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巴比特专栏 | 曹寅:Maker的彩蛋,揭示了其未来哪些可能的重大业务创新?

作者:曹寅

编者注:原标题为《DeFi Review第四期-特别篇2:Maker的彩蛋》

 

今天继续评论Maker基金会的完全去中心化方案。Maker基金会昨日发布了13项MIP草案,作为未来Maker彻底去中心化的方案,并将于4月底投票,如果通过,Maker基金会将把运营工作彻底交给社区,基金会将自行解散。

相关解读可见上一期DeFi Review:https://www.8btc.com/article/579590

我第一时间通读并详细研究了所有MIP,读完之余,除了Maker基金会对于治理的认真负责态度感到敬佩之外,还发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彩蛋”,这些彩蛋揭示了Maker未来可能的重大业务创新。

 

1,Maker上的合成资产?

在MIP1中,基金会列出了Maker的Problem Space清单,清单中的Problem都是对于Maker运营至关重要的主题。我在Problem Space清单中发现,Maker基金会专门提到了“合成资产”

巴比特专栏 | 曹寅:Maker的彩蛋,揭示了其未来哪些可能的重大业务创新?

 

MIP1链接:https://forum.makerdao.com/t/mip1-maker-governance-paradigms/1903

目前Maker发行的资产只有与美元1:1锚定的Dai,而打着On-chain exposure to any asset口号,同样采用超额抵押机制的DeFi合成资产项目Synthetix除了可以铸造iUSD美元稳定币以外,还可以合成其他几十种资产,甚至包括股票和白银。

而Maker创始人Rune的前东家Bitshare早就可以抵押铸造包括美元在内的各种链上合成资产。

其实在Maker上合成多种资产并不复杂,关键是在于预言机喂价机制。而且,不同于抵押自身项目代币SNX和BTS的Synthetix和Bitshare,Maker MCD的抵押资产绝大部分是ETH,流动性和稳定性都远超BTS和SNX,因此理论上来说,在Maker上做合成资产,比Synthetix和Bitshare强壮和方便的多多多多多了。

不过,除了MIP1的Problem Space清单外,在13项MIB的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涉及合成资产的治理制度,因此,Maker短期之内应该不会提供除了Dai以外的资产,但从中长期来说,Maker推出多合成资产是大概率事件。

 

2,Maker要建链下储备金库?

同样是在MIP1的Problem Space清单中,Maker提到了保管机构和储备(Guardian Entities and Reserves),并定义“购买并管理一个多元化的储备结构。通过链下的储备,提高Dai在市场暴跌时候的可靠性。保管者和储备也将降低MKR被稀释的风险”

巴比特专栏 | 曹寅:Maker的彩蛋,揭示了其未来哪些可能的重大业务创新?

 

MIP1链接:https://forum.makerdao.com/t/mip1-maker-governance-paradigms/1903

MIB提出储备资产的概念,会让人自然想到主权国家的央行机制,虽然Maker被DeFi社区誉为“DeFi央行”,但是Maker其实从本质上同现代央行有巨大区别。Maker不能承担现代央行最重要的责任:最后兜底的角色,无法为市场提供最终流动性。从Maker在MIP中对Guardian Entities and Reserves的功能的简单定义来看,Maker似乎想要建立类似央行储备的机制,在极端情况下为Dai提供流动性,也可以避免稀释增发拍卖MKR为系统赤字兜底。

但是问题来了,Maker的储备资产来自哪里?

虽然在Maker的Vault中有大量抵押资产,但是Maker基金会是既无法也不能动用这些合约抵押资产的,最有可能的储备资产,就是Maker基金会手中持有的大量MKR。Maker可能会拍卖基金会持有的部分MKR,将所募集的美元作为储备,并链下保管,一旦再次发生类似312的暴跌时间,Maker可以立即动用储备中美元购买ETH或者USDC(更大可能是USDC),并合成DAI,向市场投放,已解决流动性危机。

我曾在之前建议过类似的货币政策操作,建议Maker可以在312类似紧急情况下,紧急增加MKR作为MCD抵押品,然后将基金会手中的MKR紧急抵押铸造DAI,并投放市场。相比于我的建议,Maker直接在牛市拍卖MKR,并在紧急时期投放市场的措施,在资金利用率,合法性,安全性上更好。

目前,仅仅在MIP1中提到Guardian Entities and Reserves,因此可以认为,这仅仅是Maker基金会的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至于是否执行,以及如何执行,有待观察。

 

3,Maker要经济激励投票者?

还是在MIP1的Problem Space清单中,基金会提到了Vote Incentives。不过不同于之前介绍的Guardian Entities and Reserves和Synthetic Assets。基金会在13项MIP中,以及Blog中,多次提到要经济激励投票者,以提高目前非常低的投票率,并创造一个活跃的流民主代理投票生态。

巴比特专栏 | 曹寅:Maker的彩蛋,揭示了其未来哪些可能的重大业务创新?

 

MIP1链接:https://forum.makerdao.com/t/mip1-maker-governance-paradigms/1903

出发点很好,不过问题是,Maker如何激励投票者?以及如何额外激励代理投票者?目前,大量MKR不参与投票的原因主要有两点,1,Maker治理门槛过高,所需精力太大,MKR持有人没有足够能力和精力参与投票。2,不少MKR在交易所账户中,无法参与投票。

Maker未来的代理投票机制将部分解决Maker治理门槛问题,但是无法解决第二个阻碍用户投票的原因。因此,如果Maker希望提高投票率,为MKR投票者提供的经济激励应该大于交易MKR的潜在受益,如此MKR持有者才愿意将MKR从交易所账户转入钱包参与投票。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