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中新对话 | 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托管企业服务,有哪些机会与未来?

7月4日,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携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巴比特和新加坡区块链协会,共同在线召开“2020 中新区块链领袖论坛”。本届大会,深入讨论了Web3.0、DeFi、区块链Oracle、央行数字货币、数字资产托管、数字银行和加密银行等前沿技术和行业发展。

在圆桌会议上,来自中国和新加坡的区块链创业者围绕“数字资产托管-企业服务”主题展开了探讨。新方嘉宾包括:Yan Li,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SIE Division资深讲师兼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双语MBA项目主任;Jason Lim,Veritag创始人;Ryan Chew,Tribe Accelerator联合创始人。中方嘉宾包括:Putin Liu,HashKey Hub CSO;徐杨,HashKey Custody首席技术官;Philipp Seifert,imToken商务发展总监。本场圆桌由Bitcoin Exchange联合创始人兼CEO Zann Kwan担任主持。

中新对话 | 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托管企业服务,有哪些机会与未来?

以下是圆桌的文字精编。

(主持人)Zann Kwan:我们将讨论的第一部分关于新经济角度下的企业服务需求。如果我在运营一个数字资产平台,或是正在设计一个即将推出的平台,目前有什么样的企业服务可以提供给我?或者什么样的企业服务能够和我的业务设计模型进行良好的协同呢?

徐杨:区块链实现了基于数学和开源程序的相互信任模型,允许我们在无需信任某个特定中心化实体的情况下达成共识。这是一种创新,但也极具挑战性。区块链给我们带来的挑战之一,是如何安全地保存和使用私钥。因此,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事实并不总是像他们应该的那样。比如2014年,Mt. Gox丢失了81.5万枚比特币,类似的事件每年都在发生。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一种更安全的方式来保存和使用私钥,这就是数字货币保管系统出现的原因。

但是,作为一个中心化系统,托管系统仍然存在单点故障问题。因此,如果黑客侵入系统,他可以转移托管资产,使我们的托管资产遭受致命损失。那么我们如何使用加密技术来保证我们的资产100%安全呢?这是我们托管系统的关键使命。

(主持人)Zann Kwan:我认为你指出了关键问题,基于区块链的资产是一个无需信任的系统。相较之下,中心化机构提供信任的系统就变成了一个蜜罐,吸引黑客去攻击它,安全变得越来越重要了。Putin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些关于安全的信息?

Putin Liu:我们更多的是从新加坡金管局的角度来向大众提供服务。金管局的视角就是政府的视角,对于DBT或电子货币,他们关心的是AML和KYC。所以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他们想要加以控制以确保一切都是安全的,而且这项技术可以用在人们需要的真实事物或真实场景中。所以,我们按照流程步骤来做这部分。根据PSA许可证,我们目前提供三种服务:一是钱包和托管服务,个人和机构都可以使用;二是OTC服务,人们可以购买DBT;第三 我们也在尝试使用DBT支付,就好比目前你可以使用万事达或Visa,我们想把DBT整合到付款中。

Philipp Seifert:我想说的是非托管型钱包,有两种钱包。一种类似于交易所,你可以在那里存钱,他们可以在后台做任何事情。而imToken钱包更像是一个工具,利用用户自己手机的安全系统来控制自己的私钥,从而以自己的方式控制自己的资金。企业客户需要一些定制的特殊解决方案,而我们的用户大多是个人用户,比如像你我这样的人。也许,有的人拥有很多资产,但他们想在自己的手机上自己确保其安全性。

Yan Li:我们和数学院合作紧密,他们非常努力地研究如何保护私钥和访问权限等等。对我们来说,因为现在的技术已经成熟了,我们希望看到在传统企业服务领域中应用这些技术的可能性和潜力,因为这项技术可以提供一种无需信任的东西,作用在实体之间的动态变化,或者说富裕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动态变化。所以,如果我们将技术应用到那个场景中,技术不仅可以帮助我们确保访问那些资产的安全,还可以保证这些资产能够被恰当地使用,最终保证财产继承值得信任,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 我们看到了传统和加密两种资产类型融合的潜力。

(主持人)Zann Kwan:本场圆桌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类型的资产,现在我想把下一个问题交给Jason,他正在研究基于区块链的食品以及贸易文件安全系统,我们认为食物在过去,从估值的角度来说是很好的,但放在贸易、金融或供应链中来看,它的估值是有点模糊的。对我们来说,这又是一种不同的数字资产,所以你能分享一下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吗?

Ryan Chew:基本上,食物是很难追踪的,因为它们看起来都一样,一堆食物里面可能有高达几十万的个体。因此,比较好的做法是考虑批量检查的跟踪过程,因为无法确定数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决定用一种更直接、更简单的方式。我们的第一个想法是必须有一个ID,相当于每个产品的指纹。随着二维码的到来,很容易做到这一点,我们很容易就能获得产品的专属二维码。一旦有了二维码,我们就解决了难题,但这同时还增加了生产成本和生产流程。

我们发现这个方法最适合进入中国市场,因为任何进入中国的产品都需要进口标签,而进口标签必须得到中国政府的认证,这是必须的。每个人要花人民币2到8毛才能把标签贴在那里,就能得到二维码。对我们来说,这是双重二维码,你有一个特定的二维码来显示产品上的所有信息,还有一个互联网二维码防止标签被撕掉。

在此之上,我们把所有的信息放在区块链上,为什么放在区块链上呢?因为区块链账本是不可篡改的,基本上你就能解决产品的身份问题。通过解决身份问题,产品很容易进入下一个阶段,最终是库存控制、库存管理、物流管理,通过ID,将所有过程和货物联系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将合法的集装箱从几千个增加到上万个,并且使货物真正可追踪。

(主持人)Zann Kwan:下一个问题,在你的行业中,有哪些已经存在很长时间的问题,可能50-80年都没有改变的问题,区块链带来了改变,解决了这个问题?

Ryan Chew:首先,我想谈谈传统信托公司在引入数字资产时所面临的挑战,当你选择一个基于信托的受托人时,这个特殊的受托人需要履行一些义务来满足你支付的条件,其中一部分是受托人对客户的义务。因此 信托的责任之一,就是能够采取措施保护资产。正如Alex和Putin之前提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以一种安全的方式存储数字资产。以及,当受托人需要把资产转交给别人的时候,这个人也许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也许不幸去世了,那么如何将资产转交给下一个受托人呢?这些都是目前各方所面临的挑战,并没有很好地解决。我们在市场上看到像Alex Phillip和Putin提到过的一些解决方案,可以添加到当前服务中,帮助当前的信托公司来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接受数字资产托管服务。

除此之外,区块链是如何颠覆跨国公司产业的?跨国公司产业实际上,有一个值得信赖的第三方来照顾你的资产,区块链技术能够承担那个角色,并且能有效地去中介或促使受托人的角色演变。从这个意义上说,你可以通过一个智能合约来管理整个信托。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需要受托人呢?另一个观点是,受托人所扮演的角色是在不断发展的。作为一个律师,你必须能够知道这个智能合约是否满足受托人的管理要求,以及这必须转化为一个智能合约所能管理的东西,必须制定规则,并且不断演变。

Putin Liu:目前对于托管公司或转账服务商,我认为存在两个问题。首先,如何邀请大保险公司加入这个行业,使人们感到更安全;其次,信托服务提供商是如何盈利的。因为目前如果你使用托管服务,也可以使用类似imToken的软件,他们可以参与存储并保证私钥安全。需求市场只关注大型机构,比如那些拥有100或1000比特币的大机构需要托管。如何收取费用这个业务模块目前还不是很清楚。

Philipp Seifert:我认为Putin说的有道理,更大的客户在更高层次上有这样的需求。他们仍然需要非常专业的托管解决方案,也因为这项技术非常新,很难理解也很难处理所以比较昂贵,因为它很难以一种非常安全的方式处理。区块链使它变得更便宜了,第一步是区块链降低了自我托管的成本,第二步是要有某种业务逻辑而不需要支付昂贵的托管费用,你不会看到区块链上所有托管服务消失,因为可以应用于区块链的业务逻辑非常有限。智能合约非常好,它们可以处理一些业务逻辑,但智能合同同样有局限。

(主持人)Zann Kwan:科技总是能让事物更快、更好、更便宜,现在我们要提出新的问题,你认为跨国公司的信托和公司服务将会发生什么变化,说出你们看到的的机会和未来?

Ryan Chew:首先,我认为对于传统的跨国公司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因为可以采用更多的解决方案,这样他们就更有能力处理他们所管理的数字资产。但前提是法律和标准能够明确对管辖范围内的数字资产征税,并能够对此清楚地解释。目前哪种资产类别需要纳税仍然不确定,到底什么是证券也不明确。在跨国公司发展之前,以上这些都需要明确定义。

Putin Liu:我想对Philp的评论做一些补充,因为我认为他是去中心化的钱包,而我们是一个中心化钱包,我们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imToken用户自己管理资产,一旦有任何损失 用户将自己承担。二作为托管服务提供商,我们会担起责任,这就是不同的角度。TradeBlock做了一个与IT和CS行业相关的研究,他们和传统的管理投资组合进行了比较,还比较了一些比特币投资组合。结果表明,持有10%的比特币投资组合的收益比传统收益大得多,就像60%的证券和40%的债券,这表明我们可以将数字资产看作为一种替代资产。

Yan Li:对我个人来说,它们既是潜力也是挑战。我完全同意Ryan的观点,技术确实有潜力取代现有的产业。而随着技术的发展,分布式信任成为关键,传统行业可以采用这种技术降低其对传统用户(通常是非常大的关键客户)的信任成本。我们已经在实践很多新的商业模式,为传统世界提供我们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减少成本并帮助他们进化。因为传统受信任的行业要发展,他们必须做好被颠覆的准备,否则它们就不会进化,这是我们商学院正在研究的关键因素。

(主持人)Zann Kwan:对于传统的企业服务提供商来说,转型更容易,还是从头开始构建更容易?

Ryan Chew:我认为转型是很重要的。数字资产只是一个资产类别,你有很多不同的资产类别,以成为一个完整的服务提供商。你必须要具备专业知识、专业技能来管理各种资产类别。例如,一个有钱人不可能以数字资产的形式保存他的全部财产,他肯定有一些房地产,甚至是现金,一些多样化的投资。所以作为一个服务提供商,如果你说“嘿,我只能管理数字资产”,那么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因此必须有所转型。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