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优财经首页
  2. 行业

巴比特专栏 | 别人说新冠杀死全球化,张一鸣下注数字经济的全球大爆发

“全球化已死”这种惊悚的标题,其实不是今天才有的。

只是以前的“杀手”都不够给力,这次终于有了新冠病毒这个大魔王现世,又有人可以炒冷饭高呼“全球化死了!”

其中一个例子是美国《外交政策》杂志3月20日的文章,标题是“How the World Will Look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副标题是“The pandemic will change the world forever. We asked 12 leading global thinkers for their predictions.”

这篇文章大意是说,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将永久性改变这个世界,结论主要有两点:

1. 世界将不如现在开放,繁荣和自由。( World Less Open, Prosperous, and Free)

2. 我们所知的全球化终结。(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as We Know It)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创办者是“文明冲突论”那位大师,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多年来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际关系研究出版物之一。

巴比特专栏 | 别人说新冠杀死全球化,张一鸣下注数字经济的全球大爆发

这种老牌刊物,当然不会像自媒体一样写“震惊,全球化已死,有事烧纸!”

但通篇文章的基调,对于全球化的未来是看衰的。也列出了很多论据来支持这个论点。

不过,猫叔不这么看。

先说事实。

如果我们把全球化分为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四大方面来看。

人流可能是新冠爆发前的10%不到。

物流可能是新冠爆发期的50%不到。

从人流物流角度,全球化不说死了,说休克没问题。这也是目前唱衰全球化的各种论点的主要论据。

但是,人流物流的全球化,并不是全球化的主要构成。

资金流呢?顶多缩减为新冠前的八九成吧。

信息流呢?突然爆发性增长为新冠前的N倍。

据外媒报道,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Zoom公司首席执行官袁征近日表示,其同名视频会议应用Zoom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2亿人,与去年12月底相比翻了20倍。

Zoom是数字经济全球化代表,除了这个当红炸子鸡,猫叔的其他朋友们的数据也不差。

新冠病毒带来的冲击是客观的,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次生物大灭绝(Mass Extinction)事件。

生物大灭绝是指大规模的集群灭绝。整科、整目甚至整纲的生物在很短的时间内彻底消失或仅有极少数存留下来。在集群灭绝过程中,往往是整个分类单元中的所有物种消失。生物大灭绝标志着生物无论在生态系统中的地位如何,都逃不过劫难,而且还经常是很多不同的生物类群一起灭绝。

不过,每次大灭绝,却总有一些类群幸免于难,还有一些类群从此诞生或开始繁盛。这被称为生物大爆发(Explosion)。

生物大灭绝和生物大爆发在我们这个星球的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最有名的一次就是寒武纪大爆发(Cambrian Explosion)。在距今约5.3亿年前一个被称为寒武纪的地质历史时期,地球上在2000多万年时间内突然涌现出各种各样的动物,节肢、腕足、蠕形、海绵、脊索动物等等一系列与现代动物形态基本相同的动物在地球上来了个“集体亮相”,形成了多种门类动物同时存在的繁荣景象。

依据目前发现的化石资料,学界基本共识是,前寒武纪末期发生了一次全球性的生物大灭绝事件,这次大灭绝事件与全球海洋一次巨大的碳同位素负异常事件(BACE事件)在时间上相吻合。这次生物大灭绝事件被认为是由地球环境异常变化引起的。

大灭绝之后是大爆发。

这次新冠病毒的全球性大爆发(Pandemic)确实会改变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让很多企业破产倒闭,就像生物大灭绝一样。

不过,这些灭绝的传统企业所腾出来的生态位(Ecological Niche),正好是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或者说数字经济从业者需要赶快去填补的战略真空。填补战略真空的过程,就是数字经济生态大爆发的过程。

新冠病毒的感染死亡率大概是1%左右,最坏的情况下,全球也能存活七十几亿人,这些人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的需求并没有消失,只是发生了形态改变,相当一部分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变成了数字社交、数字娱乐、数字货币、视频会议、电子商务、远程医疗等新业态而已。

全球传统企业由于新冠冲击大面积灭绝,全球用户需求没有消失只是发生转化,这对于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或者说数字经济从业者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谁能抓住机会谁就成为新的成功者。

还有一个小小的利好,中国数字经济最大的竞争者,开始了全球大收缩。

巴比特专栏 | 别人说新冠杀死全球化,张一鸣下注数字经济的全球大爆发

传统企业的消亡和竞争对手的全球性大收缩,给中国数字经济的全球化从业者,留下了巨大的“战略真空”,如何看待和利用这个“战略真空”,需要勇气、智慧、决心和实力。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中国数字经济的领头羊腾讯、阿里、头条,中国风险投资的领头羊红杉、高瓴,不但没有在新冠病毒面前做“逃兵”,反而加大了全球布局的投资。

2020年3月初,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在公司发布了内部信,宣布架构调整,由张利东和张楠全面执掌中国区,张一鸣本人则专注于全球化战略的发展,进行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同时,张一鸣会花更多精力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

他们站得高看得远,其他人呢?

以金融工作者和政策制定者来说。

首先,聪明的投资人,包括政府背景基金的管理人,应该像华为打造HMS(华为移动服务)生态一样,把中国所有的全球化互联网企业做一个摸底,按照真实用户数、收入数等关键指标做一个排名,挨个去敲门聊天,如果感觉不错价格也合适,就投点钱买张出海的船票。

其次,政策制定者们,应该好好学习一下黄奇帆最近的署名文章“新冠疫情蔓延下全球产业链重构的三点思考”,看到疫情所导致的产业链重构的机会,以大国担当积极布局疫情后的经济发展,在重构全球价值链、恢复世界经济秩序方面做出中国的贡献。具体到数字经济领域,猫叔认为应该呼吁给中国自己的全球化数字经济企业回国上市的“豁免权”或“特别通道”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中国绝大多数全球化企业接受了很多美元基金的投资搭建了VIE架构,这些美元基金的管理者其实大部分是中国籍或者华裔,本质上可以算“中资”,投资的也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只有继续深化改革开放,欢迎这些优秀企业回国上市,才能形成资本市场的良性循环,助力构筑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命运共同体”。

这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易,因为很多全球化出海企业的佼佼者特别是深圳公司尤其低调,平时都躲着聚光灯走,并不喜欢出现在各种媒体的榜单和报告上,所以猫叔就不在文章里面具体点名了,欢迎私聊。

谢谢关注和阅读,有人问猫叔是谁?

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耗子的就是好猫。

猫叔是蛰居深圳的全球化和数字经济研究者、从业者和投资者,通过笔谈的方式和大家分享自己的观察与分析。

不足之处,欢迎留言指正,一起求索。

本文的文字内容、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

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优优财经观点,不能作为投资建议,亦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