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字数:2333

作者:Paul d’Aoust

译者:李意 & Frau Yang & 江南

翻译机构:DAOSquare

过去几年,关于加密货币和分布式账本的新闻层出不穷。从最开始比特币作为一种不受中央机构管控的“数字黄金”而声名鹊起,再到近十年来新项目如以太坊、Ripple和IOTA等的迅速崛起,我们可以看到科技界对加密技术的需求还远远未被满足。

但与任何一个炒作周期一样,这些亮点最终会黯然失色。忠实的加密迷们继续信仰,但其他人都开始厌倦了。那么,为什么我还是选择现在这个时机去谈论一种“新型”加密货币呢?

仅仅六个月,我们所认识的旧日世界就消失了,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取而代之。COVID-19的肆虐动摇了社会经济体系,并以经济衰退、系统性不公、生态退化、连锁制度失灵和政治混乱等形式暴露了其脆弱性以及功能失调。伴随着越来越多声音的出现,我相信我们设计货币的方式和它们塑造我们经济的方式造成或加速了上述许多问题的出现。

加密货币的倡导者是这股思想潮流中的鼓手,但他们不是唯一的声音,当然也不是最早的。去中心化的数字黄金是一个有趣的观点,但我认为这只是对当前破碎的货币体系的一个小小调整。(这也会产生新的问题。)

请继续往下阅读,你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但非常古老的赚钱方法。

好吧,告诉我关于“相互信用”的事。

还没到呢!首先,我想揭开人类过去几千年的历史。我保证不会花很长时间。

部落礼物经济到全球资本主义市场,世界各国人民走了许多不同的道路,但最受欢迎的说法有以下两种。

l 故事一:从礼物到实物交易货再到金属货币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像亚当·斯密这样的经济学家给我们描述一个标准故事:随着我们文明程度的提高,我们开始以物易物来交换我们所需要的商品。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当爱丽丝拥有鸡蛋和想要柴火,但鲍勃想要鸡蛋和拥有毯子时,这种方法并不总是有效。因此,我们转向用被人们普遍需要的东西来调节我们的交易——比如,最初是谷物,最后是金属块。各种服务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像谷仓、银行,提供给你储存财富的服务,并收取一定的费用。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但硬通货本身也有问题。首先,你只能花你实际拥有的钱。因此,我们放弃使用硬通货,转向“承诺”——即债务形式。银行再次介入以协调这些承诺,向卖方提供即时资金,向买方提供贷款(含利息)。现在每个人都能得到更多的钱,这导致了19世纪和20世纪的经济繁荣。

现在,在21世纪,银行是货币管理的主导者,能够对货币数量、货币发行以及价格这些问题做出最重要的决定。一些人说这是个好主意(主要是银行),也有其他人说,这绝对是个烂摊子。

故事二:从礼物到承诺,然后是金属货币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像大卫·格雷伯这样的人类学家们说,故事1完全颠倒了。他们声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使用借据,而不是种子、贝壳和白银作为他们的第一货币。换言之,如果鲍勃想要鸡蛋,但还没有柴火,他会客气地向爱丽丝要鸡蛋,并承诺会找到一棵树,把它砍倒了再还给她。

后来,钱作为一种偿还债务的方式出现了,而这些债务不能通过结算借据来偿还。也许债务只是象征性的(比如给教会交的什一税和嫁妆),或者因为双方距离太远(比如国际贸易)。这种形式的钱特别受国家和国家支持的宗教欢迎,他们用它来支付项目和战争费用,然后期望在以后以税收和贡品的形式收回。直到后来,人们才认为它也是一个通用的交换单位。

从那时起,这个故事与标准故事之后的演变一样了;金属慢慢被银行发行的信贷所取代。见上文:混乱。

我们现在在哪里

我不够聪明,不知道哪一个故事最真实。我有一种感觉,没有一个专家亲历过5000年前的场景,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但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他们在以下几点上意见一致:

  • 礼品经济对小团体来说,效果很好。
  • 随着团体规模的扩大和信任网络的日益淡薄,我们开始创造货币来代替关系。
  • 信用/债务/借据在一个经济体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无论使用的是其他的什么货币。
  • 货币往往作为工具被用于集中权力,把财富集中在越来越少的人手中。

好吧,现在我们能谈谈你们的相互信用吗?

行!

让我们回到农夫爱丽丝和织布工鲍勃身上。你会记得爱丽丝给了鲍勃一些鸡蛋,因为他答应以后会送木柴。他们一起解决了需求匹配的问题,他们不再需要等到双方都有了对方想要的东西。

但假设鲍勃不是砍柴的人。这种情况下爱丽丝不太确定她想给鲍勃任何鸡蛋。不是说她不信任他,她只是觉得她永远也见不到那柴火。

鲍勃的邻居查理加入到场景中了。他是个伐木工人,冬天经常在户外活动。我们已经知道鲍勃做的毛毯很棒。查理也知道这一点并且已经注意到一个迷人的红色毛毯。我想你可以看到这一切的发展,鲍勃可以利用他的社会关系来保证他的承诺。现在爱丽丝对这笔交易更有信心了。鲍勃仍然信守诺言,查理给鲍勃一些柴火,换了一条漂亮的新毯子,爱丽丝得到了她的柴火。今年冬天大家都很暖和,吃得很饱。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这很好,但是有点限制。为什么鲍勃一定要在中间?他可以答应给爱丽丝一条毯子,她可以用这个诺言和查理换些柴火,查理可以自己兑现鲍勃的诺言。货物单向流动,承诺向另一方向流动,直到债务得到解决。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这些承诺写在一张纸上。这使得每个人都能更容易地跟踪它们。你可以通过把它们的值与某种参考单位联系起来,使它们更加通用。现在你不必担心一条毯子值多少个鸡蛋,你只需按一般单位定价。忽然间,这些承诺开始变得很像……钱。Bob dollars,如果你愿意给这些承诺命名的话。(还有 Alice dollars 和 Charlie dollars)现在我们正朝着创造通用货币的方向前进。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但奇怪的是:既然这些承诺是可以交易的,那么说鲍勃对爱丽丝负有义务就没有多大意义了。他对整个经济负有责任。我们可以放弃像“债务人”和“债权人”这样谈论个人关系的术语。这消除了鲍勃陷入对爱丽丝的债务束缚的危险。此外,它还将违约承诺的成本分摊到整个经济体,而不是迫使爱丽丝承担所有风险。

这是相互信任的基础。在一个典型的现实例子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账本来记录所有做出的承诺和收到的承诺,而不是传阅纸面承诺。它真的只是大规模的多人复式记账。当鲍勃给爱丽丝一个承诺时,他在他的账本上记为负数,而她在她的帐上记为正数。当鲍勃的承诺被抹去时,他的承诺就被抹去了。

一种新型密码货币,和文明一样古老

因为每做出一个承诺都会有一个相匹配的承诺被收到。所以所有参与者分类账上的净货币供应量始终为零。然而,流通货币供应量等于所有未兑现的承诺。

但是等等,信用是好事吗?这不正是银行凭空创造资金的方式吗?

算是一种方式吧。

我仍在努力理解银行是如何运作的——我想我并不是唯一一个想弄明白的人。这太复杂了,也可能是故意这么复杂的。我所能理解的是,当银行发放贷款时,新的货币进入流通,当这些贷款被偿还时,流通货币就消失了。而且,就像相互信用一样,它是通过各种分类账上的一系列借贷记录发生的。

在我看来,这是最大的不同。在银行主导的信贷体系下,银行在创造和分配货币方面拥有了巨大的权力。而在相互信用的情况下,整个经济都会参与进来。每一笔交易都是双方达成的协议,无论是创造、兑现或销毁货币。

另一个不同之处是,银行放贷是有息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共同的信贷体系会这样做。利息似乎制造了一个财富流失的恶性循环,导致借贷者借更多的钱或从其他地方提取财富,以支付所借资金的租金。最好能摆脱这种状况。

如果设计得好,相互信用可以帮助货币供应量与经济相匹配。当商品和服务交换时,它会“呼吸”,随着承诺的产生和结算而扩张和收缩。当鲍勃把毯子给查理时,钱就消失了,没有到期利息,没有失控的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货币不再是一种东西,它只是一种交换媒介,一种衡量对我们真正有意义的东西的流动的方式。

当我们说我们想要更多的钱时,也许我们真正的意思是我们感到压力很大,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更好地照顾自己,甚至可以沉溺于一些美好的东西。钱不是重点,财富才是关键。

这安全吗?我认识一些人,他们的承诺不值得合作。

你可能是对的;如果人们到处做出他们无法兑现的承诺,这可能会导致像通货膨胀这样的后果——承诺太多却没有足够的实际价值来支持它。你可能会得到一堆债权,却没几个可以兑现。

可以通过很多方法设计出一种货币来阻止吃白食的行为,其中信用限额是最受欢迎的。我们将在后面的文章中讨论这些和其他重要的设计选择。

那么,这东西有用吗?有人真的这么做吗?

当然!在各个地方有很多相互信任的好例子。

  • 1980年代,迈克尔·林顿(Michael Linton)创立了LETS,当时他所在小镇的主要雇主倒闭了。这或许是社区互助信用的原始范例,也是世界上许多其他例子的典范。LETSystems通常使用联邦货币作为单位。人们倾向于在没有足够的“真”钱来周转的时候设立这些机构。
  • Timebanks 与 LETSystems 的哲学思想一脉相承,但将人们的时间作为一个单位。这个想法是由 Teruko Mizushima 在1973年发明的,并由 Edgar S Cahn 进一步推广。他解释说,这个想法的根源是社会项目的资金已经枯竭。以时间为基础的社区货币在其2000年《千年宣言》报告中得到了联合国的大力支持。
  • Ripple 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相互信用,但仍然是一个完全基于信用的网络,类似于 Bob在 Alice 和 Charlie 之间充当可信的中间人。(XRP加密货币只是为了向中央中介节点支付服务费。)
  • 位于意大利撒丁岛的B2B相互信用网络 Sardex 诞生于2008年信用违约危机的废墟中,当时撒丁岛经济陷入深度萧条。Sardex 允许企业在没有足够的欧元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交易,并在过去11年里为2900家企业提供了3130万欧元的交易。
  • Trade exchanges,自称是B2B的易货网络,根本不是真正的易货。它们只是相互信用。国际互惠贸易协会IRTA估计,2019年,40万家企业参与了140亿美元的贸易交换交易。

歇息

这里是第一部分的结尾。你了解了在五千年历史中钱的演变,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们从人类文化早期的礼物经济开始,一直演变到承诺经济,并了解到在我们所有其他货币实验中,承诺经济从来没有真正消失过。最后,我们探讨了相互信用,一种将承诺变成通用货币的方法。

我对相互信用感到兴奋,因为我把它看作是一座桥梁——与我们当前的经济实践相兼容,但又能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开展业务,这或许能帮助我们摆脱当前衰退的、掠夺性的、剥削性的现实。。

货币方面的激进创新值得采用激进的技术,所以下周我将介绍构建分布式应用程序的框架Holochain,并解释如何使用它来构建相互信用货币。我认为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匹配;与客户端/服务器和区块链相比,Holochain让我们更接近于自我主权的点对点交互的理想世界。我认为这是建立一个自由的、人民驱动的再生经济的必要条件。

使用的照片来源于文森特·博塔在Unsplash上的发布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