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 Balancer、Synthetix 等明星 DeFi 项目掌门人聊了聊流动性挖矿

Balancer、Synthetix 、Curve 和 Ren 四个明星 DeFi 项目掌门人谈流动性挖矿高补贴激励引发的「收益矿场(Yield Farming)」风潮收益与风险。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 「yield farming」 蹿红成为加密行业焦点,似乎突然间 DeFi 社区的每个人都变成了「热情的农民」,进入他们的小农场。 什么是 yield farming? 它对 DeFi 项目有什么好处?以及有什么风险?

7 月 2 日晚 7 点,D1 Ventures x Winkrypto x 链闻联合呈现的「超越共识 Beyond Consensus」在线访谈节目,邀请到 BalancerSynthetix Curve  Ren 四个明星 DeFi 项目掌门人,一起聊聊「DeFi 农民与流动性挖矿」。

以下是本期节目全程的文字记录,内容有所编辑。

我们与 Balancer、Synthetix 等明星 DeFi 项目掌门人聊了聊流动性挖矿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来自 D1 ventures 的 Jennifer。今天,我们非常幸运地邀请到最著名的 DeFi 项目的创始人加入我们的讨论。我们有来自 Balancer 的 Fernando Martinelli,来自 Curve 的 Michael Egorov,来自 Ren 的 Taiyang Zhang,以及来自 Synthetix 的 Kain Warwick。我们的讨论正式开始:

Q1: 请各位先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告诉大家你在做什么项目,以及为什么对 DeFi 这么感兴趣 ?

Kain:我是 Synthetix 的创始人 Kain Warwick,Synthetix 是 Ethereum 上的一个衍生品流动性协议。Synthetix 协议使用抵押品池来保证衍生品交易具有无限流动性,并有效解决了滑点的问题。目前,Synthetix 上的交易主要单个代币的合成资产,但我们昨天也推出了二元期权,我们在未来几个月推出了合成期货。

DeFi 的出现让无需许可的融资变成了可能,这对于抗审查以及让市场上的新生项目能够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来保持正常运作意义非凡。不同协议之间的补充以及组合让无需许可得以实现,目前我们看到 DeFi 在用户体验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相当可观的进展,比如 1inch Exchange 聚合了整个生态中分散的流动性,可以让用户从一个界面访问并获取到所有的流动性。而现在我们身处的互联网世界并无法轻易地实现这种目标,举个例子,假如你用一些第三方平台来获取 Twitter 上的信息,你必须要使用 Twitter 官方提供的 API 接口,而 Twitter 可以控制你能够获取到的权限,你能做的仅限于 Twitter 允许你做的。

Taiyang:我是 Ren 的 CEO Taiyang,Ren 构建了一个多方计算 (MPC) 协议 RenVM。我们最近在主网上推出的第一个用例是 BTC、BCH、ZEC 和 ETH 之间的桥梁。以前,构建在 Ethereum 上的 DeFi 应用程序无法轻松地访问这些资产。RenVM 使这个过程变得简单。 我对 DeFi 感到很兴奋,因为它让「如果最有效和安全的价值转移方式是使用区块链,那么与这种价值交互的金融基础设施也应该建立在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之上。」这样一个想法得以成真。

Michael:我是 Curve Finance 的创始人 Michael。Curve 是一种为稳定币或者以太坊上的比特币等创造深度以及流动性的协议。 我从 2014 年开始使用加密货币,从 2018 年开始使用 DeFi。今天,我可以想象没有银行系统的生活,但不能没有加密货币和 DeFi。稳定币等链上资产的流动性以及深度问题是我在使用中发现的痛点,而中心化交易所并没有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决定(通过 Curve)来为大家解决这个问题。

Fernando:大家好,我是 Fernando, Balancer Labs 的 CEO 和联合创始人。Balancer 是一种可编程流动性协议。它允许任何人创建定制的流动性池,并不断被套利者重新平衡。这些流动性池的行为类似于指数基金,在指数基金中,有限合伙人可以向使用资金池流动性的交易员收取费用,而不是像传统金融那样由流动性提供者支付费用。

Q2: 为什么 yield farming 如此火爆?说说你使用了什么方法参与?以及收获如何?

Kain:我一直认为激励用户的行为是非常重要的 , 所以在 2019 年 3 月与社区进行讨论之后 , 我们改变了货币政策的通货膨胀模型 , 这意味着 SNX 持有者如果不参与 staking 的话会因为代币的通货膨胀而承担「亏损」。这这一举措 staking 率从 20% 左右迅速增加到 80% 左右,并清楚地证明了激励对于一个新兴网络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流动性挖矿,这始于 Uniswap 的 sETH/ETH 流动性池。我们一直在与社区讨论如何为 Synthetix 提供入口,以便用户能够在不持有任何 Synths 的情况下轻松开始交易。起初讨论的是在 Uniswap 上建立一个 sUSD/ETH 流动性池,但一位社区成员建议我们采用 sETH/ETH,因为这两种资产应该以平价交易,这样价值的变化就不会需要套利。激励机制来自 SNX 的通胀回报,其中一小部分被从 SNX stakers 转移到 sETH/ETH 池的流动性提供者。最初,这是一个相当笨拙的手工过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操作实现了自动化并一直在持续进化,直到上周这一方案才被弃用,因为我们现在增加了新的 sUSD 流动性池。

我们当时低估了这个项目在向新用户推广 Synthetix 协议方面的能力。很多人告诉我们他们在 Twitter 或其他地方听说了这种激励计划后就决定参加了 , 一开始只是为了追求一些收益 , 随后开始了比较深入地研究 , 最后就留在了这个系统中并成为了一个活跃的 staker。

我们目前有三个流动性激励措施。有 Curve 上的 sUSD 池,这是一个稳定币流动性池,我们每周向这个池支付一部分 SNX 通货膨胀激励,就像我们以前对 sETH/ETH 池所做的那样。这是目前 DeFi 上最大的 AMM。

还有「以太坊上的比特币」(Bitcoin on Ethereum) 流动性池,也在 Curve 上,包括 sBTC、renBTC 和 Wrapped BTC。流动性提供者在这个池中做贡献可以收到 BPT 激励,并可以在 BAL 以及 CRV 发布后收到这两种代币。

还有一种 iETH 激励,即我们的做空 ETH 代币,它反向跟踪 ETH 的价格波动。其背后的想法是平衡债务池,其中大部分是 ETH 或 BTC 的多单。实际上,我们最近在社区中谈到了建立一个 iBTC 池,以鼓励人们对冲做多 BTC 的风险。

Taiyang:DeFi farming 在 COMP 的推出后才真正起飞。随着 COMP 以高估值上市,由于额外分配 COMP 代币作为激励,复合贷款的名义回报大幅上升。借款人也受到了同样的激励,这就是 Compound 推出后即取得飞速增长的主要原因。

我第一次看到 farming yield 这个表达是在 Twitter 上。这个描述画面感很强,我们就像种地一样通过存放现有资产来「种植」一个新的代币。从结构上说,这与在协议中质押资产是一样的,但不是通过原生代币膨胀来支付,代币者得到的奖励是一个不同的代币,或者在农业环境中可以说是一个新的「作物」。

正如 Kain 提到的,我们已经在 Curve 上启动了 renBTC, sBTC 和 WBTC 的激励池。RenBTC 是我们协议中在以太坊上包装的比特币。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超过 800 renBTC 存入了 Curve 的流动性池,也就是说有超过 2500 万美元的资产通过 RenVM 进行了转移。

通过激励这个流动性池,我们看到 renBTC 和其他配对货币之间有了更大的流动性,所以我认为它是成功的。

Michael:DeFi farming 的火爆一点也不令人意外。甚至在开发 Curve 之前,我就认为激励用户帮助协议是代币最有价值的应用方向,这是一种相比于 ICO 来说更健康的替代方案。但必须要承认的是,在 DeFi 世界中 Synthetix 开创了这些激励机制,也首先把这种机制落到了实处。

看到 farming 在几天的时间里成为了一个热度非常高的词并获得了所有加密 twitter 用户的关注非常有趣。人们每天都在寻找赚钱的方法,而 DeFi farming 正是一个非常健康,风险低得多的 ICO 替代方案。

目前,正如 Kain 所说,我们对 sUSD 有 SNX 激励,对 SBTC pool 有 SNX+REN 激励。我们还会很快推出带有激励机制的 CRV。从流动性激励开始,我们还想探索保险和交易量激励。不过,应该非常谨慎地对待交易量激励,以避免像 FCoin 那样造成大量的虚假交易。我们将保持架构模块化,这样就可以依靠代币的通货膨胀来实现对于各种维度的激励。

Fernando:我认为流动性挖矿的意义非常可观 : 它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去中心化,并让用户非常积极地参与了进来。我认为,这是协议能够获得健康的 token 分发并真正实现去中心化的唯一方法。而如果没有健康的 token 分发机制,onchain 治理就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从一个非常简单的角度切入,也就是让 Balancer 上的流动性提供者获得 BAL 治理 token。会根据你贡献的总流动性的多少来参与瓜分每周 14.5 万枚 BAL。虽然在构建流动性池时有一些复杂的问题需要考虑,但是我们一直鼓励社区自身能够对最初的提议提出改进建议,目前看来效果非常理想,社区成员在日常的讨论中参与的积极性很高。

Q3: 收益矿场(yield farming)有哪些风险 ? 有多少种不同程度的风险?你有没有什么经验 / 教训想和观众分享的呢 ?

Taiyang:Ren、Synthetix 和 Curve 的合作是一个相当独特的案例,因为在 Synthetix 这边的 sBTC 和我们这边的 renBTC 之间构建一个简单的入口(on-ramp)和出口(off-ramp)是很有意义的。

这些是高度相关的资产,因此我们决定激励这个池子。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普遍,除非特定的被激励的资产对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关的。但我认为许多项目已经通过 DeFi 的可组合性隐性地「协作」起来了。比如,可以同时「挖矿(farm)」BAL 和 COMP,方法是先将 USDC 存到 Compound,然后将这笔存款转换为 cUSDC 代币,然后将它们存到 Balancer 池中。

当我说这次对于所有的 DeFi 项目都不一样时,我会很谨慎,因为有些项目会达到目标,有些则不会。我们已经看到 Synthetix 和 Balancer 等项目的成功,也看到了 Curve 遵循同样的路径。

交易挖矿的动态和 DeFi 农场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大多数情况下,在 DeFi 农场内,用户不会「直接」为『挖矿』代币付费。相反,用户是在向协议提供资产,这并不需要预付成本,而是需要机会成本。

在与允许使用杠杆的 DeFi 协议交互时,需要谨慎。许多用户不了解这些协议中的清算风险,遭清算时他们可能会失去抵押资产。对任何用户来说,在向 DeFi 应用程序提供资产时,做适当的尽职调查还是很重要的。

Fernando:我不太了解以前这些尝试,所以也不好评论。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为了吸引那些不会为协议增加真正价值的用户而赠送协议的原生代币,从长远来看是不可持续的。我认为 Balancer 上的流动性挖矿是长期可持续的,原因是,Balancer 上的流动性越多,协议就能更好地为交易者服务,交易者越多,池中的交易费用(利润)就越多。这是一个飞轮效应(flywheel),会变得非常强大,理想情况下,从长远来看,它将不再依赖于代币的分发。

社区很快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很快达成共识,这种流动性是不合法的,因为它对交易员使用 Balancer 没有用处。更有争议的讨论是,我们是否应该追溯性地阻止攻击者,这样他们就不会得到任何 BAL,又或者,我们是否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对流动性挖矿规则进行追溯性修改。最终,社区决定,不开追溯性改变规则的先例,在我看来这是正确的。

Kain:目前关于 DeFi 令人兴奋的事情是,它真正地允许人们做以前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说,这些借贷协议允许人们以完全不受限的方式从他们的资金中获取收益(yield),考虑到当前各种全球经济形势,这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与你所列举的例子(如 EOS 和 TRON 上的游戏)相比,区块链技术还远没达到能提供比非区块链应用更好的游戏体验的水平。这意味着,虽然最初可能会有一种吸引用户的冷启动方法,但一旦这些奖励或价值枯竭,用户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可以改变的还很多,但极有可能,DeFi 的价值支撑将在某些时候足以留住用户,因为与链外应用相比,DeFi 的某些用户体验还是更好的,无论是收益(yield),还是这些系统的无许可性质,还是别的什么。

每周,SNX 的 Staking 奖励都会分配给 SNX 的质押者(Stakers),奖励主要包括,锁仓一年的 SNX 通胀代币,以及在 Synthetix.Exchange 平台上交易产生的 sUSD 费用。以每个收费周期的开始和结束时间进行衡量,每周一次,Staking 奖励主要给那些直到该结算周期截止时间仍然在质押的用户。

去年,一些 SNX 持有者做过一些我们称作「快照」质押行为,意思是,他们只在我们确定的快照时间(比如 1 个小时)内进行质押,这意味着他们有回报,但却不承担 Synthetix.Exchange 平台上交易者们盈亏债务池中的风险。 任何激励措施的重要之处都在于,要对其进行监控,以确保其符合初衷和目的,并根据整个治理结构,尽可能保持足够的敏捷,以快速应对任何针对激励措施的挑战。

Michael: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如果被激励的东西没有用,人们来链也终究会离开。关键在于,要么让更多人去接触不带临时激励诱人方案的有益协议,要么在代币经济学中嵌入内含代币需求的永久激励机制,或者更好的是,两者兼而有之。

在 Curve 上,由于算法的有效性,我们有自然的(yield)奖励。有趣的是,有趣的是,通过引入 COMP 流动性挖矿计划,我们可以将锁定的总价值增加两倍 :

由于 COMP 矿工的稳定币交易需求高涨,Curve 流动性提供者的回报也大大提高。

Q4: 你认为今天的 DeFi 中有哪些尚未解决但很重要的问题 ? 你在哪里看到了新的机会 ?

Kain:显然,随着 gas 价格的不断上涨,对 Layer2 扩容方案的需求日渐迫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最近的 demo 演示中优先放在 Optimism 团队的 OVM 解决方案上,以展示交易用户体验的重大改进。各个 Layer2 解决方案,若能抢先一步,都将得到大量采用。

与以往一样,UX 用户体验仍然可以得到显著改善,而且总会有像 Metamask 这样的里程碑,它们每一个都能让生态系统向前迈进一大步,尽管在此之前往往会进行无数次迭代。但我不是那种为 UI/UX 担忧的人——如果 DeFi 价值支撑真的在未来几年内出现,那么人们就有足够的动力进场去解决这些问题。

Taiyang:我认为 DeFi 中最重要的一些问题是,治理机制的试验和形式化,以及能广泛应用的隐私解决方案的实现。

在治理方面,主要是可以对协议进行更改,这可能会引入安全漏洞,因此以更安全的方式进行试验很重要。隐私方面,我认为在保护用户和 DeFi 应用之间的金融交易隐私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重要的是用户能进行交易、贷款,并与整个 DeFi 生态系统互动,而非把用户的每个行动都公开。最后,期待看到 ETH 2.0 在兼容性、可扩展性和其他方面能如何改变 DeFi。

Michael:不同的 Farming 计划可能有不同的风险。例如,Farming COMP 可能有一个问题,建立一个「农场」的最大利润可能导致非常接近清算。流动性挖矿 AMMs 可能算是相对安全,但不要忘记潜在的基础协议的风险(比如贷款协议被黑客攻击)、所使用的资产的价格风险(如稳定币的永久脱锚风险)以及和其他所有协议一样,存在的智能合约缺陷所带来的可能风险。

撰写绝对安全的智能合约并不容易,这也是当前一大挑战。我们需要比现在人们使用的更好的工具和语言,Curve 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除安全问题外,DeFi 目前还面临着 gas 费使用方面的挑战。每笔链上交易都十分昂贵,距离 ETH2.0 还很远。换用不同区块链的方式也不可取,因为这会损害兼容性 (composability)。当然,Layer2 可能是非常有用的,但让每个项目单独在它的 Layer2 上运行也会有兼容性的问题。奇怪的是,联合曲线 (bonding curve) 的成功可以归因于链上交易的昂贵,因为它使得订单不可行(还记得 EtherDelta 吗 ?)。我认为,原则上,联合曲线是相对比较好的解决方法,由于区块链的可扩展性问题,它有机会脱颖而出。

Fernando:为了让更多普通人进入加密领域,我们需要更好的可用性、可扩展性和更好的工具。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很赞的钱包(如 Argent)和服务(如 Zapper.fi and Zerion)。Zapper.fi and Zerion 在简化 DeFi 方面做得很好,使整个领域更有包容性、更具用户友好性,也触达了更广泛的受众。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更严格的标准化。许多重要的代币根本不遵循 ERC20 标准,这给那些非许可和抗审查协议(如 Balancer)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一个突出的例子是 USDT,基于以太坊的 USDT 没有完全遵守 ERC20 标准,它不返回 ERC20 传输的布尔值。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