公共品,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有Gitcoin、Quadratic funding二次投票/二次融资。
  • 如果你希望进行身份验证,有BrightID,不仅仅是机器或者一个人拥有10万个账户,BrightID能够解决身份验证的问题。

这个生态系统当中包含了不同的部分,生态系统中的不同部分是互相支持的,互相增益的。隐私层提供应用的隐私,资助层提供其他项资助,支付扩展层确保支付,由此形成了以太坊的生态。以太坊最有价值的地方来自于不同的组成部分,他们能够互相协作,这是基础设施的好处。

我最喜欢把以太坊比喻成一座城市,Txstreet.com是一个网站,把以太坊描述成一个城市。有很多像大楼一样的应用,人们必须在不同的大楼之间来来往往,如果你想从一栋大楼到另外一栋大楼乘巴士就可以了,巴士就像以太坊区块中的区块一样。

这样的比喻反应了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很重要的价值,特定应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去中心化解决方案替代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的功能,基础设施越多,所能做的事情就越多,转而就可以建立更多的基础设施。

2015年我写了一篇颇具争议性的博客——《区块链没有杀手级应用》,这句话我说过很多次了,很多人都对此有争议。到了2020年,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我认为区块链的生态系统不是杀手级的应用,是杀手级的网络,不仅仅是关于稳定币、预测市场、扩容,最重要的是互动,和稳定币、扩容、ENS、DAO等不同组成部分之间的互动,区块链的价值主要来自于不同部分的互联以及同时运用这些东西。

所以区块链是中立的基础层,使得我们能够建立起生态系统。基础层是去中心化的,这样才有足够的信心在上面部署应用。

以太坊现在占据到了中心的位置,同时加密生态系统也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其他区块链、链下组件。你拥有的组件越多,通过加密生态系统就能做更多不可能的事情,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他们可能有足够的力量支持更多的活动,建更多的组件,由此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

我们离这样的未来不远了。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